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語言的頭皮屑
2018/01/08 20:57:30瀏覽542|回應1|推薦12

許多人說話掉一地渣,彷彿頭皮屑,姑且稱之為「語皮屑」。

正如頭皮屑,雖然經常出現在頭皮、頭髮上,但它終究不是頭皮也不是頭髮。本質上,頭皮屑屬於廢物。

誰都不願意製造頭皮屑,有些人卻身不由己。患者不動則已,只要隨便撥弄一下頭髮,頭皮屑掉滿地,套句古代的廣告詞,當時真的好糗…………

雖然大多數人痛恨頭皮屑,卻對於「語皮屑」毫不在意,一開口就拼命噴撒,噴得到處都是。舉個例子:

前些天我和朋友去餐廳吃飯。朋友對價格有點質疑,服務員解釋道:

「我跟您【做】個說明,特餐附的飲料【部分】比較貴,【那】因為飲料【這一塊】【我們】之前有【做】促銷,所以原先有【做】【一個】折扣【處理】的【動作】,【那】如果【做】單點的【部分】,【那】【基本上】這個【部分】的【處理】會比套餐的附餐【部分】便宜【的一個情況】…………」

不這樣滿地皮屑就無法說話。大概是一種流行吧。很多人喜歡把正常的語言「扭曲」和「囉嗦」。例如────

「我們決定參加XXX活動。」變成「我們做出了參加XXX活動的決定。」;

「長官很可能反對這個企畫案。」變成「這個企畫案被長官反對的可能性應該會很大。」;

「根據分析,網路商品的客戶忠誠度不易建立。」變成「從分析面來看,網路型的商品販賣行為,其建立客戶忠誠度的部分相對來講是比較不容易的概念。」;

「公司的五大部門是生產、行銷、人事、研發和財務。」變成「以公司內部管理體系的架構出發,我們可以發現有五大部門,這五大部門分別是:生產、行銷、人事、研發和財務等五個部分。」;

「現在開始點名。」變成「現在,我們開始做點名這個動作。」

「蔡總統堅持修正勞動法政策。」變成「蔡總統對於修正勞動法這個部分的政策,始終表現出堅持的態度。」

…………凡此種種。

中文是很奇妙的。相較於歐洲語言,中文比較不嚴謹,比如「主動」與「被動」經常可以互換產生不同語感,而沒有文法錯誤的問題。講「曬太陽」誰都懂,沒人會誤以為你的身體發光照射太陽,反倒是「被太陽曬」這種說法十分詭異。

雖然不夠嚴謹,但就簡潔精練而言,我認為中文比大部分的歐洲語言更優越。正因為這種性質,中文可以用來創造特殊的「詩意」。然而現代中文卻逐漸降低這項優點。原因可能是翻譯語體的影響,也可能是國語教育不受重視,更可能是網路流行文化的副作用。

原因或許很複雜。我觀察到的是口語大量介入了文本,導致文本劣化與低俗;而大眾閱聽了劣化低俗的文本,又反饋影響口語文化。

這種惡性循環在網路世界更加明顯,因為網路的特性之一就是以視聽代替書寫。特性之二是資訊生產者與閱聽者界線不明────既是別人的觀眾,同時也在製造材料給別人閱聽。然而,優美的文字語言不易仿效,讀了好文章也未必能快速內化成自己的寫作能力,低劣庸俗的語言卻能夠輕易複製,因此在「讀者 = 作者」的網路公式中,對流行文化產生足夠影響力的,往往只有那些低劣與庸俗了。甚至,愈低劣愈庸俗的東西,愈能流行。

其中最顯見的,就是「語皮屑」這種廢物現象。

好好一句話,非要加入「……的角度」、「……的部分」、「……的概念」、「……這一塊」、「做……處理」、「……的動作」、「……來講」、「坦白講……」、「說實在的……」、「說難聽一點」………彷彿不加這些屑屑就無法充分表達意思。來造個句────

「從環保的角度來看禁用塑膠袋的動作,實際上來講,這一塊坦白講是環保署應該管的部分。可是說難聽一點,這部分根本就是推給地方政府來做一個處理的部分。」

這還算中文嗎,不,這是人話嗎?可惜的是,類似這種語言經常能聽到,除了上面「環保……」那句是我造的,前面的例句都是實際在地球上發生過…………的部分。

此外,還有些人說話喜歡加「度」。例如「好感度」、「辛苦度」、「專業度」、「誠意度」、「可買度」,甚至有「喜歡度」!彷彿好感、誠意這些形容詞都可以「量化」了。某一回,某人對我說:「這樣穿可以提高男人的穩重度。」我忍不住反問:「請問能提高幾度?」對方啞然。

還有人說話喜歡加「一個」。例如:「就景氣的一個部分來講,研判今年第四季的一個成長動能,將明顯低於第三季,明年的一個復甦力道仍不強,僅能有一個0.3%左右的一個成長幅度,而消費性的一個投資則略偏保守。」

說這種話的甚至可以頂著博士頭銜,讓人深感無奈。

希望大家都能努力練習優美的中文,不要再掉語皮屑了。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09893026

 回應文章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09 08:58

語病(or語言癌)不要怪翻譯。
我覺得要怪國文/國語文的教學,從小到大沒有任何國文老師教過如何寫作這一門學問!
從頭開始就是: 黑板上寫個題目,剩下的任學生有的、沒有的自由發揮。到高中,國文老師才說 '起承轉合' 這四個字;如何起,如何轉、、、仍然是留予講台下的傻蛋自己去想像。

留美多年後,看到朋友家小一、小二生的小朋友們的英文習字範本,才知,語言的寫作是可以不須 '學生自由想像' 的。閣下文內提到的這些語病是多年來忽視國語文教學的結果,要改正必須從小開始。

如今棄中的過度作法,凡有中字的都反的病態下,能有誰能撥亂反正? 政府? 教育部? 開玩笑嘍~

韓非非(prinz1972) 於 2018-01-10 00:50 回覆:
所言甚是。
語言文化這種事,要破壞很容易,建設很難。靠政府是不可能的。

我們的政府總是順著潮流行事,有那麼一大群逢中必反的國民,要期待政府撥亂反正,力挽狂瀾,難矣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