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華民國恐將進入最後一棒 (1) 台灣內部統獨光譜的變化與藍統的最後一搏 上篇
2015/09/22 22:08:45瀏覽3439|回應2|推薦5

下了這樣一個聳動的標題,讓心情頓時沈重了起來。首先必須聲明,我絕對並不希望,甚或是詛咒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在可預見的未來,將遭遇到不可逆料的巨變;同時,也沒有一個水晶球放在我面前,告訴我未來會怎樣,之所以會寫這篇文章,是我觀察到一些現象,讓我替中華民國的未來感到憂心忡忡,一言以蔽之,國際局勢的大氣候,中國大陸內部政治的小氣候,以及在台灣本身茶壺裏面的風暴,三者連成一線,讓原本在馬英九政府時代暫趨和緩的兩岸關係,重新朝向地緣政治板塊激烈撞擊的衝突方向發展,出現魚死網破等不可測變局的可能性,正在急遽升高當中。

其次,2016年的中華民國總統大選及其所產生的新總統,當然會對20162024年的台海情勢,產生極為重大的影響,以目前的局勢發展看來,民進黨的蔡英文主席當選的可能性就算不是十拿九穩,也起碼有個六七成的把握,如果選舉的結果最終是由其他人出線的話,反倒會是一個讓人極為意外的結果;而一旦蔡英文在2016年當選總統,民進黨重新上台執政的話,在某種意義上即是台灣人民對從2005年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連戰訪問中國大陸,與中共高層達成國共兩黨共同推動兩岸和平發展共識,並在2008年馬英九政府上台之後得以落實,極大程度緩和了陳水扁政府時代兩岸劍拔駑張的緊張情勢,並進一步開啟兩岸和平交流的新篇章投下了否定票;誠然,在2016年很多選民投民進黨一票是為了表達對馬英九政府過去八年治理成績的失望與不滿,並不一定代表反對當前兩岸在國共「九二共識」下和平交流的現狀,這也是為什麼蔡英文會以兩岸關係「維持現狀」的口號來爭取這部分選民的支持,但重點是人民借由選票表達意見,可選票卻也極大程度的簡化制約了人民的意見表達,也因此即使多數台灣人民在明年一月投票支持民進黨,也不見得就一定代表著多數人是反對馬英九政府過去八年來的兩岸政策的,但沒有辦法,這種結果一定會被兩岸與國際社會這樣解讀,進而嚴重衝擊到兩岸關係的發展。

這樣講,並不是主張說如果民進黨的蔡英文於明年上台,兩岸關係就必然會遭遇到天翻地覆、地動山搖的巨變,但假若奇蹟發生,國民黨提名的洪秀柱當選的話,一切就會風平浪靜、一帆風順;事實上種種跡象皆以表明馬英九政府藉由模糊的「九二共識」,來取得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享受著和平紅利,並維繫住馬英九總統對台灣人民「不統、不獨、不武」承諾的現狀已經走不下去了,中共高層對於台灣當局遲遲不肯進入深水區與其就兩岸關係中的政治議題展開對話已漸感不耐,2016年的總統大選最後不管是誰勝出,都將面臨到更多來自對岸的壓力,台灣在過去八年享受和平紅利,而不用付出相對應的政治回報的好日子已經過去了,兩岸關係重新走到了必需要做出選擇的十字路口,誰當選總統都一樣要面對,只不過倘若民進黨在明年1月的大選中獲得總統與國會選舉的全面勝利的話,問題可能會被以更快、更聚焦,甚或是更激烈的方式給凸顯出來而已。

觀察過去二十年的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人們可以歸納出三個不甚科學,但至今未曾被打破的政治定律:

1. 尋求連任的總統沒有失敗過;

2. 總統任期屆滿,想要傳棒給同黨總統候選人的努力,沒有成功過;

3. 三任民選總統都是在一片掌聲與全國大多數民眾由衷期盼下被請上神壇,但在任期屆滿後,卻也都同樣的是在舉國一片噓聲與罵聲之中從神壇上滾下來,而該年總統大選其同黨的總統候選人所遭遇到的羞辱性慘敗,則相當程度代表台灣人民對該總統所投下的最後否定票。

2016年的洪秀柱有可能打破這個魔咒,逆轉勝創造奇蹟贏得這次大選嗎?很明顯地,這個希望是越來越渺茫了;與2000年和2008年的情況一樣,台灣人民現在人心思變,除非能夠給與他們一個極為強而有力的理由,不然很難說服他們再投國民黨一票,而近來台灣的經濟走勢也極不理想,對於執政黨的候選人本就不利,至於兩岸關係在過去八年來的改善給台灣人民帶來的正面利益,卻在太陽花運動之後,被綠營成功地以台灣人民擔憂兩岸交流深化後台灣主體性不再的恐懼給抵消了。

