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神鵰俠侶之東方不敗
2018/03/17 09:45:28瀏覽456|回應0|推薦6
第四十一回──黑木崖後,絕情深谷;神鵰俠侶,粉身碎骨


(前情提要:楊過得知小龍女將與絕情谷主公孫止成親的消息,大怒之下,邀集老頑童周伯通、金輪法王、瀟湘子、尼摩星等高手,前往絕情谷加以阻攔。不料,楊過身受情花劇毒,無法施展玉女素心劍法,遂敗於公孫止之手,被囚於斷腸崖旁的石室。)


  公孫谷主昂首前行,走進一間小小的石室,說道:「割幾綑情花來。」


  過不多時,石室門口傳進來一陣醉人心魄的花香,眾人轉頭瞧去,迎眼只見五色繽紛,嬌紅嫩黃,十多名綠衫弟子拿著一叢叢的情花走進室來。公孫谷主右手一揮,冷然道:「都堆在這小子身上。」


  霎時之間,楊過全身猶似為千萬隻黃蜂同時螯咬,四肢百骸,劇痛難當,忍不住大聲號叫。小龍女又是憐惜,又是憤怒,向公孫谷主喝道:「你幹甚麼?」搶上去要移開楊過身上的情花。楊過急道:「小心!刺上有毒!」


  小龍女心疼至極,從身邊摸出一塊綠綢手帕,緩緩替楊過拭去額頭的汗水和泥污。楊過怒道:「大敵當前,妳跟我這般婆婆媽媽幹甚麼?妳能打發得了敵人,再跟我親熱不遲。」小龍女微笑道:「是,是!你別生氣,身上痛得厲害,是不是?真叫人心疼。」


  如此怪事,金輪法王、周伯通等皆是從所未見,從所未聞。


  師生相戀固然所在多有,但小龍女以堂堂古墓派掌門人,近日又奪得武林盟主之位,何以竟會甘為人妻,自居妾婦?此人定然是瘋了。楊過對他說話,聲色俱厲,他卻顯得十分的「溫柔嫻淑」,人人既感奇怪,又有些噁心。


  公孫谷主忍不住踏步上前,叫道:「柳妹,妳……你到底在幹甚麼?」小龍女抬起頭來,陰沉著臉,問道:「傷害我過兒的,也有你在內嗎?」


  公孫谷主雙眉豎起,喝道:「柳妹,今日本是妳我洞房花燭的吉期,卻給這小子闖進谷來,將大好的日子鬧了個亂七八糟,妳可知我心中多麼苦惱?」小龍女道:「我自然知道。過兒是為我好,對我體貼。他知道我無心嫁你,才如此大鬧,那有甚麼不好?」公孫谷主指著楊過道:「這小子要殺我,妳也知道嗎?」小龍女緩緩搖頭,道:「我不知道。過兒既要殺你,一定是你不好。那你為甚麼不讓他殺了?」


  公孫谷主一怔,伸起頭來,哈哈大笑,笑聲中盡是悲憤之意。笑了一會才道:「他要殺我,妳便讓他殺我,是不是?」小龍女道:「過兒喜歡幹甚麼,我便得給他辦到。當世就只他一人真正待我好,我也只待他一個好。公孫先生,你待我一直很好,且別說於我有救命之恩,此前你對我千依百順,殷勤周至,唯恐博不了我的歡心。不過你不應該得罪我的過兒啊!」公孫谷主滿臉脹得通紅,大聲道:「我還道妳沒良心,原來妳心中明白得很,知道我待妳很好,於妳有救命之恩。」小龍女道:「正是。你若得罪我,那沒有甚麼。得罪我的過兒,卻是不行。」公孫谷主大聲道:「我已經得罪他了,妳待怎地?這小子想殺我,可是未必能夠如願。」


  楊過在情花小刺的圍刺之下苦不堪言,只是不願小龍女為自己難過,咬緊了牙關始終默不出聲,於公孫谷主的話半句也沒聽進耳去。小龍女望著他痛楚的神情,憐惜之念大起,就在此時,手指上情花之毒發作,又是一陣劇痛,心想:「我只不過給情花略刺一下,已痛得如此厲害,他遍身千針萬刺,那可如何抵受?」小龍女伸手輕輕撫摸楊過的頭發,柔聲道:「過兒,你想殺了他嗎?」楊過怒道:「快快動手!婆婆媽媽的,令人悶煞。」小龍女笑道:「是!」轉頭向公孫谷主道:「公孫先生,今日咱們恩斷義絕,須怪不了我。」


  公孫谷主來此之前,已從女兒手中取了金刀黑劍陰陽雙刃,當即退了兩步,刀劍在手,立個門戶。他雖不知小龍女武功如何,此刻又見她瘋瘋癲癲,畢竟不敢有絲毫輕忽,抱元守一,凝目而視。


