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朋友傳簡訊要我趕快打開電視看直播。
2019/12/27 13:15:51瀏覽1750|回應2|推薦17

我已經好幾年沒看過電視。更甭說家裡有這個上一世紀的電器家具。

可是朋友簡訊不斷傳來,說如果不看會後悔。且幾乎每分鐘都一而再傳來問我看了沒,攪和得我心情大亂。

當我努力回想社區裡只有那家老舊的洗衣店裡還有電視,心裡一面嘀咕著希望朋友的那句「不看你會後悔」不要成為日後悔恨的理由。


我到的時候,店裡內外已經擠滿了圍觀的人群。店長像是從午睡的藤椅上剛被吵醒,一臉睡眼惺忪無辜的表情。

現場不斷有人低聲默念著一個辭。我乍聽之下以為是有人腦筋燒壞了。但直到默念的人數不斷的增加,我的雞皮疙瘩整個都給掀了起來,兩腳底開始發冷。

於是我拿出生物的本能,顧不得禮貌直往螢光幕前鑽,彷彿錯過了就會危及生命安全。

我不能說我全程目擊,但你若是也在現場,一定會感覺不可思議。而且不僅僅是感覺不可思議,而且感覺自己被拋到某一個未知的世界裡,不知所措。

老實說我只見到電視螢幕上的人影就嚇壞了。他或她,並不醜,甚至還有點美。但那種美是超乎生物生殖力所能企及的。你一看就知道,這世上沒有一個人類能生出這樣美的東西。就拿五官的來說,就像是結合了地球上所有人種的特徵於一爐。又好像每位祖先的遺傳基因都相爭不讓,全都擠在這方寸的小小空間展露頭角。有種詭異的氣氛正在蔓延,最後化作一聲低吼。若不發出聲音,彷彿理性下一刻會窒息死亡。

「外星人認罪」。從剛剛到現在,在場圍觀的群眾喊的就是這幾個字。


我不知道這謠言是從哪裡來的,但我不信這世上真的有外星人。

可是單從螢幕上人物的五官特徵,這整件事也太不可思議。於是我決定採取小心求證的方式繼續看下去。

-被告姓名。

法官在詢問被告的姓名。這是電視認罪的一般程序。問話的人故意將疑問句說成肯定句。這也是在場所有圍觀者再熟悉不過的。

-什麼是姓名?請定義。

-被告不可質問本庭。

-姓名如果表示獨立的個體,就表示斷裂、不連續。我沒有姓名。

這回答突然讓我眼前一亮?眼前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無名氏。

法庭對被告的回答做出性質判斷。

-國籍。

-什麼是國籍?

-被告不可質問本庭。國籍就是你的國家。

-我沒有國家。你有嗎?

-無國籍人士。

看來又是一場官方的獨角戲。

-無名氏,檢察官控告你以不當的言論,擾亂滋事,顛覆國家,你認不認罪?

-什麼不當言論?

-不可質問本庭。上個月3號下午3點左右,在本市王麻子廣場,你向三名市民宣稱主席的思想不是真理。你承不承認?

-我承認。

-被告認罪。

這句話是講給書記官做紀錄的。不過從頭到尾我都沒聽被告承認自己有罪。

-被告如果對所做所為表示懺悔,本庭可以從輕發落。被告請開始。

這時畫面出現不自然的閃爍。而且沒等整個黑掉,現場已經有人開始轉身,看來是打算離去。因為他們知道即使畫面繼續,也沒什麼看頭,內容只會千篇一律,對事實經過輕描淡寫帶過場罷了。

-我來這裡,只對一件事感覺興趣,那不是你們國家的主席的思想。

這時螢幕真的黑掉了。但就在黑掉的前一秒鐘,我聽到一陣不安的喧嘩。


人群逐漸散去。我分不清剛才的人聲,是來自電視畫面,還是現場圍觀的人群。

人群散去有兩種理由。一是底下沒有什麼好等、好看。二是即使畫面繼續,也不是官方認可的內容。看了可能會惹麻煩。

我決定等下去,抱著要是被抓就說我以為內容是官方許可的。

上了年紀的店長又瞌睡的閉目養神。節奏抓得十分精準,就在大部分人挪動身體打算離開的下一秒。

突然間,畫面恢復了。


-主席的思想已經入憲,與國家的根本大法地位相等。你竟然對這不感興趣。

雖然只是簡短的問話,但我內在認知的警鈴聲突然大作。

這是真正的法庭審訊!沒有套路,甚至不是事先錄製的!

