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現身
2018/09/21 09:38:13瀏覽978|回應0|推薦12


十二生肖其中的一種嗎?裡面甚至沒有「人」。

圖、文/蔡瑋
心裡好像有什麼重物一直壓著。嘗試到窗口望望。一樣的停擺中的機場充塞在記憶的每一的角落。越望越讓人心煩。但顯然不是因為這場天災所引起。
午後聽守門人說有位陌生的先生來訪。於是強打起精神接待來人。
—這位先生堅持一定要見您一面。
因為這場災難,平日繁忙的業務一下子變得無事可做,也就抱著藉此會面打發鬱悶的心情。
—先生,見到您的面,讓我寬心不少。雖然已經於事無補。但總是惦記著要見您一面。
就在來者主動說了一些語意曖昧的話語,突然腦中閃現一些破碎的記憶。
—我知道您一定會問我與您發生的事有何關聯。
(我到底出了什麼事…)
—…所以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您的受罪是我一個人造成的。我其實並不知道您會如此自責。您知道的,我們那裡的人從來沒有人會因為自責…,從來沒有。我還因為您,因為您後來…,受到長官的嘉獎。當我拿到組織的獎勵金,我第一個想到的是您。而我是多麼的可恥啊。我有什麼值得獎勵的呢?
(我後來怎麼了?我不是一直困在這場暴風雨裡嗎?…)
—我安慰自己—如果我還剩下什麼值得安慰的話—不過是跑個過場。我不過是個跑龍套的。我的上面還有人作主呢。良心對我只是一種奢侈品—我配嗎?我知道您不必聽我這罪人的瑣碎,可是有一件事您可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麼?
—我的長官後來也步上您的後塵。我這樣說可能有點抬舉他。他走之前向我抱怨說都是因為我做得績效太好,讓上面的人對他越來越苛求。說什麼他寧願當初不要起這個頭。他說他不過是演戲,不知道竟然會讓您…。他後來就這樣走了。上面的不相信他已經盡力—明明之前的績效如此突出。我認為他是死有餘辜。我自己也是。而我還差一點就能與您相比。他是因為沒能再多陷害幾個像您這樣有良心的人才受到組織的刁難、懷疑。他原本只想演一齣丑劇哄一哄上面的人就算了。沒想到卻變成一齣悲劇。
—悲劇?(他到底想說什麼…)
—我可是學戲劇的。你可以從我編造的內容看出。我可也是專業人士。有時候我恨自己為什麼不是詐騙集團的同夥。這不是因為收入的關係。我是想到至少錢財是身外之物。但良心呢?我騙了一個好人。我讓一個老實人的良心負擔過重。你看這就是我的下場。我來向您贖罪了。看您好像記不起曾經發生過的事,讓我特別的不忍。你們那邊的人都太善良了。世界上有您們這些人,真好。
來人在我的堅持下,終於告訴我最近發生的一切,尤其是關於我的選擇,還有他的上司,以及他本人接著我之後也「離開」的事。這也正好替我解答了為何我一直滯留在這間機場,哪裡都不能去,而我的身份又不是一般旅客的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在那一刻我回憶起妻子與女兒來機場接我的光景。那時候的她們其實已經看不見我了。我只是無法活著再安慰她們母女。其他也沒什麼遺憾了。我是如此平靜。平靜的讓我自己都有點驚訝。
—我沒想到您的反應是如此平靜。如果您要追究也是可以追究的。只是我已經不能再為這件事付出代價了。我沒您那樣的度量。我選擇「離開」只有因為內心的一種感覺。
—什麼感覺?
—我是不配您這樣問的。我是因為我組織的頭兒選擇走那樣的路。那讓我感覺一切都枉費。枉費我昧著良心做了一件傷天害理的壞透的事。您為何不責罵我呢?我們的目的、組織的目的,一直都是在算計、傷害像您這樣的好人啊。
—你們成功了。雖然我已經不再怨恨。
