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周子陽【老獸/Old Beast】(2017)
2018/01/05 17:09:33瀏覽397|回應0|推薦15
周子陽【老獸/Old Beast】(2017)

「利益是社會的一部分,但是社會秩序卻不能直接建立於其上」


撰文/蔡瑋

我的解讀是從主人翁的道德覺醒開始的。我是想到樹林中的白靈的象徵、隱喻作用。雖然是單人穿著無臉孔、無明顯的分化肢體的布膜,而且出現時間甚短,這讓我聯想到胚胎狀態的赤子,又讓我想到希臘悲劇的歌隊存在的必要性、同對人物及其心境的強調、烘托。連遲著眼點的手法,也與希臘悲劇相似,結局的慘烈也是類似的模式。
主人翁的作惡—讓人聯想起莎翁幾齣以惡人為主人翁的經典。分析主人翁為惡的原因,不因性格、非關命運—即使外在世界的形塑力量如同命運不可抗拒。我是想到主人翁的惡行中,其實偶而也帶著良善的動機—如買牛事件造成軒然大波的背後原因。但,後來的報復,因報復造成的失序,及主人翁祭出的補救、同所承擔的最終不堪後果,則更像是被命運捉弄的希臘悲劇的中心人物。
就像獲知無意間犯下弒父娶母人倫重罪、自刺雙目自我放逐的遜王。主人翁最終的選擇,隱含對外在世界勢力擺佈,清醒得不夠深刻、抗拒得太過任性的譴責。人,譴責自身見識的淺薄,讓悲劇遺留教訓於人間,正是悲劇故事使人物高大的原因。因為他始終選擇不抱怨命運,而選擇提昇自我、昇華人性的潛能的希望。
「利益是社會的一部分,但是社會秩序卻不能直接建立於其上」(帕深思,社會行動的結構)。以社會換喻家庭結論也會一樣,因為家庭也是微型的小社會。婚姻的沈重在於違反誠信的極度嚴厲的懲罰,這使得婚姻就像條件嚴苛的合夥契約(理查波斯納Richard A. Posner,法律經濟學)。家人、尤其親子的關係,若是考慮到一方違反誠信可能導致的災難,恐怕所有人都會選擇卻步—因除了婚姻之外親屬關係很少能夠解除。這是家庭設計使所有人共濟共榮的嚴苛條件。像主人翁以利益計較家人間的付出—尤其逃避,他的下場正如同給所有當局者的一面明鏡。
因為編導周子陽、尤其涂們對主人翁的精湛註釋,讓我有緣見識到一齣發生在當代的「希臘悲劇」的完整呈現。(蔡瑋,20180105老獸)
導演 周子陽
監製 王小帥
製片 劉璇
編劇 周子陽
主演
涂們
王超北
阿拉騰烏拉
製片商
北京冬春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北京大橋唐人影視傳媒有限公司
方金影視文化傳播(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有我(北京)影視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北京惠人新峰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片長 108分鐘
產地 中國
語言 普通話
上映日期
2017年7月24日(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
(維基百科)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laywright&aid=109883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