這怎麼有可能?!除非有人想讓你看這。什麼人有這樣大的能耐?法官、還有整個法庭是真的嗎?這人的權力一定大到一般人無法想像。我的腦子瞬間陷入極度的混亂,然後我聽到一個心聲,從其他亂七八糟、七嘴八舌的「假設」、「如果」的推斷中脫穎而出:

「一定有什麼事正在發生!即使下一秒就不存在了,我也要繼續看下去!」

店長發出一聲很長的打呼聲。


-我只對一個字感興趣。

-被告請表示懺悔。

這有點牛頭不對馬嘴。不過這也是法官對被告陳述的性質判斷。被告表示懺悔,程序才能繼續。

-那就是「道」。

-道就是真理,主席的思想就是真理。被告不要藐視法官的文化水平。被告請表示懺悔。

又是那一句。法官正在鼓勵被告繼續說下去。現場有幾個少年正在討論接下來去哪裡鬼混,現在還是上課時間,反正已經逃學了。此外就是一名掃街的清潔工正在用掃把清理群眾留下的垃圾。

-我們有個與「道」相類似的概念,叫做「宇宙的變化率」。我繞了一大圈來到這裡,就是想找到可以與我們的智識對話的文明。


一隻不知是誰家養的寵物貓,大剌剌地走進洗衣店。頸子上繫鈴噹的皮帶有些過緊,當貓緩步行走,鈴鐺則發出悅耳的叮噹聲。貓兒來到店主人坐的藤椅下就決定不走了。或許那才是牠出發的地方、牠熟悉的老窩。

電視上的人真的是外星人嗎?還是騙子?

-被告表示為了尋找「宇宙的變化率」相類似的概念,來到本市。

-…但只是相近,無法等同。你們還有一門科學,利用連續的數線作成簡單的座標,求函數圖形上一點的變化率。

老天,它是在講...。我聽到自己的心臟正撲通撲通直跳。

-被告請表示懺悔。

還是這句老辭。我直覺這句話會不斷的出現,不管法庭上這個人說的是什麼。

-但這個技術只是基礎。「道」的企圖卻是求得一切變化中的變化率。

-被告請表示懺悔。

-一個是基礎,一個是終極目標。兩個從來沒有相遇過。這不是很奇怪嗎,卻發生在你們的文明,這讓我十分的不解。

天哪,這兩個我都聽說過、課堂上上過...!我怎麼從來沒想過兩者的關係。

他或她是要給法官上課嗎?還是針對的對象是一般人?我懷疑。

我可不是一般人。


-被告請表示懺悔。

-你們說宇宙起源於一次大爆炸,大爆炸的效應一直持續到此時此地。宇宙變化率所以存在,在於它是個連續統。你們在數學上求導數,知道一個函數在特定的一點上必須是連續的。但換到在政治上卻完全不顧。

-主席的思想以國家統一為目標,就是在求政治與社會制度的統一,這就是連續統。被告不要藐視本庭的文化水平。被告請表示懺悔。

-那麼你們應該知道,在函數圖形不連續的一點上是找不到變化率的。你們也一定知道臨界點。臨界點可能是局部極大值或最小值。臨界點上要嘛變化率是零,要嘛不存在。你們奉上憲法寶座的思想,為了求取局部的極大值,不惜製造政治社會制度函數上不連續的點。你們以為在這個不連續的點上,極大值可以輕易到手,卻不知道也可能是極小值、甚至什麼都不是。這就是愚昧,這就是你們的世界戰爭不斷的真正原因。

我居然全都聽懂了。而且我知道是在書上第幾頁,叫什麼定理。但這讓我更加懷疑坐在被告席上的並不是真的外星人!…難道,這整個直播就只針對的是我一個人、一個觀眾?這念頭讓我毛骨悚然。