  小龍女冷冷一笑,嘆道:「這可真教人為難了!公孫先生,當初我聽了黃幫主一席話後,心想若與過兒結成夫婦,累得他終身受世人輕視唾罵,自己於心不安,但若與他長自古墓中廝守,日子久了他定會悶悶不樂,左思右想,長夜盤算,終於硬起心腸悄然離去。我心想若回古墓,他必來尋找,於是獨自在曠野窮谷之中漫遊。一日獨坐用功,猛地情思如潮,難以克制,內息衝突經脈引得舊傷復發。若非公孫先生將我救起,已然命喪荒山。」公孫谷主哼了一聲,道:「妳竟還記得我的好處!」


  小龍女道:「我怎不記得?三天前,當你決意娶我的時候,你的前妻裘千尺心中不服,囉哩囉唆,是你一掌將他推入地底深洞之中,從此絕情谷再也沒第二人敢有半句異言。你這番情意,可著實不淺啊!」公孫谷主氣憤憤的道:「只怪我當時糊塗!」小龍女搖頭道:「你不是糊塗,是對我情深意重,你想與我締結百年良緣,對我只有一片愛慕之忱,絕無歹意,這一節我難道不明白嗎?」公孫谷主左手一擺,道:「過去之事,提來幹麼?」小龍女嘆道:「那可不得不提。公孫先生,我不是沒良心,不顧舊日恩情,只怪你得罪了我的過兒。他要取你性命,我這叫做無法可施。」公孫谷主大叫:「罷了,罷了!」


  突然之間,眾人只覺眼前有一團粉紅色的物事一閃,似乎小龍女的身子動了一動。但聽得噹的一聲響,公孫谷主手中雙刃同時落地,跟著身子晃了幾晃。只見公孫谷主張大了口,忽然身子向前直撲下去,俯伏在地,就此一動也不動了。


  他摔倒時雖只一瞬之間,但金輪法王、老頑童周伯通等高手均已看得清楚,他眉心、左右太陽穴、鼻下人中四處大穴上,都有一個細小紅點,微微有血滲出,顯是被小龍女用手中的玉蜂針所刺。金輪法王等大駭之下,不由自主都退了幾步。一時房中一片寂靜,誰也沒喘一口大氣。


  金輪法王嗆啷啷兩聲響亮,從懷中取出一個銀輪,一個銅輪,說道:「龍姑娘,恭喜你練成了葵花……不,是玉女心經上的武功。」


  小龍女的目光緩緩轉到公孫綠萼臉上,問道:「公孫姑娘,這幾天我待妳怎樣?」公孫綠萼道:「妳待我很好。」小龍女又嘆了口氣,幽幽的道:「很好是談不上,只不過我一直很羨慕妳。一個人生而為女子,雖然比臭男子幸運百倍,然而要永遠像妳這般千嬌百媚,青春年少,可就難了。我若得能和妳易地而處,年輕個二十歲,別說是武林盟主,就算是女皇我也不做。」


  眾人聽他尖著嗓子說這番話,越看越是心中發毛。


  金輪法王心想:「老納雖然是楊過這小子邀來的幫手,但他二人聯手使玉女素心劍法,令老納遭受生平從所未有之大敗,留著這一對狗男女總是後患。今日趁這妖女落單,實是除去他們的良機。」當下便緩緩道:「妳若與公孫姑娘易地而處,要貧僧愛上妳這個老妖怪,可有點不容易!」


  周伯通聽他這麼說,大吃一驚,心想:「莫非大和尚動了凡心,竟也愛上這絕情谷的小公主?」心念及此,不禁偷眼望向公孫綠萼。


  小龍女雙目凝視著金輪法王,眉毛漸漸豎起,臉色發青,說道:「你是誰?竟敢如此對我說話,膽子當真不小。」這幾句話音尖銳之極,顯得憤怒無比。


  金輪法王明知危機已迫在眉睫,卻也忍不住笑道:「是六根清淨的老和尚也好,是千嬌百媚的小姑娘也好,老納最討厭的,是師不師、徒不徒的狗男女。」小龍女尖聲怒道:「我問你,你是誰?」金輪法王道:「老納法號金輪。只緣老納共有金銀銅鐵鉛五隻輪子,當真遇上大敵之時,可以五輪齊出,但已往只用一隻金輪,已自打敗無數勁敵,因此上得了金輪法王的名號,其餘銀銅鐵鉛四輪之前從未用過,其實依老納的武學修為,原該稱『五輪法王』才是,哈哈!哈哈。」


