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賞月
2007/09/25 23:39:44瀏覽349|回應0|推薦2

  賞月


天際的那一端染上了霞彩,隨著太陽西沈正逐漸的消失中。

行人急匆匆的想趕在天黑下山,延綿數百里的山中小徑,路難行。

「師父,走快點,太陽就快西落了。」

「傻青兒,就算走快也趕不及下山啊,不如今晚就在此處歇息一宿吧,明日一早再趕路。」身穿白色衣袍的中年人,相中一塊大石頭,就走了過去。

青兒回頭,見師父已隨意的坐在一塊石頭上歇息,不由得皺眉的往回走。

「師父,您沒說錯過,在這兒歇息?」

「我沒說錯,就在這兒。」中年男子摸了摸鬍子,笑道。

天色已黑,瑩然的月光漸漸升起,為暗黑的天帶來一絲明亮。

「師父啊,這麼行呢,荒郊野外的怕會有野獸襲擊啊,至少要尋個破廟或山洞才行啊。」

中年男子抬頭望著天邊泛著乳白色點點光圈流動著的月光,然後望向皺著眉頭的徒兒道。

「青兒啊,你瞧月色這般的美,圓滿而晶瑩,白皙清澈的就像面鏡子一樣,反正都要找個歇息一宿,就不如在此地,一方面還可好好的賞著月光呢,何樂而不為。」

「反正,徒兒說不過您,可是……」青兒搓著手臂,眼神左顧右盼,一副擔憂會碰上野獸的膽小模樣,讓中年道士笑著搖了搖頭。

「別可是了,快去四周拾起樹枝,好升火,可取暖外,也可防野獸靠近。」

「是,師父。」小徒兒放下包袱,趕忙在四周撿拾起樹枝。

中年男子取出水袋,喝了幾口後,就靠著石頭躺下來,悠閒的好好欣賞月色的美。

想當初他也曾在月色下,天天勤練著師父交代的功課,練到筋疲力盡,癱倒在地上,常常看著天上的月光,就這樣睡著了。

更記起他的師妹,如今是他的娘子,曾在某天夜晚月光的籠照下,他傻看著她清麗的面容泛著紅暈,含羞的為他擦拭汗水,那一夜是他倆的定情夜晚,互許終身之日。

想到為了採取珍貴的藥草,來到終南山,取得後,還得趕兩天的路才能回家,只好望月光藉以紓解著思妻之情。

不知道在家鄉的妻子,是否也一樣觀賞著同樣的月光呢……

想到此,就恨不得此刻就在她的身邊啊。

by 棉雅

<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