—我們成功了什麼啊?!我的天啊。這人為何這樣的善良啊?!這可是一場良心的戰爭啊!先生。我從前不知道,後來我想通了。我們成功了嗎?對,表面上好像是這樣。但我們傷害了好人,到頭來真真實實的證明了我們才是真正的壞人。人能承受這樣的重擔嗎?良心的撻伐?我連您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比不上啊。
—這都沒關係。都到這裡了。
—您還安慰我呢?!我哪裡配啊。
來人說著說著情緒越來越激動。由於我無法讓他平靜下來,靈機一動我讓他望向我們曾經生存過的星球。果然這招有效。
—那裡就是我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中間只隔著一個海峽。
—你們看起來輪廓是多麼完整啊。比較之下我們的就模糊曖昧多了。
—從上面往下看,你有沒有發覺人在自己的屋子周圍蓋起圍牆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啊。
—愚蠢?會嗎?為了安全,不算過份。
—可是如果人不是在地上生活呢,比如人是像鳥這樣的動物,那樣的圍牆不是一點意義都沒有嗎?
—是鳥的話,圍牆就擋不住。我懂您話的意思,人相爭或以為別人要來與我爭鬥,而選擇時時準備著、防範著,哪怕是用掉一生大部分的時間,也在所不惜,這件事其實是多麼的浪費、無意義啊。就像我還有我的頭兒,就是這樣被白白的犧牲掉了。如果我們曾經站在高處看看,或許還能享受到一分鐘的自由,那怕只是產生一個念頭的時間。重點是那必須是我們自己的念頭,不是別人強加給我們的念頭。
我不想來人過於悲感。畢竟那是過去很久的事了。
—你遇見過有人向你說教,或是向其他人說教的人嗎?有嗎?
—我不懂。其實我沒太注意。我一心只想著與您做比較,然後我發現我真的就找到您了。
—其實這不是偶然的。
—是嗎?是我的意念嗎?我的意念真有這麼大的作用嗎?
—是。這就是我們困在這裡的原因。當我們放下心中的執念…
—…我們才能離開。
—是。
—這我聽人說過,的確是有這種說法。可是當我不再想我所想的,我還是我嗎?還有即使我真的不再那樣想,我又能上哪裡去呢?
—這是為何我問你有沒有人向你說教。
—那我真要開始注意了。可是如果真讓我遇上了呢?我該怎麼辦?
—沒關係的。
—沒關係的。你不是問我…,為什麼會沒關係呢?
—那人會告訴你將要去哪裡。
—那我真得好好巴結一下對方。原來他有這麼大的本事。說實在我並不相信這些。
—你不需要那樣。那是已經決定的了。而且不是那人所能決定的。
—那是誰決定的?我有些糊塗了。
—是你決定的。你活著的時候決定的。
—我嗎?
—是。因為你的所做所為決定的。
—我好想哭。

—我很好奇對方會怎樣對我說。我是說這宇宙這麼大,他如果說一個地方我未必就知道那是哪啊。如果是我知道的,我卻一點都不想回去那裡。
—不是的。他會用自己的形象讓你知道你將會是什麼,又會活在什麼樣的地方。
就在「我」感覺困惑不解時,菩薩現身在我拜訪的人的面前。他一瞬間也變成了菩薩的模樣,然後一起消失無蹤。
現在的我已經開始擔心,「什麼」會現身在我的面前。那可是關係到我即將走進的世界啊。
(十二生肖其中的一種嗎?裡面甚至沒有「人」。而且是我們那邊的人一出生就決定好的。那不是犯傻嗎?難怪我們無論怎樣做,都不能活在像人的世界,而且是從我們祖先就已經是這樣。)
—我最好不要這樣想,或者是想任何東西。否則我哪裡都去不成。但這又實實在在讓人掛心啊…。(20180920小說現身)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laywright&aid=116350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