面對種種內外不利情勢,國民黨在去年的九合一慘敗之後,早已被嚇破了膽,人心渙散而戰志低迷,且高層各個各懷鬼胎,都在盤算著怎樣在明年一月大選慘敗後的災後重建中佔有有利位置,舉黨上下活脫脫地重現了徐蚌會戰/淮海戰役之後的那副衰樣,幾乎已經到了明擺著一旦對手過江就準備要舉白旗投降的地步。由此觀之,台灣內部的政治氛圍,天時、地利、人和都站在民進黨的蔡英文這一邊,在這種情況下想要翻轉局勢談何容易,若真能成功,恐怕就連「奇蹟」二字都未必能夠形容得了那種驚奇。

在形式一片大好的情況下,無怪乎部分獨派人士顯得志得意滿,仿若已經見到台獨運動獲得最終成功的曙光,也難怪林濁水先生會認定2016年的大選將是台灣內部統獨爭議的最後一戰,言下之意,台獨的力量將會獲得壓倒性的勝利,而在台灣的中國人(在此「中國人」的定義僅限於在台灣還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人)將再也無力挑戰台灣獨立意識的社會主流價值,而從此之後台灣作為ㄧ個獨立于中國之外的主權獨立國家的地位,將被台灣人民所普遍接受,儘管迫於國際現實,一時半刻不能正名制憲,仍要借用「中華民國」的軀殼,但「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理念將會成為台灣社會不可挑戰的基本共識。

 

參考文章:

林濁水:台灣基本盤轉為綠大於藍  

自由廣場》台灣大選 東亞賽局

 

真的會是這樣子嗎?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想粗略地探討一下台灣當前內部統獨光譜的變化,並提供一些個人的淺見;基本上,一言以蔽之,我的看法是確實如部分獨派人士所預測,2016年的大選將很有可能會是藍統力量在台灣的最後一搏,講得難聽一點,將會是其作為一股勢力在消亡前的最後掙扎,倘若明年的大選,洪秀柱被蔡英文以超過百分之二十的得票差距給決定性的擊敗了,甚或還沒等到大選正式起跑,就被自己人給拉下馬的話,那股衝擊的力道將極可能導致藍統的潰散與一蹶不振,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將不再能夠被視為對台灣內部政治有實質影響力的力量,這個發展將同時對中華民國與台灣的未來帶來極其深遠的影響,但其後果恐非台獨人士所設想的那般。

目前台灣的統獨光譜,可大致被區分成綠獨、青藍獨、藍獨、藍統、紅統,這五大區塊,而如果進一步加以鑒別區分,綠獨可被細分成墨綠獨、深綠獨與淺綠獨這三個次區間,紅統的兩端則可被區分成紫紅統與赤統兩塊,而藍統亦可再分成民國統、邦聯統與民主統這三種不同的主張,故而當前的台灣統獨光譜應可被細分成八個區間、十種主張,分別是:墨綠獨、深綠獨、淺綠獨、青藍獨、藍獨、藍統(民國統、邦聯統、民主統)、紫紅統與赤統。通常在統獨光譜的兩端,雖然人數少但區間與區間的差異明顯,比較容易分辨,反之在光譜的中央,區塊之間的差異比較細微,比較容易讓人混淆,比如說淺綠獨與青藍獨之間、青藍獨與藍獨之間的界限往往是很渾沌的;值得注意的是,一般人的統獨立場,往往是光譜區間而非選項的概念,很多人的立場經常會在兩個,甚或三個區間內遊走移動,但說實話我不太相信一個正常人的統獨立場會發生超過三個區間的改變,要嘛他是投機份子,要嘛他的心靈是受到嚴重的外在刺激,造成其基本立場產生重大變化。通常一個區間與其隔壁區間的人們,彼此之間想法接近,而很容易互相溝通,但是在立場差距超過一個區間的人們之間,雙方的想法往往就會出現了隔閡,而不容易達成共識,一旦彼此立場的差異超過了兩個區間,基本上就很難跨越觀念上的鴻溝,可能連有意義的對話都有困難。

以下是台灣統獨光譜上八個區間的意識形態區隔(試圖以換位思考的方式理解各個意識形態的觀點,不代表作者本人的想法):

 

