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二十世紀的她們
2017/03/17 22:53:19瀏覽104|回應0|推薦0
麥克米爾斯Mike Mills【二十世紀的她們20th Century Women】(2016)
撰文/蔡瑋

宛如一篇世代交織的浮世繪。強調的是觀察的過程,而非問題的解答。突出了女性主義觀點在當代的現實意義。比如鼓勵女性發聲、生涯自述,強調女性與家庭場域對教養下一代的良好影響,但對於男性價值觀的直覺印象,造意者似乎不敢恭維。母親出租的傳統住宅本身就是一象徵,因為在它的屋簷下集合了女性主義者、新生活運動奉行者、團體治療跟風者、與龐克搖滾等的各種世代。母親大人,優雅睿智、幽默風趣,對家庭的功能的堅持,讓個人的屬性完全被體制的信仰與需要所吸收。母親關注未成年的兒子是否快樂,因為那是她所從未獲得的,表現於外則是在過度保護與開明放任之間的擺擋。房客女攝影師又是受到舊醫療體系的貽害導致不孕,知情後的母親選擇與體制站在一邊,對女兒日漸疏遠。常來兒子房間過夜的鄰居女兒,靈魂空洞,無法與人產生真正的親密關係,又投射出心理諮商風氣下個體自我疏離的副作用。房客黑手陶藝家,十足的女性理想的「家具」,他的問題永遠是企圖心有限、與世無爭、對外在世界的認識過於簡化,好處是自處恬然,有愛心,沒有深刻的道德負欠。未成年的兒子,又像是中世紀道德劇中缺乏主見的中心人物,隨境遷換,觀念與言行舉止任人影響捏塑,但他源源不絕的自信來源,也是他最大的幸福泉源,就是對不虞匱乏的母愛的認知。而高潮中最大的轉折,也就是在於母親與兒子的交流下,放下了對兒子缺乏快樂能力的焦慮。每個世代都有她的闢性,都可以擁有、並實現各自美夢的可能性,它的前提似乎是透過對話,以及擁有兼容並蓄的雅量與智慧,如果猜測不錯的話,母子共同擁有的那輛被塗鴉的老爺車—兩邊車門分別被塗寫成敵對的龐克樂團的團名—造意者想要藉由象徵的手法傳遞的也正是以上的義趣。飾演母親的安妮特班寧(Annette Bening 飾 Dorothea Fields),將一個受開明父權式教養的理想化腳色,詮釋得有血有肉,內斂又抑制不住思潮與情緒的波動,十分趣緻動人。

(女性電影記者聯盟年度最佳演出—安妮特班寧,2017金馬奇幻影展,20170317二十世紀的她們)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laywright&aid=96981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