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轉載 康芸薇 憶舊 學運 (2014 白先勇新書發表會)
2015/07/21 12:10:23瀏覽1241|回應17|推薦93

說起戰爭的殘酷, 較我年長十多歲的康芸薇, 經過抗戰 與國共內戰 。雖定居台灣66載, 憶起舊情 娓娓道來, 仍讓人心神俱震 。

憶舊  學運                                  康芸薇 

(  2014白先勇新書止痛療傷發表會 )             

330下午白先勇在國家圖書館,講他的新書止痛療傷,副題是「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事變」。我和陳祖彥一起去聽,沒想到占領立法院反服貿的學生也在那天下午遊行,怕交通管制,我們提前出發。

一點不到愛國東路和中山南路口已站了一些警察,中正紀念堂前停了許多南部來的遊覽車,學生們站在路上聊天,一些年輕女孩穿著花短褲,露著美麗的雙腿。

我和祖彥第一個到國家圖書館,工作人員看我年紀大,叫我們先去演講廳休息。椅子是大紅絨布做的,整個演講廳只坐了我和祖彥兩個人,我心中有點迷茫的感覺。一陣陣喊口號、吹喇叭的聲音傳了進來,使我想起我第一次在南京看到的學運。我對祖彥說:

民國37年我十二歲,我父親在南京中央銀行工作,我們家就住在中央銀行樓上,我和弟弟在江寧師範附小讀書;日子過的好好的,有天父親回家神情凝重的:『最近金元券一直在貶值。』」

母親不安的問:「又要打仗逃難了嗎?」

沒多久,我每天上學看到中央銀行門口排著長龍陣,父親說他們要把手裡的金元券換成美金、黃金和袁大頭。

接著街上出現很多難民、伸手向人要錢買食物充飢,那些難民不止是白天街頭在徘徊,晚上也不離開,而且越來越多。有的依牆而坐,有的躺在地上,有時他們會唱流浪者之歌。

流浪的人歸來,
爸媽都已死去,
身上穿的行時衣,
常留父母意

今日回來沒人理,
我的爸爸呢?
我的媽媽呢?

調子淒涼我聽了會流下眼淚。母親關上窗子對父親說:「你們行裡的警衛怎麼也管一管。」

父親說:「行裡只有幾個警衛那麼多人怎麼管!」

這樣的日子沒有過多久,大學生開始罷課,上街頭遊行,高聲喊著:

「反飢餓!反內戰。」

父親工作的中央銀行在薩家灣,離下關很近,又過了一些日子隔著黃浦江我們可以聽到徐蚌會戰的砲聲

姑父濟南四十四兵工廠做工務處長,四十四兵工廠是全國最大兵工廠,奉命撤退到台灣,大姑在上海等船打電報要父親速去上海和她會面。

大姑和我父親同父異母小奶奶三歲,是康家最聰明能幹的人。爺爺早逝,臨終前叮嚀大姑照顧弟弟,姊弟二人感情很好,照顧弟弟大姑視為一種責任。

父親接到大姑電報去上海,大姑告訴他兵工廠已撤退台灣,南京可能不保,問父親有何打算?父親說中央銀行跟政府行動,他們還沒有聽到任何消息。大姑當機立斷說我從小跟奶奶長大,她先帶我和奶奶去台灣,少了一老一小,將來我父母的行動也方便些。奶奶聽到又要逃難,一句話也沒說,我只要和奶奶在一起去哪裡都好。

我和奶奶38年來台灣,住在大姑家,父親他們隨中央銀行遷去成都,大陸很快易手,他們就一直留在那裡,沒有到台灣來。

一開始奶奶常常流淚說,這一步走到天邊了沒有回頭之路。等奶奶不再流淚,不再哭泣,她也不再提我父親,彷彿這個兒子從她記憶中消失了。她把愛全都放在我身上,強打精神過日子給我作榜樣。

我漸漸長大,感覺出奶奶和大姑之間關係微妙!兩個年紀差不多大,有空常在一起談往事,有時也一起打小牌,頗有大家風範,讓人看不出她們之間曾有過節

我工作之後凌波主演的黃梅調電影正在流行,我喜歡帶奶奶和大姑去西門町看電影,然後再請她們吃北方小館。兩個人都是小腳老太太,走路慢,笑瞇瞇的。許多北方老鄉聽她們講北方話,常會問她們是哪裡人?想不想家?