遠處清晰可聞泵泵泵的爆炸聲,空氣中傳來一陣刺鼻的氣味。接著是鼎沸的群眾吶喊聲、吆喝聲。街上的車輛一輛輛像是脫逃一樣,加足馬力飛駛而過。一兩輛消防車、救護車、更多的警車,前一秒鐘還擁擠在路口、後一秒就迫不急待的呼嘯而去。洗衣店電視前面的人行道上,反而像是被世界遺忘的角落,乏人問津。但直播還在繼續。

-你們擁有像「道」這樣遠大的目標,卻未發展成像我們求「宇宙的變化率」的正式學術。你們的技術水平還十分基礎。剛擁有點創新的技術發明,又都被挪去做錯誤的政治演算。你們最了不起的思想,是顧前不顧後。你們的生物生命有限,制度武斷而幼稚,卻一味只知道消滅任何有關制度改革創新的思想、發明、經驗。你們明知道有比你們個人的生命更持久的事物,比如你們所說的學術發展,甚至是一首詩、一座城市,那是你們打破生物侷限性最有可能的機會。你們卻又一味迷信權力,好像權力可以延續個人的壽命與宇宙長存,如果那樣你們的領導就可以說出像真理一樣的思想。但我不會給予你麼那樣的技術。雖然我們早就克服了生物能的極限。這就是為何我們沒有個別的名字,因為我們不曾在宇宙的變化中斷裂、遺世降生、更沒有個別的生命,而是與天地萬物一切的變化合為一個整體。我們才有資格求取「宇宙的變化率」。而不是你們的主席。

-被告請表示懺悔。

很奇怪的,法官的聲音顯得有點意外的軟化。更可怪的是,畫面中的法官以及在場的法院職員,一個個表情平靜,而更可疑的事竟發生在接下來的短短數秒之間,我以為是我的眼花了,但幾次確認結果還是一樣。這是千真萬確的,至少電視螢幕上顯現的是如此。我發覺自己正在目睹一次集體變臉事件。因為就在我目不轉睛的當下,每個人的面孔竟然逐漸變化、趨於一致,最後終於變得與嫌犯像是一個模子壓出來的分身!


電視直播一完,店長突然從藤椅上驚醒。緊接著拉下鐵門,這時戴鈴鐺的貓趁個空檔從鐵門下竄了出去。

我回朋友的電話。無人接聽。我正感覺奇怪,接著網路斷訊、路燈乍滅,整座城市頓時陷入漆黑。而遠處泵泵泵的聲音越來越近,還有警車呼嘯而過的車聲。接著則是有人奔跑、議論的腳步聲和人聲。而紛亂發生的地點似乎與我住的地方不遠。

我沒等到鼎沸的人聲真正接近,便決定遠離這座城,而最安全的地方,應是暫離城區的郊區。

我好不容易爬上離這座城市不遠的地標,獅山。從那裏可以俯瞰全城的動靜。到處黑矇矇,頗不安穩,有種大事要發生的感覺。

回想昨日,好像是只有我一個人留下與「外星人」做接觸。或至少像是政府的電台遭到駭客入侵。

眼見未必為憑,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目擊了外星人的一場秀。也可能是自己人幹的也說不定。

我有種終於呼了一口氣的感覺。管它明天怎樣,我的思考又成了我目前唯一的依靠。不必顧慮其他人的想法,尤其是那些越來越多的管制、規定,簡直沒完沒了。

我就這樣任憑夜風吹著、吹著…。就在正要睡著失去知覺的前一秒鐘,我想到如果就這樣睡去,不知道明天能否醒來、醒來之後面對的又是怎樣的世界。一陣心痛襲來,同時伴隨著解脫一切的渴望。

我終於還是沉沉的睡著。在睡夢中,一陣陣細碎叮噹叮噹的鈴鐺聲音在附近響著、飄著,溫潤了我的眼眶…。


--外星人認罪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laywright&aid=131399655

 回應文章

蔡 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9 21:24
感謝鼓勵,十分感激

馮紀游(陸游:空與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2/28 19:45
好奇妙的一篇文章!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