墨綠獨

台獨中的台獨,主張台灣民族自始存在,除了少數在1949年敗逃到台灣的「支那人」的後裔之外,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都是被漢化的平埔族人,也因此台灣人民從血統的DNA上,就與對岸的「支那人」沒有關係,台灣不是中國的邊陲,反而是南島語族的原鄉,故而墨綠獨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不承認自己是華人,也不承認自己是漢人;相當多的墨綠獨對於日本這個前殖民母國有一種莫名所以的孺慕之情,覺得在台灣四百年殖民史當中,大日本帝國是一個遠較「支那」文明的殖民統治者,對於部分台灣人民在二戰時期,受徵招入伍與日本皇軍並肩作戰的史實感到與有榮焉,進而對二戰「終戰」之後,被蔣介石的「支那」軍隊所接收,深感憤恨不平,認為比較先進文明的人們被來自比較落後文明的政權所接管殖民,是一種歷史的倒退,而二二八悲劇的發生也因此成為歷史的必然,很多墨綠獨把日本戰敗撤退到國民政府接收台灣的這段經歷描述成「狗去豬來」,由此可見在他們的心裡面是如何的憎恨「支那」與「支那人」;幸而,「支那」後來自己發生內戰,台灣與「支那」再度分離,而在忍受敗逃到台灣的國民黨「支那」政權與「支那」難民騎在台灣人民頭上近四十年的作威作福之後,台灣人民終於以民主的力量戰勝可惡的「支那人」及其所謂「中華民國」的流亡政權,但不料在台灣的「支那人」與其對岸的「支那」母國聯手反撲,而又有太多的台灣人民受到過往「支那」教育的洗腦,未能民族覺醒,致使在台灣的「支那」政權於2008年又再度復辟,所幸,在2014年的時候,台灣學生起身反對馬英九政府出賣台灣的企圖,導致其在該年年底的地方選舉中慘敗,而台灣人民在2016年重新取回執政權之後,最為重要的工作是要落實轉型正義,確保島內那一小撮的「支那人」永遠無法再來統治台灣,而就長遠來看,台灣人民的歷史使命,是要徹底切斷與「支那」在政治和文化上的聯繫,擺脫封建專制、貧窮落後、野蠻而不文明的「支那」與「支那文化」藉由殖民而套在台灣身上的枷鎖,脫離「支那」魔掌的陰影,擁抱西方與日本的先進文明,是台灣未來發展的唯一正確道路。

參考資料:

影音連接:閃靈--「皇軍」(台語版)

台獨人士喜歡自稱平埔族的原因

 

 

深綠獨

立場較墨綠獨來得緩和,但仍然是一股堅定支持台獨,主張「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力量,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也不承認自己是華人,這也就是說認定中華民族與台灣民族已經是兩個互不隸屬的個體,但尚未否認自己作為漢人的身份,也因此不像墨綠獨,深綠獨並不主張台灣民族自古以來便獨立於中華民族之外而存在,相反地,在深綠獨的理解中,台灣民族是台灣歷史發展演變的結果,從三百多年前的「唐山過台灣」開始,就有所謂有「有唐山公,無唐山媽」的說法,意指當時很多從大陸移民到台灣來的漢人當中,有很多是在大陸社經地位條件不好,中年無業單身男子,俗稱「羅漢腳」,他們隻身來台打拼,很多後來都娶了台灣原住民女子為妻,傳宗接代,落葉生根,因此台灣的歷史從一開始,就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漢人與台灣本地的原住民連結,進而融入台灣這片土地的過程,這也是為什麼在深綠獨的論述中很強調土地崇拜,因為不像墨綠獨,他們的認知裡面並沒有完全斬斷與對岸中國人在血緣上的淵源,因此更需要強調藉由對台灣土地的認同,來淡化與對岸中國人在血統上的關係,按照深綠獨的思想論述,台灣原住民與過去四百多年來先來後到的漢人移民(河洛人、客家人與外省人)和最近才到台灣的新住民(大陸與外籍配偶)及其後代已經融為一體,在被葡萄牙人稱之為「福爾摩沙」的美麗島上生根發芽,而逐漸形成一個在歷史上、文化上皆有別於對岸中國人的台灣民族。在這過去四百年間,台灣人民先後歷經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殖民統治,而後鄭氏王朝的「東寧王國」又以台灣為基地,與對岸「清國」的周旋對抗,乃至台灣被「清國」征服之後,大批漢人移民台灣,至清末已經成為中國當時較為先進的省份,到了1895 年,「清國」在下關條約(深綠獨偏好用「下關條約」而非「馬關條約」,因為日本人是用「下關條約」)將台灣出賣給日本,日本因而依國際法取得對台灣的合法統治權,並給台灣帶來了現代文明的治理制度,在優秀而具高效率的日本官僚如後籐新平、八田與一等人的領導之下,台灣社會在「日治」時期獲得了迅速的發展,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之時,已經基本實現了工業化,是一個與對岸中國腐敗落後的人治封建威權政治體系截然不同的現代文明法治社會,但對岸的中華民國卻借由「終戰」時,受盟國統帥麥克阿瑟將軍之命,來台接受日本軍隊投降的契機,剝奪了台灣人民民族自決的機會;在深綠獨的論述架構中,日本在戰後的舊金山和約當中,僅聲明放棄台灣的主權,卻未聲明台灣的主權應該交付與何方,故而台灣人民依「國際法」應有藉由人民自決,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深綠獨耗費很大的心力在專研所謂的「國際法」,總以為可以從「國際法」裡,找到一條讓台灣邁向獨立建國的康莊大道)。 