我三十五歲奶奶去世,小奶奶三歲的大姑有點糊塗了,表哥、表姊都久居美國,雖然台灣和美國有邦交,他們去了就沒有回來過。大姑好像和奶奶一樣把表哥、表姊都忘記了,她也從來不提他們,反而常對我說:

「給你爸爸寫信,說他姊想他,叫他趕快到台灣來見面。」

我聽了很難過,奶奶來台灣不再哭泣,之後絕口不再提我父親,大姑從未哭泣,也一字不提定居美國的表姊、表哥。這兩位極為堅強的中原女子以為她們被兒女拋棄了!

我長得像父親,大姑年紀越大把她對父親的愛都轉移到我身上,把好吃的東西留給我吃,要我坐在她旁邊聽她講話。對我說以前奶奶不喜歡她回娘家,因為爺爺去世早,父親年紀小,康家有許多產業交由奶奶一人管理。大姑能幹,爺爺臨終時又叮嚀她照顧父親,所以她一回娘家就要問問奶奶處理了一些什麼事情。

「你奶奶不喜歡我回娘家,我一問她做了些什麼事,她就擺臉色給我看。我久不回娘家你爸爸就來接我,我要不肯回去他就抱著我膝蓋哭,直到我也哭了,答應跟他回去為止。」最後大姑叮嚀我:「給你爸爸寫信,不談政治,叫他趕快來,再不來就見不到他姊姊了!」

那時海峽兩岸不能通信,我無法把大姑的話告訴父親。奶奶過世的事也不敢告訴她,怕她知道了受刺激,好幾次大姑對我說:

「都來看我了,就是你奶奶沒有來,老東西還在生我們年輕時候的氣。」

我忍著眼淚柔聲的說:「大姑,你老了!我奶奶也老了!她病了不能來看你。」

大姑兩眼空茫的望著窗外我想戰爭的殘酷不止是兩代人無辜受害,對我們康家則是三代。

民國78政府頒布命令在台的大陸人可以返鄉探親,我和父親聯繫知道他一直住在成都,母親在文革時去世後,他與做小學教員的繼母再婚。

我在78415,去成都探望分別三十多年的父親,剛好遇上胡耀邦過世。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不知道他是什麼人,父親問我想去哪裡看看,我說河南老家南京,還有我和奶奶去台灣等船時的上海父親年輕時在北京讀書,現在北京是首都,他也想同我一起去看看。

我們先坐火車到北京,父親請一位朋友陪我們上了長城,去了故宮,到人民廣場時看見地上有許多打碎的玻璃瓶。我說:

「怎麼在一個觀光景點有這麼多破玻璃瓶?」

「是學生丟的,」父親的朋友說:「叫打小平,他們準備發動遊行給胡耀邦反平。」

我沒聽懂他的話,父親聽了緊張起來,請朋友馬上給我們買去河南的火車票,我們要回老家河南博愛縣

我一聽要回老家博愛百感交集,眼淚奪眶而出,父親叫我:「不要哭!不要哭!」他也頻頻擦淚。

我於民國2511月在南京古樓醫院出生,那是一個外國人開辦的醫院,我生下來右耳後有個像梅花般的朱砂痣,外國醫生說一個出生有紅痣的嬰孩是上帝給的特別祝福。

我上面已經有一個姊姊,全家人都期盼我是個男孩,我是個女孩全家人都沒有失望,因為我們河南人也相信生有紅痣的小孩有福。

父母親把我從南京帶回老家拜見奶奶,大家看到我右耳後面有個像梅花一般朱砂痣都說稀奇!我們家鄉說痣是記,當下為我取了一個乳名叫福記。我父母親要回南京的時候,奶奶要他們把我留下來和她作伴。

