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3 -雪松革命
2012/08/27 02:26:56瀏覽601|回應0|推薦1

現在看起來,20052月,在黎巴嫩首府貝魯特的轟然一聲巨響,為這場長時間的跨國血腥鬥爭揭開了序幕。在一次恐怖攻擊中,在黎巴嫩深具影響力的前總理海里里 (Rafic Hariri) 的車隊,突然遭遇汽車炸彈襲擊,其本人不幸遇刺身亡。頓時,所有矛頭均指向大馬士革的阿賽德政權。

背景是這樣的,敘利亞在黎巴嫩內戰期間,軍事介入該國政局,並在1990年代初,黎巴嫩內戰結束之後,老阿賽德以維持穩定和以色列在黎巴嫩南部保持軍事佔領為理由,繼續在黎巴嫩維持相當數量的駐軍,且以此操控貝魯特的政局,儼然一副為其宗主國的架勢。

自從以色列不堪真主黨民兵長期襲擾,在2000年從黎巴嫩南部撤軍以來,以西方為首的國際社會不斷給敘利亞施加壓力,通過聯合國決議案,要求敘利亞從黎巴嫩撤軍,但皆無下文。

2004年,在大馬士革壓力之下,黎巴嫩國會同意修改憲法讓總統拉胡德 (Emile Lahoud)延任三年。哈里里與其派系被迫支持該提案,但哈里里本人辭去總理職務以示抗議。接下來的故事比較有爭議性,據哈里里遇刺後,從反敘利亞陣營流出來的說法,阿賽德直接威脅過哈里里本人,要求他務必支持拉胡德的總統延任案,並指責哈里里夥同西方國家,意圖把敘利亞的勢力給擠出黎巴嫩。

20052月,哈里里遇刺身亡之後,一時間,黎巴嫩國內群情激憤,哈里里的家人與支持者將矛頭指向敘利亞的阿賽德,控訴大馬士革為此政治謀殺的幕後主使者,數十萬人走上街頭,高喊 “自由、主權、獨立”的口號,要求敘利亞的黑手滾出黎巴嫩,有人用“大地震”來形容哈里里遇刺對黎巴嫩政局造成的震撼, 西方媒體則習慣性地將這場群眾運動取上一個好聽的名子,稱之為“雪松革命”(The Cedar Revolution)

新聞週刊 (Newsweek) 關於 “雪松革命”的報導,引自

http://original.antiwar.com/vlahos/2009/08/10/no-color-coded-revolution/

不得不佩服美國媒體主導輿論的功力,什麼義正詞嚴的話都沒說,但你應該站哪一邊,不都很清楚了嗎?

美國PBS公視頻道,在2005年關於黎巴嫩局勢的報導 (網站有影片連結)

http://www.pbs.org/frontlineworld/stories/lebanon402/thestory.html

 

正當“雪松革命”的群眾運動在黎巴嫩境內處於波滔洶湧的關口,與此同時,國際上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亦向敘利亞的阿賽德湧來,聯合國安理會派來的調查團要求敘利亞情治機構首長配合調查,並接受訊問,不時還有人放出不利於敘利亞當局的案情進展,一副彷彿要國際公審阿賽德的態勢,在伊拉克駐有重兵的美國亦不時出聲恫嚇,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壟罩在大馬士革的上空,巴夏爾.阿賽德面臨著在2000年老阿賽德過世以後,其個人當政以來,第一次嚴重的執政危機。

Bashar al-Assad received a degree in ophthalmology after studying medicine in Britain.

http://edition.cnn.com/2011/WORLD/meast/08/10/syria.al.assad.profile/index.html

巴夏爾.阿賽德

 

在這內外交迫的局勢之下,巴塞爾被迫斷尾求生,立即宣布從黎巴嫩撤軍,大馬士革就這樣失去了老阿賽德苦心經營幾十年的黎巴嫩 (當然,公平的說,老阿賽德恐怕也從未面臨如此險峻的國際情勢,更沒有遭遇過十餘萬美軍在敘利亞隔壁的伊拉克,虎視眈眈的望著大馬士革)

情勢演變至此,完全可以說,除了哈里里本人以及在恐怖攻擊中傷及的無辜之外,哈里里遇刺案最大的受害者,莫過於敘利亞的阿賽德政權 。有人說,一個陰謀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也是該事件最有可能的幕後主使者。那麼,一個陰謀事件的最大受害者,是否就可以因此證明自己的清白呢?  這倒未必,因為他有可能並沒有料到,事態的發展會對他如此的不利。聯合國後來的調查報導語焉不詳,並沒有什麼直接的證據來證明這案子是阿賽德政權幹下的,僅含糊的說,大馬士革應對造成哈里里遇刺的黎巴嫩政治氣氛,負起相當責任 (這話倒不假)。哈里里遇刺後,在雪松革命其間,黎巴嫩又發生了一系列政治謀殺案件,對於西方媒體與反對阿賽德的人們來說,不管有沒有證據,這些罪過自然又要算到阿賽德頭上。

到底是誰殺了哈里里? 這恐怕將成為千古懸案,後來的調查又說真主黨也牽扯入其中,於是乎,親西方/反敘利亞的人們認為,哈里里案是敘利亞夥同真主黨 (或至少是部分真主黨成員) 幹下的,而反西方/支持敘利亞的人們則認為,哈里里案的調查已淪為西方與黎巴嫩內部親西方勢力用來打擊敘利亞與真主黨的工具。真相到底為何,對國際政治來講, 可能已經不重要了,不管哈里里是死於阿賽德政權不顧後果的魯莽行事,還是有某反敘利亞勢力,在關鍵的時間點上,借了哈里里的人頭,把他當做點燃黎巴嫩這場大火的火種來用,其結果是一樣的,敘利亞的勢力因此被逐出了黎巴嫩,更為重要的是,以美國為首的反伊朗聯盟,借由在哈里里事件/雪松革命中對敘利亞的擠壓,對大馬士革的阿賽德政權發出了最嚴厲的警告:  要麼接受招安,要麼準備被圍剿。

敘利亞已經站在面臨重大戰略抉擇的十字路口上...(未完待續)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6770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