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南機場浴衣節
2017/03/19 12:17:45瀏覽165|回應0|推薦0
[我的狂想經濟學]南機場浴衣節[小說]
    撰文/蔡瑋
    
    有花捲嗎?蒸氣氤氳的玻璃鐵箱裡,明明只見到褐乳色的全麥手工饅頭,為吃熱食的顧客熱著,感覺不太妙。
    有耶,剛剛才出來,三分鐘。疑似雙胞胎老闆的兄弟之一,那個明亮開朗的那位,意外的答道。
    幾個?
    一個,趁熱吃。
    陽光老闆掀開鋁架上的厚重褥子,花捲寶貝們規規矩矩的排著整齊的隊伍,睡著了。
    真是太幸運了。我可以在這邊吃嗎?
    看電視嗎?陽光男子笑了笑說,任我隨處在店裡待著。
    其實店裡也沒多大,從我的距離,可以看到雙胞胎兄弟每日工作的麵粉檯。高度是特別講究過的,好讓上臂的肌肉隨地心引力自然下垂,將用力的點完全集中在麵團上。




    方丈,您在少林寺的時候,就是這樣練功的嗎?我原打算這樣說的,愛打趣的這位,可能會樂壞了,為此我不得不克制一下,結果變成:
    老闆,怎不見你兄弟?
    這時候輪到他休息,我看股市。其實老闆也沒閑著,顧店兼做活。
    不知道老闆兄弟為什麼堅持用手工做,也許是哪個眷村的老父定下的規矩,你看兩人結實的上身肌肉,就知道這一路來可沒少攢下健康的資本。當初那位老兵會跟兩個還小的兄弟說明了自己的用心嗎,我很懷疑,不知道他們吃了多少苦,從這一路走來。現在店裡還有個酷酷的阿姨,我是從孩子的角度叫的,我還比老闆兄弟大個十來歲吧;此外還有個也是酷得可以的、念國中的少女,這樣就是老闆兄弟一家子。女眷都個兒小了點,但無妨,兩上的表情,都像孿生兄弟長年面對麵寶貝的臉孔,而麵寶貝總是像安慰自小做粗重活的小兄弟說,我都對你敞開我最好的一面了,你還要怎樣,所以麵與人一望都是坦蕩蕩、實實在在的,讓人一看就心裡踏實。
    這裡是南機場夜市裡的一家饅頭店,我以前所以從來不提,是怕知道的人多了,老闆兄弟會忙不過來,品質就要跟著下降。亞當斯密說,麵包師傅的私心,究竟養活了多少人,連他自己都不清楚,這就是市場看不見的手,在當事人未曾刻意的情形下做的善事。
    你們是雙胞胎吧?長得真像。如果老闆不是雙手捏著麵蛇的頸子,眼望著電視上的股票即時行情,我還不好意思說出口。這方面我倒還深信日本人的「間」的世俗哲學,也就是在對的時間與空間做對的事,連說話也盡量避免造成當事人的困擾。
    他是我哥,大我一歲;不是只有你這樣說。
    他還好吧,他沒有老闆您愛說笑。
    我老哥看起來就那樣,也不知道是不是做老大想得多、想得遠,有事先替家人扛著久了,反正我只跟著他,這就是做人老弟的好處,你說我能不開朗嗎?
    你想替你老哥做點什麼嗎?聽起來他好像需要人肯定。我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倒有點像是日片裡的情節,說不定就是。
    好啊,你有什麼點子?
    我剛好郵局存摺裡還保留著老爹留下來的兩筆定存,原來想要退休下來當吃飯用的老本的,眼看是用不上了,只因為臉書上網友的熱情,讓我不僅圓了作家的夢,還能打開眼界,同時養家活口;說實在,要說天底下快活的人,我還真算得上一個,於是乎,我就將我的計畫告訴了陽光老闆。
    …
    事情進行的異常順利。我也很高興能為這從小就在家附近的社區做點貢獻。
    我現在正穿過昔日的南機場公寓夜市。今日欣逢元宵假期,又是夜市週年慶的浴衣節,整條街都被穿上日本和服的中學生男女擠得水洩不通;那些不動的風景,除了夜市的攤位、老闆與家人的熟悉面孔,就是巷弄轉彎處的腳色扮演的動漫人物,在那裡正被盍興乎來的遊客,用手機與閃光燈,圍得一圈又一圈。當初我建議社區發展協會這樣做的時候,其實是基於一點私心作祟,至少現在孩子從他的扮演腳色的粉絲身上,獲得了源源不絕的鼓勵與信心,而此時的我,也因為自己下對的這步棋,感覺有些飄飄然了。
    我告別了忙得無暇理睬我的宅孩子—其實我根本無法靠近他,我也叫不出他扮演的腳色的名字—打算去看我的老朋友。
    在我用老爹留下來的定存,投資饅頭店,替開朗老弟與他老哥出裝潢費之前,還不知道老爹與兄弟的父親,原來是舊識。等到這層關係揭穿了,彼此又像一家人一樣熱呼起來。此時,我想起一本書的名字,想我眷村的兄弟們。那齣戲原來還沒散,還在我心裡熱著,為隨時上門的顧客等待著,就像那熟悉的玻璃白鐵櫃裡,熱騰騰的山東饅頭。
    當我強自勉勵著,隱忍下大叔眼角的一滴淚水,不讓它輕易的面世;突然,耳邊想起一陣擁躉的歡呼、喧鬧聲。原來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山東手工饅頭店家的前面。只見陽光老闆的老哥,從窗明透亮的作坊裡走出,每走一步竟然都有少林方丈的自信與雍容。想想上半輩子辛勤勞動,只為了填飽家人與左右鄰居的肚子,總是不到一頓飯的功夫,便又船過水無痕、煙消雲散,又得從頭再來過,而且始終無怨無悔的堅持著,我難道不應該讓更多的人有機會像我一樣,見證這世間最動人的一幅風景嗎?這就是幾年前的冬日,我從巷弄口那家無名黑白切店裡走出來,買了陽光老闆老弟的花捲,一路上兜在張爺爺的毛料夾克的口袋裡,無形中做了我的臨時暖暖包,當時心裡所想的。
    …
    把每個食物界的傳統店家,都弄成像鼎泰豐的開放式工作坊,會不會俗氣了點啊。我念企劃出身的妻子說我。
    一點都不。我就是要讓那原本眾人「看不見的手」,能讓所有的人都看到! 
    回想事前我與妻的這段對話,我到現在都還相信,人多好取暖;而且一個人的心,也是可以讓所有人的心都暖起來的,只要打破彼此間的距離,就好像手工饅頭店老闆兄弟一直在做的。


(20170307南機場浴衣節)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laywright&aid=97367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