按深綠獨的觀點,中華民國政府在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當中,派兵來台鎮壓尋求台人自治的台灣人民,藉由屠殺了一批當時領導台灣社會的台籍精英,粉碎了台灣人民追求自治的努力,卻也成為激發了台灣人民民族意識覺醒的起始點。爾後,中華民國政府又在內戰中被中共所擊敗,流亡到了台灣來,繼續以大中國思想,維持其威權統治的正當性,所幸在台灣人民不畏險阻,鍥而不捨的追求下,終於藉由民主選舉的手段,實現了「台灣人出頭天」的願望,在2000年的時候,達成政黨輪替的目標,將長期執政的「中國黨」拉下台來。只可惜,首度政黨輪替的台灣本土政權,未能堅持貫徹落實轉型正義,致使「中國黨」的餘燼藉由醜聞打擊動搖本土政權,並在「不統、不獨、不武」的溫和獨台路線的包裝之下,欺騙迷惑台灣人民,再度取得執政權;所幸,大多數台灣人民已經看清馬英九的國民黨政權「親中賣台」的本質,在去年底的九合一地方大選中用選票唾棄了國民黨,也奠定了明年總統暨立委大選,民進黨獲得壓倒性勝利,邁向全面執政的契機。在本土政權重新上台之後,必然會要落實遲來的轉型正義,並且透過各種手段強化台灣人民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的認同,自覺認知自己是台灣民族而非中華民族的一分子;就長遠來看,深綠獨認為台灣民族未來的前途,在於台灣最終的正名制憲,獨立建國,唯有終結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對台灣的非法佔領,方能徹底擺脫野蠻落後、暴力專制的亞洲大陸文明的牽累,轉而擁抱自由民主、繁榮富庶的西方海洋文明。

 

圖片來源:20餘生夜襲教育部 9人闖教育部長室

 

圖片來源

 

參考文章:

論林茂生之死——紀念「二二八事件」六十二週年

閩客大陸文明對抗日本海洋文明

 

 

淺綠獨

簡單的說,淺綠獨是國家台獨,而非民族台獨,雖然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但卻不會否認自己身為華人,台灣是一個華人社會的事實,也肯定自己作為漢人的身份。儘管不便否認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但強調國家與民族的區別,主張台灣事實上已經與對岸分離超過一百年(1945年之前,日本已經殖民統治台灣五十年,而在中華民國政府接收台灣之後短短四年,兩岸便又分裂,隔岸對峙至今),在這個漫長的分裂對峙的過程當中,台灣人民已經逐漸形成了有別於中國人民的歷史經驗、意識形態,乃至生活習慣,譬如台灣人親美哈日,中國人則抗美仇日;台灣人很喜歡吃日本料理與生魚片,對岸中國人對此的接受程度則不是這麼高,等等諸如此類的群體差異性。更為重要的是,台灣在兩岸分裂分治超過一甲子之後,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於中國大陸之外,具有自己的政府、土地與人民的主權獨立國家,雖然當前仍然沿用1912年於中國大陸成立的中華民國的國號與1946年在南京通過的憲法,但在台灣民主化與七次修憲之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由台灣人民擁有主權,事實上與1949年之前在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有了在本質上根本差異的第二共和;最重要的是, 在2005年第七次修憲之後,中華民國憲法已經明文規定,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的公民,有權單獨決定未來的中華民國的憲法修正案以及領土變更案,這也就是說從今往後,台灣人民,也只有台灣人民,有權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的規定,來修正中華民國的既有疆域的範圍,使之與現有統治領域相符合,甚或最終以修憲案的方式更改國號,完成台獨建國的最後一哩路。

與墨綠獨和深綠獨不同的是,淺綠獨雖然也是以台灣的獨立建國作為其終極政治目標,但卻不排斥為因應國內外政治現實,而階段性的利用中華民國,來掩護其台獨事業,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即是這種思想的具體展現。對於淺綠獨而言,中華民國的旗幟充其量就是他們廢物再利用的工具而已,當階段性任務完成之後,把它當垃圾處理,並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這是為什麼過往陳水扁政府時代,綠營支持者參加政府主辦的國家慶典過後,現場往往有滿地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被用過即丟的當垃圾拋棄,也很能說明中華民國在淺綠獨心中究竟有多少分量。

 

圖片來源



青藍獨

在青藍獨的眼中,中華民國等同於台灣,台灣亦等同於中華民國;與綠獨不同的是,青藍獨並不特別排斥「中華民國」這個國號與「青天白日滿地紅」這面旗幟,但它們就是,也只能是代表台澎金馬兩千三百萬人的政治符號而已,與對岸的中國人沒有關係;青藍獨承認自己是華人,甚至不否認或許可以被當成是一個在歷史和文化意義上的中國人,但無論如何,台灣人絕對跟「四二六」不一樣,絕對不會是「強國人」。

