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4 - 敘利亞的抉擇
2012/09/09 01:42:22瀏覽408|回應0|推薦1

阿賽德政權其實是願意與美國妥協、打交道的,早在老阿賽德時期,敘利亞就曾在第一次波斯灣戰爭的時候,出兵參加由美國領導的多國聯軍,一起將伊拉克趕出科威特,後來也曾效法埃及,試圖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定,以此做為改善與美國關係的敲門磚。可惜,據說在最關鍵的戈蘭高地問題上,談判雙方互不退讓,缺水的以色列不肯放棄在戈蘭高地上的水源地,而老阿賽德堅持不肯放棄失地,一定要將戈蘭高地整個拿回,最終談判破裂,敘利亞在二十世紀九零年代為拉近與西方關係所做出的努力也因此終告工虧一簣。

九一一事件之後,敘利亞的情治單位與美國的CIA進行情報合作,一些在反恐戰爭中被美國抓獲的嫌犯,會被美國送至敘利亞接受嚴刑逼供。應該可以說,大馬士革是有意願,也有行動來改善與華盛頓的關係。

 

無奈,美國在2003年打倒胡森政權、進佔巴格達以後,兵威正盛,並不願意與敘利亞真正坐下來談條件,等到伊拉克境內反美武裝蜂起之後,華盛頓一方面指責大馬士革故意放水,讓敘利亞國境成為伊拉克反美武裝的重要軍火轉運站 (以目前局勢看來,阿賽德政權恐怕真的是管不住敘利亞邊界,過去它既不能阻止軍火從敘利亞流出至伊拉克,現在它也無法防堵武器從邊境流入到敘利亞反抗軍的手上);另一方面,亦猜忌伊朗與敘利亞愈趨緊密的戰略夥伴關係,遂不斷對阿賽德政權施加壓力,要求大馬士革必須徹底改變其政策,否則後果自負。

 

具體的說,美國要求敘利亞政府必須有效管理其邊境,防範大量軍火從敘-伊邊界流入伊拉克境內,為伊拉克反美武裝所利用;與此同時,大馬士革也必須停止干預黎巴嫩內政,尤其不可繼續協助真主黨在黎巴嫩壯大,也不應允許伊朗的革命衛隊經由敘利亞為真主黨民兵提供支援,如此一來,美國等同要求敘利亞的阿賽德政權終止其與伊朗的戰略盟友關係,從而根本改變敘利亞在國際政治上的立場。另外,比照利比亞的例子,美國應該還會要求敘利亞放棄研發與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核子武器當然是碰不得的,甚至於在敘利亞軍火庫裡存放著的大量化學武器也應該一併上繳。簡而言之,大馬士革唯有棄械投降,從此乖乖當一個國際社會裡的良民,方有可能達到華盛頓的要求,而它付出這樣大的代價,所能獲得的,只不過是美國不再敵視它、視其為“流氓國家”而已。據說,阿賽德即曾跟人抱怨過,說美國的布希政府把他當成做慈善事業的,只要不給。

 

20052月,美國藉著黎巴嫩前總理哈里里遇刺、貝魯特爆發雪松革命的機會,在國際社會上對阿賽德政權施加極其巨大的壓力,一方面威逼敘利亞從黎巴嫩撤軍,另一方面也等於是借由該事件給大馬士革發出了最嚴厲的警告,敘利亞政府必須接受以上述條件為基礎的招安,不然就將面臨被美國顛覆的危險。面對其主政以來最嚴峻的挑戰,阿賽德決定斷尾求生,將所有的軍隊從黎巴嫩全數撤出,以此避免與美國的立即攤牌,但同時他亦不願意繳械投降,讓敘利亞成為在國際權鬥中落敗,而四腳朝天、搖尾乞憐的敗犬,在2005年黎巴嫩危機因敘利亞撤軍而稍緩之後,大馬士革做出三項重大戰略抉擇以求自保:

 

其一,敘利亞將不會如美國所願,放棄與伊朗建立起的戰略合作關係;相反的,在雙方彼此共同面對美國所施加的巨大戰略壓力的基礎上,敘-伊之間若隱若現的同盟關係反而更形穩固。同時,在敘利亞從黎巴嫩撤軍之後,大馬士革亦更加依賴真主黨作為其在黎巴嫩最為有力的利益代理人,也因此,敘利亞-伊朗-真主黨之間的戰略夥伴關係,反而因黎巴嫩的雪松革命而更加確立。

 

其二,除了伊朗以外,大馬士革也積極拉攏其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以作為該國的另一層安全保障。敘利亞長期以極低廉的價格 (據說每年只需兩百萬美元的租金) 將塔圖斯港 (Tartus)租予俄羅斯海軍使用,使其成為除前蘇聯獨立國協領域之外,俄羅斯碩果僅存的海外軍事據點,大馬士革很明顯的是希望敘利亞成為俄羅斯在東地中海,乃至於整個中東地區的一個重要戰略支點,藉此得到莫斯科的保護。

 

塔圖斯港對俄羅斯的戰略重要性有爭議,本來該港只是俄羅斯海軍的油彈補給點,但是在烏克蘭的橘色革命之後,俄羅斯一度似乎將失去其黑海艦隊的老巢-在克里米亞半島上的賽瓦斯托波爾港 (Sevastopol),因此塔圖斯港的戰略地位突然變得重要起來,不斷有傳聞指出,俄國將把塔圖斯建設成一個真正的海軍基地,以供其黑海艦隊使用;不過在莫斯科保住了賽瓦斯托波爾港之後,建設塔圖斯的急迫性大減,直至2012年為止,基地建設似乎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進展,塔圖斯仍然只是一個油彈補給站而已,有一種說法指俄羅斯原本計劃在2012年之後將加快基地建設速度,但現在顯然是不可能了。

 

參考文章:  “俄國的敘利亞基地-一個波特金的軍港?

“Russia's Syrian Base: A Potemkin Port?” 

http://nationalinterest.org/commentary/russias-syrian-base-potemkin-port-7200

 

 Port Call in Tartus Possible - Russian Defense Min.

俄國艦隊  http://en.rian.ru/mlitary_news/20120803/174955590.html

 

最後,亦有傳聞指出,敘利亞可能與北韓搭上線,不排除有祕密發展核武的企圖。當然,這種事情實在很難判斷其真假,唯一確定的是,以色列在200796日曾出動戰機從空中轟炸過敘利亞境內一處據說可能的秘密核子研發基地,但該設施的真實用途並不明確,也因此敘利亞是否曾經試圖發展過秘密核子計劃,是有很大爭議性的。

 

 

參考:  Seymour M. Hersh  在紐約客雜誌2008211日的文章

“在黑暗中揮拳-到底以色列轟炸了敍利亞的什麼?

http://www.newyorker.com/reporting/2008/02/11/080211fa_fact_hersh?currentPage=1

 

無論如何,敘利亞的阿賽德政權在美國的戰略壓迫之下,終於走上了聯合俄羅斯與伊朗,以求能夠和美國對抗的路子上,也等於是為當前敘利亞的危局點燃了導火線。在此內外交迫的時刻,不知道阿賽德有沒有後悔,當初沒有接受美國招安的條件?  不過,話又說回來,利比亞接受了美國的招安,繳了械,把化武交出來,不是照樣沒有躲過美軍凌厲的一刀嗎?

(未完待續)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6832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