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為人知的傑作
2017/06/12 06:09:48瀏覽752|回應0|推薦22

巴爾札克〈不為人知的傑作〉(1832)
撰文/蔡瑋

心幾乎給掏空了。可能是藝術創作有關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若說是攻擊人像繪畫這種藝術工作者,似乎就誤讀了。富有的大師傳人弗朗霍費,曾師事瑪布茲,與貧窮的菜鳥畫家尼古拉˙蒲散正好是個對比。前者沉溺在賦予畫中人物生命的思維以致瘋狂,後者竟為了一睹傳人最後的傑作《美麗的諾瓦塞女人》-畫中人物名卡特琳娜˙萊斯科-而出賣愛情。夾在中間的中生代偶像畫家弗朗索瓦˙波布斯則較年輕人更具同情心與人性。三人成了一個繪畫世代的系譜,各自的觀點又構成彼此批判的架構。有聽說畫家因愛自己的創作難以割捨的,也有聽說畫家與人體模特兒之間的微妙情愫,到底創作者應該如何看待創作的本身,對於那些為創作提供原型的人們,作者又應該抱持怎樣的態度,藝術的創作的永恆性是否能與真實的生命相比較,又或者永恆的存在是否可作為褻瀆愛情/羞辱生命的理由,如同年輕畫家在故事裡所犯下的過錯。此外,人體模特兒的心境,在這裡有具體的描繪,雖不是最主要之點。少女因為愛情自願裸身提供年輕畫家作繪畫的素材,年輕畫家勢必將畫作公開展示,倘若少女與畫中的主題人物沒有區隔,少女所受的傷害可想而知,而青年的工作不過是皮條客的性質,可以這樣看待藝術的創作乎,一深思之竟至憟慄不止。
文章顯示作者對繪畫的實際與理論有很深的體會與涉獵。頭一景由登門求教的青年的眼光,目睹大師的傳人批判心儀的偶像畫家的成名畫作,終至動筆修改潤飾,娓娓涓涓不絕如縷,又不失情境的效真,免於淪為炫學的獨白。繼而與偶像同赴傳人的豪華居室與畫室,傳人已是遲暮的老人,以未能盡現絕技於一作,遺憾之情溢於言表。次一場年輕畫家以自我犧牲繪畫生涯的佯誓,騙取女友吉萊特的同情與相對的犧牲,可謂卑劣至極。女友終於出現在傳人的畫室,滿懷悲壯的情緒自願為傳人做人體模特兒以成就年輕人未來的名譽-這還須等到他換得親睹傳人的最後傑作深得畫中精髓而後揚名立萬。此時一對戀人的約束:一旦女方呼救,男友立刻衝入刺殺造次者,看起來既自欺又可憐。畫室中,傳人直呼少女的美猶如妓女,不如他畫中人物的聖潔完美,但弔詭的是,一經偶像畫家與年輕人的鑑定,竟然只是粗暴瘋狂的線條與色塊、永遠深埋了一幅未能面市的女性典型。於是年輕人戳破老人瘋狂的幻覺,而這期間少女所受的羞辱已無可挽回。末尾偶像畫家再度造訪老人,所得到的訊息則是老人業已自我了斷多時。
改編成戲劇可與葉石濤的《黃水仙花》(友人之妻甘嫂原性情像觀世音菩薩慈悲無爭,後突發憤繪畫而至瘋狂)相互映證發明,是一探藝術創作者內心世界的難得演劇題材。(20130304巴爾札克不為人知的傑作)

*巴爾札克短篇小說選,鄭克魯譯,台北市,故鄉,1995年
( 創作文學賞析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laywright&aid=104355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