青藍獨目前位居台灣統獨光譜分佈的中位數,更是台灣年輕世代的主流意識形態;談到台灣年輕世代的統獨傾向,就不得不提在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形容台灣的年輕人俱有「台獨的天然成分」之後,經常會被提起的「自然獨/天然獨」的現象。首先,必須強調雖然兩者皆反應了台灣年輕世代的主流價值判斷,但自然獨與青藍獨之間其實不能畫上等號,兩者高度相關,但終究是不同的概念,不應該被混淆;青藍獨是統獨光譜裡,介於綠獨與藍獨之間的一個區間,而自然獨則是對台灣三十歲以下年輕人,台獨意識驟然升高這個現象,所下的定義;確實多數自然獨的年輕人,在統獨光譜的位置是落在青藍獨這個區間,但也有很多的自然獨,其意識形態其實是更接近深綠獨,甚至是墨綠獨的。就以最近鋒頭正盛,對台灣年輕一輩選民俱有一定吸引力,很有可能在明年立法院選舉當中取得一席之地的時代力量為例;他們宣稱「天然獨」是時代力量「創黨的DNA」,與為了選舉正在向青藍獨靠攏,可能又要開始揮舞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民進黨相比,堅持「追求台灣國家地位正常化」的時代力量,至少在選戰定調上,將會比民進黨更靠近深綠獨的立場,應該是一件確定的事情。

對於中華民國的態度,青藍獨可謂內外有別。在青藍獨的認知裡,中華民國台灣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因此並不需要藉由「正名制憲」這道手續,來完成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但如果有一天多數的台灣人民透過民主的程序,要把「中華民國」的國號改成「台灣共和國」,或要換一面旗子來當國旗,青藍獨在情感上也能夠接受(若不能夠接受,就應該被劃分到藍獨那一個區塊了),畢竟,對青藍獨而言,不管是「中華民國」也好,「台灣共和國」也罷,都還是同一個國家,同一個台澎金馬的兩千三百萬人,只不過換一個名子而已。但是,對外而言,在尚未改變國號之前,「中華民國」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代表著台灣,就代表著他們的國家,因此他們很介意「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間妾身不明的現狀,很氣憤中國對「中華民國」在外交上的打壓,對於在國際場合不能夠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不能夠大聲說出自己代表「中華民國」台灣的國際現實,感到很是委屈與憤憤不平,而非常想要有所改變,有所突破。

 

 

圖片來源

 

參考文章:

蔡英文:台獨已是年輕世代「天然成分」,如何凍結?

林濁水:【華山論劍】年輕世代的「自然獨」(一)

林濁水:華山論劍】 不知不覺的台獨與國家人格分裂症──自然獨(二)

林濁水:【華山論劍】自然獨之三:被遺忘的光復和被抗爭的九七

林濁水:【華山論劍】自然獨之三:慷慨激昂的台獨和跳過偉大儀式的台獨

回應林濁水前輩「年輕世代的自然獨」:台獨是回歸真實歷史後的必然

時代力量首度表態國家定位 「天然獨是創黨DNA

中國時報:社論-新舊「合中」世代結合有緊迫性

 

 

藍獨

藍獨在內心深處認知自己是炎黃子孫,是中國人的事實,但卻不敢正面挑戰在台灣政治正確的「台灣主體性」論述,因為很害怕被綠獨質疑他們「不愛台灣」,所以藍獨已經不敢在公眾面前大聲喊出來「我是中國人」,就連「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這種說法,也慢慢說不出口了,逐漸開始以「中華民國人」來自稱,並且按照民調的分析,如果不給藍獨任何騎牆的空間,硬是逼迫其在「中國人」與「台灣人」兩種身份認同做一選擇的話,藍獨最終將會為了保留其對「台灣人」的身份認同,而放棄至今仍暗藏在心中的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部分在公開政治立場傾向藍獨,但內在意識形態其實是藍統的人士除外)。對於歷史教育的問題,藍獨也抱持著相似的態度,雖然他們厭惡台獨勢力去中國化的努力,但卻也不敢質疑「台灣中心史觀」,這使得他們反對台獨史觀的立場,往往顯得底氣不足;藍獨對於二二八事件的看法,很能反映他們努力尋求與綠獨在歷史解釋上形成某種妥協的態度,為了符合台灣人民是二二八事件當中無辜受害一方的社會主流觀點,藍獨把整件事情定調為「官逼民反」的悲劇,然後再把責任一股腦的推到以時任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為首的少數不肖官僚的身上,以減輕事件與後來才播遷來台的國民政府之間的關聯性,反正陳儀後來是被以「通匪」的罪名遭到國民政府槍斃的,把一切的罪責都賴到他的頭上,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為了爭取青藍獨的支持,藍獨很努力的在強化中華民國與台灣之間的聯繫,甚至強要將這兩個明明代表不同政治意涵的名詞劃上等號;如果說深綠獨的政治信仰是建構在對台灣的土地崇拜之上,則藍獨政治主張的核心,是要維護其既有的對中華民國相關政治符號的圖騰崇拜,以避免它們被台獨所顛覆與取代,可以說對「中華民國」這四個字的堅持,以及對「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的捍衛,已經成為藍獨退無可退的最後堡壘,對於藍獨而言,如果有一天國號從「中華民國」改成了「台灣共和國」,可不僅僅只是改名子而已,而是把自己的姓氏也給改了,要是「中華民國」沒了,他們可以賴以證明自己是中國人的最後依據也就不復存在,與中華民族的聯繫也就此被切斷了,而彷彿只要守住「中華民國」這個名子跟「青天白日滿地紅」這面旗子,就算中華民國的精氣神早已被台獨給吃乾抹淨了,就算中華民國的憲政架構將要被台獨的主張給抽梁換柱了,他們的國家依然存在,他們依然是中國人,是炎黃子孫,但是倘若有一天「中華民國」這四個字不見了,或「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不再飄揚於台灣了,他們才真真正正地成為了亡國之民。

