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金馬影展 ]坎特米爾巴拉果夫 Kantemir BALAGOV【裂愛/Beanpole】(2019)
2019/11/20 10:21:37瀏覽1721|回應0|推薦22

少女巨大的身姿…是幅員廣大的俄羅斯國族母體的象徵

撰文/蔡瑋、圖/網路

仔細想想,本篇之所以下筆艱難,一個原因恐怕是受了恐同謠言的影響,一旦弄情楚也就沒什麼忌諱的。

曾有人說因女性主義的緣故對新自由主義批判的啟發獲得最多的靈感(規則的烏托邦:官僚制度的真相與權力誘惑The Utopia of Rules: On Technology Stupidity and Secret Joys of Bureaucracy(2015)/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本片的格局雖不在討論全球化,但部分女性主義的角度果真也帶出一定的詫異、驚奇。我一想到片中退伍女兵的遭遇就覺得心酸。又被她執意與女性友人同盟養育下一代的大膽計畫所感動。但你要是看看那男孩羸弱的外表-即使所有人都避而不提,同盟的女友人200公分以上的身高,恐怕也會勾起一絲異樣的靈感,比如:這是一個不尋常的故事嗎?又比如:這是戰後俄羅斯生育場的隱喻嗎?如果不是少女巨大的身姿,我恐怕還不會聯想到那是幅員廣大的俄羅斯國族母體的象徵。

說到這巨人一樣的少女,她的力氣也同樣了得,一下就能把猴急的約會對象弄得骨折,她的唯一一次約會也因此告終。她極端厭惡男人嗎?俄羅斯下一代的母親,為何會是這樣的古怪性情?

再說她的合夥人,約會的過程就比她順利許多。可是等到一對互訂終身的小情侶相約來見未來的婆婆,一進門就是舊俄羅斯貴族的家庭氣派,感覺又有點奇怪。這是隱喻10月革命之前的俄國嗎?一個是革命後歷盡滄桑的女人,一個是革命前講求門當戶對的婆婆,這跨時空的會面講了什麼?是說俄國還回得去,回不去嗎?

會面的結果我就不說白了,後來女戰士道出執意養育下一代的理由,幾乎讓我要飆出淚來:擁有生命,做它的主人。原來絕望的女人、一切都違逆她的女人,唯一的希望都寄託在上面。如果從可能性來評估,有人會說她瘋了。瘋了嗎?這可是俄羅斯的下一代啊。非這樣幹不可!

一個仇恨男人的女人,一個渴望擁有家庭與子女卻被剝奪做母親權力的女人,她們擁有的是共同的戰爭回憶。戰爭改變了一切,把女人的身體、尊嚴洗劫一空,到底是怎樣的遭遇造成的,或許更該質問戰爭的起源-莫非是父權體制造的孽?

到這時我更篤定這就是在藉由戰爭檢討父權體制。透過聖彼得堡攻防戰的慘勝,尤其是透過巨人少女罕見的腦中不定時停格的戰爭後遺症,我看到有人在目前威權體制的掌權人、動不動就拿民族保衛戰當政治提款機替自己濫權腐化獨裁找理由的厚臉皮上甩了幾個耳光。原來歷史註釋權被綁架、遭人壟斷,下場就像巨人少女一樣:緊要關頭隨時會出神停格、無法維護自己。這樣的病人怎能做人的母親?這樣的母親如何能孕育俄羅斯的下一代?但這樣的光景不是再眼熟不過了嗎?

我震動了。我震動又是因為這個比喻,何止是俄羅斯,還有他的那些親密同盟們。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威權體制。父權社會未必帶來威權,但威權體制百分百是絕對的父權體制。於是我又明白,這是藉戰爭後遺症聲討威權體制的罪行;而女性主義所針對批判的父權體制,做了威權體制的導入。以及,這兩個遭遇坎坷的女人的同盟,就是蕾絲邊與直女的結盟。為何必須如此?一同對抗威權體制的沙文主義啊!唯有如此,唯有結盟,才能創造出嶄新的、不受威權體制腐化的新人類!

這讓我又聯想到:同志是威權體制的天然敵人,同性戀也是異性戀抵抗威權體制的自然同盟。而挺婚姻平權,就是團結力量一同抵抗威權主義的併吞。從這個角度,極權國家與他的代理人散播假信息、詆毀性平教育,讓普通人歧視、恐懼同志的居心,不就再明顯不過了嗎?(20191120裂愛)

Beanpole

Beanpole (film).jpg

Directed by Kantemir Balagov

Written by Kantemir Balagov

Aleksandr Terekhov

Starring Viktoria Miroshnichenko

Vasilisa Perelygina

Konstantin Balakirev

Andrey Bykov

Music by Evgueni Galperine

Cinematography Kseniya Sereda

Production company

Non-Stop Production

Release date

16 May 2019 (Cannes)

Running time

130 minutes

Country Russia

Language Russian

(wikipedia)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laywright&aid=130966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