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黑暗的力量
2018/02/10 00:30:38瀏覽557|回應1|推薦12
黑暗的力量是如此強大,沒有人能夠敵擋。我似乎看見共和國未來的命運,正直、良善、純潔、光明,到那時只能退縮在遙遠的角落,而黑暗勢力將永存不朽,而且日漸茁壯。


安納金,願原力與你同在!





人類有一種天性,就是格外關注黑暗的事物。所謂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一粒老鼠屎能有多大粒?可能不到0.1公克吧?一鍋粥兩三公升,就物理上來說是不可能弄壞一鍋粥的。但只要鍋裡有老鼠屎,那0.1公克就能吸引全體人類的目光,不但毀了那鍋粥,甚至毀了煮粥人一整天的心情,甚至因為心情敗壞而導致精神官能症狀,引發嘔吐、下痢、抽筋、盜汗、氣喘等等,與吞下一整鍋老鼠屎的生理反應類似。

這是比較極端的反應。

即使不那麼極端,一般人也都會注重負面的事物,其重視程度往往遠超過正面。比方說一個人在工作中侵占了一萬元公款,我們會說他在職場生涯中留下一個污點,堪比老鼠屎。可事實上,那根本不是「一個污點」,而是一大片「污漬」,這片污漬幾乎布滿了他全部的職業生涯,甚至整個人生,為他的人生做出了結論。因為他的信用與人格就此毀了。

客觀的功過衡量從來就不曾存在過。人們不會去注意到他幫公司賺的錢累計起來可能超過一千萬,或者說在價值計算上,善惡絕不是平等的。壞的一萬,其分量遠遠超過好的一千萬,必須把壞的分數加權一萬倍。這就是人類的天性。

所以白襯衫上絕不能有一粒黑點,400頁的書絕不能缺一頁,滿園子紅花絕不能扔進一個鋁罐,震天價響的歌功頌德中絕不能容許一句逆耳忠言。

所以沒人記得拿破崙的百戰百勝,大家只會記得滑鐵盧。


自從古希臘人發明了「悲劇」,幾千年來悲劇一直受到世人喜愛。大家不停傳誦著悲慘故事,愈悲慘愈受歡迎,真是置之死地而後快。為甚麼那種讓人心情沉重泫然欲泣的故事反而喜歡呢?難道有被虐待狂嗎?

確實如此啊。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被虐的快感。有些人需要皮鞭蠟燭,有些人需要悲劇,還有些人喜歡把負面的回憶烙印下來,時時回顧撫拭,深怕輕易遺忘。因為人需要被虐待,需要痛苦,如果事物的本質不夠痛苦就得想方設法把痛苦放大。

也許你不是有意識地去放大它,這種心理機制是自動化的,會在你需要的時候自行啟動,它具有自動辨識功能。一粒老鼠屎帶來的痛苦是0.1克,太輕省了,太微不足道了,它遠遠不能滿足你對痛苦的需要。於是老鼠屎必須被放大,放大到符合你對痛苦的內在期待。只要符合內在的主觀的痛苦期待,那麼客觀上它是0.1克還是100公斤,就完全不重要了。好比民眾需要有個人出來被亂石砸死或者上火刑柱,無論這人是否無辜並不重要,因為需求永遠趕在理性之先。

因此在心理上,當我們說「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時,其實與「這裡有一大鍋老鼠屎」是完全等價的。


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講的其實就是這種人性。因為過於自由自在,反而輕飄飄沒有著力點,沒有立足的根基。好比無根的浮萍隨波逐流,看似無拘無束好自在,卻是另一種悲哀。

人類爭取的自由從來不是真自由,而是一個過程,人享受自由其實只是享受那過程,就是從束縛中解放出來的快感,好比從重壓底下透一口氣的舒暢。一旦解脫了,舒暢感漸漸淡了,自由就成為有害物質,他必須再找些東西壓在自己身上好讓自己痛苦不堪,然後再解脫,重獲自由,才能再享受到自由的快樂。

為甚麼「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實在是人性的必然需求啊,要真是天下太平還有甚麼趣味?

以孫悟空為例。他原本在花果山當美猴王,豈不是自由自在快樂無邊,卻不滿足跑去菩提祖師門下當人家徒弟,這就是在自由上添加束縛。等到學業有成有了大本領,再回到花果山享受自由的果實。就這樣好好的當他的齊天大聖有啥不好?他偏偏又跑去當個弼馬溫,受天庭管轄,這又是從快樂中找尋痛苦。接著他大鬧天庭,享受從痛苦束縛中解脫的快感;被如來佛壓在五指山,又享受自由之身被束縛的痛苦。從五指山解脫後明明有機會重享自由,卻又戴上緊箍兒被唐僧挾制,西天取經……

孫悟空痛苦嗎?快樂嗎?恐怕痛苦與快樂相伴相隨,互為因果,糾結纏綿而不可分割吧。

快樂必須以痛苦為基礎,而痛苦又是快樂的必然產出。假設孫悟空打從一開始就不去自尋煩惱,自討苦吃,他的快樂就成為米蘭昆德拉所謂「不可承受的輕」。簡單講,沒人受得了那種真正的快樂。

這也是為甚麼上帝不能直接把人安置在天堂。一邊嚷嚷「神愛世人」,一邊製造地震、海嘯、颱風、山崩、傳染病、金正恩,讓人類多受苦難,這算哪門子愛?正因為人類必須苦盡才能甘來,嚐到地獄的痛苦方能享受天堂的喜樂。上帝知道人類需要苦難,唯有將苦難量產化,才能讓人類持續自行分泌出快樂;一旦切斷了苦難生產線,也同時終結了快樂。 God knows, God help, God Damn it 。


黑暗的力量是如此強大,正因為這是人性的原型設計,彷彿每個人心中都安裝了一個無法填滿黑洞。這黑洞可能藏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中,走著走著一不留神就跌進去。這黑洞時不時發出飢渴的怒吼,要求我們以痛苦飼養它,而且永遠沒有飽足的一天。

不要介意也不必詫異。痛苦是必然而且必需的,甚至要珍惜你的痛苦,時時勤拂拭,端在供桌上,早晚三炷香頂禮膜拜它。因為它不只是必需品,它甚至是你的主人,你的人生被它操控著,被它支配。

你以為你是被快樂所驅使?錯了,你之所以這樣那樣只是因為痛苦在背後鞭笞你,叫你往東你不敢向西。沒餓過的人不知道食物甜美,沒失戀過不懂得愛情可貴,殘廢了才明白腿的重要。甚至善良的標準都是邪惡所訂,美必須靠醜衡量,一切你以為具有正面價值的東西其實全都是黑暗力量開發出來的。

你的日子是不是過於平安?記住,沒事要找點麻煩,製造一些煩惱,偶爾拿燒紅的烙鐵燙一燙皮肉。太平日子過久了,會不爽的。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10238785

 回應文章

馮紀游(陸游:敬覆人生不必認真的留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2/11 12:20

哈哈哈,我不需要自己製造,自然會「吸引」無厘頭的「麻煩製造商」如黎蘋「大師」。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