雖然藍獨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但不代表他們就支持中國必須要統一成為一個國家,就原則上而言,他們可能不反對兩岸的「終極統一」,假若那是發生在民國一萬年以後的話,但在那之前,繼續維持兩岸隔海分治的「兩個中國」的現狀,對於他們而言,是最理想的狀態;讓藍獨感到不平的是,世界各國都承認有兩個韓國,過去,在冷戰時期,還有過兩個德國(當然,也曾經有過兩個越南,但藍獨肯定不會喜歡這個例子),為什麼北京就一定要堅持「一個中國」,而完全排除「兩個中國」並存於世的可能性呢?於是乎,在兩岸問題上,藍獨一方面用機會主義者的語言,去試圖說服台灣人民接受在國民黨定義的,以「一中各表」為前提的「九二共識」之下,維持兩岸和平發展的現狀,是現階段對台灣最有利的選項;而另一方面,藍獨則努力爭取擴大「一中各表」的解釋空間,希望至少能讓北京默認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兩岸可以突破「主權互不承認,治權互不否認」的現狀,往「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相互承認」的方向發展,甚至在未來可以接受代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中華民國政府能夠以某種兩岸都能認可的方式,平等地參與國際社會,可以說在「一個中國」的大架構底下,最大程度地替中華民國爭取到「兩個中國」的實質活動空間,是藍獨的長遠目標;為了實現這個理想,藍獨在兩岸關係中,玩起了我稱之為「雙向狐假虎威」的遊戲,想要在中共這隻大老虎與台獨這隻小老虎之間維持恐怖平衡,以實現自身的目的,藉由中共的虎威來嚇阻台獨勢力的發展,再反過來,用台獨所帶來的威脅來恫嚇中共向自己的立場讓步,一隻狐狸想要同時玩弄兩隻老虎,不知道是太聰明還是太愚蠢了呢?

 

參考文章:

YST:「台獨」與「獨台」

 

 