  小龍女怒色登斂,微微一笑,說道:「啊!你便是金輪法王。我早想見你一見,聽說連丐幫黃幫主、大俠郭靖都栽在你的手裡,可不知是如何一位厲害的大和尚。哼,我看也平平無奇,比起我那過兒來,可差得遠了。」金輪法王笑道:「老納沒甚麼好處,勝在用情專一。這位楊君雖然英俊,就可惜太過喜歡拈花惹草,到處留情……」


  楊過心下大怒:「你這和尚可忒也歹毒。當你在山頂養傷之際,我出力助你,此時你卻來說我壞話。」怒道:「姑姑!快殺了這賊禿!」


  小龍女突然大吼:「你……你這混蛋,胡說甚麼?」一張臉脹得通紅,突然間粉紅色人影一晃,玉蜂針向金輪法王疾刺。金輪法王說那兩句話,原是要惹她動怒,但見她衣袖微擺,便舞動雙輪向她咽喉疾飛過去。雙輪未到,已是挾著一股勁風,聲勢極是驚人,小龍女若不縮身,立即便會被砸成兩段。但便在此時,金輪法王只覺左頰微微一痛,跟著手中輪子左右蕩開。


  眾人立即圍攻小龍女。堪堪鬥了百招以上,卻未能碰到她一點衣衫,而四人都受了她的針刺。公孫綠萼在旁觀戰,但見小龍女身子越轉越快,一團紅影滾來滾去。金輪法王、周伯通、瀟湘子、尼摩星連聲吆喝,聲音中透著又是憤怒,又是惶急。四人兵刃拳腳上都是貫注了內力,風聲大作。小龍女卻不發出半點聲息。


  公孫綠萼一瞥眼間,只見楊過坐在情花叢中凝神觀鬥,滿臉關切之情。公孫綠萼突然左手短劍一起,嗤的一聲,刺在楊過右肩。楊過猝不及防,大叫一聲。公孫綠萼跟著又是一劍,斬在他的大腿之上。


  楊過這時已知她用意,是要自己呼叫出聲分散小龍女的心神,於是強忍疼痛,竟再也不哼一聲。公孫綠萼怒道:「你叫不叫?我把你手指一根根的斬了下來。」長劍一顫,斬落了他右手的一根手指。不料楊過十分硬氣,雖然傷口劇痛,卻沒發出半點聲息。但楊過的第一聲呼叫已傳入小龍女耳中。她斜眼見到公孫綠萼正在揮劍折磨楊過,罵道:「死丫頭!」一團紅雲陡向公孫綠萼撲去。公孫綠萼急忙側頭縮身,也不知是否能避得開這一針。


  說時遲那時快,金輪法王趁這空隙,雙輪自小龍女背上疾疾砸下。此時,周伯通呼的一掌,也向楊過頭上拍去。小龍女不顧自己生死,反手一針,刺入了周伯通的胸口。周伯通只覺全身一麻,頹然倒地;便在此時,金輪法王雙輪同時砸中了小龍女后心。小龍女身子一顫,撲在楊過身上。


  小龍女口中鮮血狂噴,受傷極重,不住呼叫:「過兒,過兒,這批奸人折磨你,好不狠毒!」楊過怒道:「妳往日自夸古墓派武功蓋世,為甚麼殺不了這幾個奸賊?」小龍女道:「我已……我……」楊過怒道:「妳甚麼?」小龍女道:「我已盡力而為,他們……武功都強得很。」突然身子一晃,滾倒在地。


  瀟湘子道:「龍姑娘,其實我們便是四人聯手,也打妳不過,只不過妳顧著那姓楊的,這才分心受傷。姑娘武功極高,在下十分欽佩。」


  小龍女緩緩抬頭,苦笑道:「你能這麼說,足見男子漢大丈夫氣概。法王,我……我就要死了,我求你一件事,請……你瞧在我以武林盟主之位相讓的份上……」金輪法王問道:「甚麼事?」小龍女道:「請你饒了過兒一命,將他一生一世關在古墓裡便是。」


  金輪法王笑道:「我要將他千刀萬剁,分一百天凌遲處死,今天割一根手指,明天割半根腳趾。」小龍女怒叫:「你……你好狠毒!」猛地縱起,向金輪法王撲去。她重傷之餘,身法已遠不如先前迅捷,但這一撲之勢仍是凌厲驚人。


  金輪法王身形疾閃,讓在一旁,順勢往小龍女後心推去。只見小龍女止步不及,當場飛出窗外,落入萬丈深谷之中。


  楊過大驚,叫道:「姑姑!姑姑!」隨即縱身躍出窗外,突然間足下踏一個空,竟也向斷腸崖摔了下去。


  群豪站在窗口俯望,盡皆唏噓嘆息。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1113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