藍統

在過往兩蔣威權時代,強調「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誓把台灣建設成「三民主義模範省」的藍統,曾經在上世紀九零年代之前,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主宰著台灣內部的政治話語權,對於台灣主流社會的政治思想擁有無可置疑的主導地位。在藍統的理解裡,中華民國全國軍民經過八年的浴血抗戰,終於在二戰結束,日本戰敗投降之後,完成「光復台灣」的歷史使命,洗刷了1895年甲午戰敗,中國被逼畫押割讓台灣給日本的恥辱;在國軍登陸,從日本殖民統治者手中接收台灣的當下,受到絕大多數台灣同胞萬人空巷的熱烈歡迎,證明儘管遭受長達五十年的日本殖民統治與後來的皇民化運動,台灣人民仍沒忘記自己是炎黃子孫的事實,中國人的認同仍牢牢地烙印在台灣人的政治DNA裡。後來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中失利,大陸軍民為了捍衛中華民國的法統,為了躲避「赤匪」的叛亂,而跟隨國民政府轉進台灣,繼續為「反共復國」的事業而奮鬥,與台灣本省人民一起胼手胝足,共同為中華民國的未來而努力,儘管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反攻大陸」的口號越來越顯得不切實際,但「寶島台灣」的經濟民生,卻日益蓬勃發展,尤其在推行了從「三七五減租」到「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政策之後,成功地以遠較大陸土改溫和的手段,讓原本的佃農獲得其耕種的土地成為自耕農,進而讓台灣農業的生產力獲得相當的提升,一般農民的生計獲得極大的改善,而後在尹仲容、李國鼎、孫運璿等一批隨國民政府撤遷來台的技術官僚的帶領下,台灣的經濟成長開始起飛發展,至1970年代遭遇石油危機,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以「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的決心,不顧謗譏,毅然決然地投入「十大建設」的大型國家基礎建設計劃,為台灣經濟的轉型升級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在政治改革方面,雖然中華民國政府在大陸淪陷後的「動員戡亂時期」,在台灣實施了長達38年的戒嚴,而被批評為是獨裁政權,但事實上,正是在這段時期,中華民國實現了其轄下地方行政首長與地方議會的定期改選,並舉辦過多屆中央民代增額補選,實現了在中國大陸未能真正有效貫徹的「訓政」理想,為中華民國台灣地區的民主事業打下扎實的根基。這些成果讓藍統深信,儘管台灣與大陸之間的實力相差懸殊,但與毛澤東統治之下的「紅色中國」相比,在台灣的「自由中國」才是站在歷史正確的這一邊,才是中華民族未來應走的道路。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在台灣民主轉型之後都變了調,在威權時期主導台灣政治走向的藍統,到了解嚴之後,面對政治思想自由化的新形勢,卻在綠獨論述的步步進逼下敗下陣來,其政治與歷史觀點,因而逐漸地被排擠出台灣社會的主流價值之外,淪為政治不正確的邊緣力量,可謂是台灣在解嚴之後的民主發展史,即可等同於一部藍統的政治挫敗史;過去近三十年來,台灣人民在國族認同上翻天覆地的變化,對於藍統所造成的衝擊與創傷,可能讓他們至今都沒緩過神來,不能理解為什麼有過半數的台灣人民都不肯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了,為什麼這些台灣人把台灣光復視為是中華民國對台灣的非法佔領,把撤遷來台的中華民國政府當成非法佔領台灣,欺壓台灣人民的外來政權;為什麼自始至終都把台灣當成殖民地,把台灣人當成非公民次等人對待的日本殖民統治者,至今仍受到這麼多台灣人的懷念,而一直視台灣人民為手足同胞,把台灣視為是中華民國最後希望,幾十年來一起打拼,共同創造「台灣奇蹟」的他們,卻在旦夕之間,因不肯放棄對中國的身份認同,而成了一些人口中「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卻不愛台灣的支那豬、清國奴」。至今,儘管有的藍統秉持著「不信人心喚不回,不容青史儘成灰」的信念在努力著,卻也有相當多的藍統早已傷透了心,也放棄了改變局勢的可能,灰心喪志且有了各自不同的打算,有的選擇默不作聲,有的用腳投票,還有的在對中華民國的認同上,出現了動搖,但不變的是,他們似乎都已認知到過往那個心目中的「三民主義模範省」,假如曾經真實存在過,也早已隨歲月流逝而一去不復返了,剩下的只有「我本將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的感慨。

就統獨問題而言,藍統與藍獨的區別是,藍統支持在達到某種符合他們要求條件的情況下,以某種形式達成兩岸最終的統一,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藍統心目中的「終極統一」模式,不會是北京所提出的「一國兩制」方案,這是他們與紅統之間的主要差異。

藍統又可再細分成民國統、邦聯統和民主統三種主張。

簡單來講,民國統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主張的最後餘緒,堅持「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的觀點,認為中共政權竊佔了屬於中華民國的中國大陸,所以對於國軍抗戰勝利的功勞被解放軍據為己有,特別感到憤慨;由於對於該如何實現中華民國「光復大陸」的夢想,毫無可行的方案,只能癡癡的等待大陸人民唾棄中共,再抬著轎子迎接中華民國政府回去統治他們,所以說民國統與其說是一種主張,不如說是一種情緒。

與民國統相比較,邦聯統要來的實際的多,他們所爭取的是要在「一個中國」的大架構下,仍能保存中華民國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繼續獨立存在的空間,這點與藍獨的立場非常接近,所以我一直在思考是否應該把其歸為藍獨的區間,之所以最後仍把邦聯統歸納為藍統的一個支派,主要的關鍵在於,相較於藍獨消極抗拒兩岸進入政治深水區的談判,邦聯統則非常積極想要創造出一個政治安排模式,能夠達成兩岸在形式上的統一,同時又能保障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作為一個獨立政治實體的地位;可以說,邦聯統是藍統之中,唯一一個對兩岸未來的政治統合,提出了具體方案的支派,張亞中教授的「一中三憲」與聯合報社論經年累月倡議的「大屋頂中國」都是其中的代表。

如果說民國統與邦聯統都堅持中華民國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不能因為兩岸的統一而消失不見的話,民主統所堅持的則不是國旗、國號的保留,而是民主的價值與制度;民主統很看重台灣作為中華民族「民主實驗田」的地位,至今仍然期待台灣的經驗在將來能對中國的民主事業有所正面貢獻。

 

 

紫紅統

所謂紅統的定義,應該是指在台灣已經將其認同對象,從原本的中華民國,轉移到對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群人,他們接受以中共所倡議的「一國兩制」的方式,儘早完成兩岸的統一,故而通常也會被歸類成急統派。除了為數不多的紅左之外(左派的統獨立場也是一個有趣的議題,在台灣的左派還可以分成左統跟左獨,兩者的立場南轅北轍,左統批判左獨未能認清台獨其實是美帝用來分化中國的工具,左獨則指控左統讓他們內在的大中國意識形態,凌駕在其左派的階級立場之上),其實尚有相當多的紅統是從藍統蛻變轉化而來,而從這個角度來看,紫紅統可謂是尚未轉化完成,完全褪去其藍統意識形態的一群人,他們清楚地認知到自己是中國人,故而堅決且強烈的反對台獨,並因而對日益台獨化的中華民國和逐漸去中國化的台灣,皆已感到極度失望,逐漸不知自己究竟「為誰而戰,為何而戰」,對於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再堅持下去的意義何在,感到迷惘與困惑;與此同時,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卻強勢崛起,轉眼之間,中國竟已從改革開放前,那樣一個一窮二白的慘樣,搖身一變成為坐二望一的世界級強權,這種舉世震驚的轉變,給了本來就俱有大中國意識的藍統,在精神上莫大的安慰與鼓舞,就在這一推一拉之間,紫紅統的國家認同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從原本的中華民國堅定的支持者,逐漸一步一步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方向靠攏。

 

赤統

紅統中的紅統,其在台灣問題的立場上,比中共中央還要來得強硬,如果說綠獨晚上睡覺做惡夢,夢見可惡的「統派」與中共裡應外合,顛覆台灣本土政權的話,那麼他們夢境之中的那個「統派」,長得大概就像是赤統這個樣子。

基本上赤統可算是完全放棄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也已經對台灣人民絕望,他們無法也不屑與具有台獨傾向的台灣主流民意進行有意義的溝通,也因而幾近於完全無法影響台灣民意的走向,只能在紅統的內部,自己跟自己對話,這也是為什麼僅管赤統不是投降派,但他們往往只能用投降派的語言去試圖說服絕大多數並非紅統的台灣人民接受赤統的觀點,趁早接受北京的招安,勿做螳臂擋車的蠢事,避免雞飛蛋打、國破家亡的人間悲劇活生生在台灣上演。

當然大部分的台灣人民是無法接受這種觀點的,至少在刀還沒有架到脖子上之前不可能;對此,赤統也瞭然於胸,他們現在所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耐心等候,等待「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時刻到來。

 

圖片來源:風傳媒:中國軍演侵略台灣 陸空攻襲「山寨總統府」 

 

坦白講,赤統現在所盼望、所等待的,不就是這麼一天嗎?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31084077

 回應文章

淵靜 / 身體欠安離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2/25 00:21

說來可憐,國軍已被馬英九折騰到軍紀敗壞,連踢正步都不會,哪需中共出兵?只要再讓馬主政四年,台灣就雙手奉上給中共了,可惜中華民國自蔣家之後就有了兩屆的限制,不不然會統一在馬英九的諾貝爾夢。

台獨、統一只各佔不到台灣人民總數的5%,談這些有用嗎?只在想分化人心而已。

不要再想盡辦法破壞民心才是正經,中國民主、自由了,台灣自然歸心,要讓台灣像香港,難喔!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23 10:56

1:
總統任期屆滿,想要傳棒給同黨總統候選人的努力,沒有成功過;
△△△△△△△△△
洪秀柱雖然沒與馬英九切割,然而洪秀柱繼承的只是馬英九的兩岸路線,這是受絕大部分台灣民眾歡迎的,其他的都與馬英九唱反調,諸如:

「我們是不是總在不該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了,也在不該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該放棄的地方放棄了呢?」

「我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媚俗取巧,因循猶疑」呢?為什麼變成沒有勇氣堅持正確道路的弱者呢?這些年來,我們彷彿都只活在對手所設定的框架裡,在一些國家定位等基本原則上,與黨的中心思想上,我們早就怯懦地喪失了話語權,而只能拾人牙慧或拿香跟拜,難道這是一個創建國家的泱泱大黨應有的作為嗎?」

「常常因循而不去解決,漸漸地當話語權落入了綠營手裡,就成了積重難返的局面。於是從先前的忍辱負重,然後不斷被軟土深掘,到最後甚至有些人也變成這股民粹狂潮的俘虜,也跟隨這些似是而非的論述,轉而質疑自己原本的精神與立場,也讓國政的處理,陷入雖為多數黨,卻形同是少數黨,讓國家大方向淪為綠營所操控的局面。」

綜上所述,這樣的政見根本是到了批馬反馬的程度,這次大選並非馬英九傳棒給洪秀柱,這一點與過去的慣例全然不同。
------------------------------
2:
國家級的總統大選與地方性的九合一縣市長選舉還是不一樣。

不放心民進黨執政的民眾還是佔多數。

✨✨✨✨✨✨✨✨✨✨✨✨✨

是以洪秀柱勝選的可能仍然相當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