誰也沒有想到第二年發生了七七事變,我父母隨政府去了重慶,我們家鄉被日本軍占領,我和父母一別八年。

我家在博愛縣城裡的房子很大,有三進院,日本軍一來就看中了我們家,叫翻譯告訴奶奶:他們要在我們家做日本皇軍新民會。奶奶對翻譯說:

「請給我們兩三天時間搬家。」

除了我乳母所有幫我們工作的人都回自己家去了,我和奶奶不再姓康跟著我乳母姓劉,住在我乳母替我們租來的我什麼人也不認識,小小的房子中。

奶奶那時的身體很壞,成天躺在床上不出門,我已經會走會跑了也不讓我出去。在八年抗戰中我沒有上學,也沒有看過玩具故事書,除了做菜的冰糖,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樣式專為小孩做的糖果。

我乳母很愛我,我用我們家鄉話喊她:「。」就是媽媽的意思。她的聲音很好聽,我開始有記憶就常聽她對我唱:

我家有個胖娃娃,
正在兩三歲,
伶俐會說話,
不吃飯不喝茶成天喊媽媽,
頭戴小洋帽,
身穿粉紅紗
爸爸媽媽爺爺奶奶
都很喜歡他。

聽久了我也會唱,只在心裡唱沒有唱出口來;這首歌彷彿一本圖畫本,啟蒙了我童年最初的想像力

圖/龔萬輝 /

2014/07/10 聯合報】週四

我們在博愛縣老家城裡鄉下都有房子,我和父親先回城裡的家,三進院中住了許多我們不認識的人。他們知道我們是屋主,我又是從台灣回來的,立刻引起一陣騷動,寸步不離的跟在我們後面。一個青年見我滿臉淚水對另一個青年說:

「這位大娘很有感情!」

我很想告訴他們,抗戰勝利父親接我和奶奶離開老家,我只有八歲!如今回來年過半百,老家雖在物是人非,我能不流淚嗎?經過我以前住的房子,我問那兩個青年:

「這是我小時候住的房子,我可以進去看看嗎?」

兩個青年打開門我和父親進去,父親說這間房子向陽光很好,他小時候也住過,嗚嗚的哭了起來。

我們鄉下的房子在猴山村,有水榭涼亭假山看園樓。還有許多田地和竹園,村裡的人都是我家佃戶,他們做了一首打油詩:

猴山村人厲害,
迎接舉功有康宅,
康宅一上轎,
嚇你們一大跳!

我覺得有趣,問奶奶什麼意思!奶奶說曾祖父以前做官,過年時縣太爺會來給他拜年,村裡的人發生解決不了的事,就會來我家請曾祖父幫忙解決。

鄉下的房子久無人住已破舊不堪竹園裡的竹子依舊昂然青綠,以前常聽奶奶說:

「竹子長到碗口粗的時候就可以砍下來賣錢了。」

我家竹園前有個新蓋的竹屋,掛了一個猴山村竹器研究所的牌子,有些年輕女孩在裡面編竹器,還有許多成品出售。女孩子們樸實安靜,我對她們笑笑,她們也對我笑笑,我買了一些竹筷回台灣送朋友,並且告訴她們:

「這是我家竹園裡的竹子做的。」

一個女孩見我買了許多竹筷子對我說:「我們猴山村的竹子特別好,用多久都不會發霉。」

另一個也說:「北京動物園的熊貓就是吃我們猴山村的竹子,賣票口掛了一個牌子,博愛縣人去給他們看看身分證不用買票。」

離開竹屋我對父親說:「因為戰爭曾祖父留下那麼多產業我一點也沒有享受到,連上學讀書也耽誤了;剛才聽了那兩個女孩的話,知道曾祖父留下的產業不僅照顧鄉里,連國寶熊貓也照顧了!」

父親嘉許的說:「你能這樣想太好了!」

我父親到了南京才知道學運已在各地展開,上海與北京更是如火如荼,我們原打算去中山陵、玄武湖也不去了,直奔上海父親希望我能早點回台灣。

我們在旅館等飛機哪裡也不敢去,在電視中看到不僅是學生遊行,工人們拿著白布條,上面寫著:「同學們!我們也來了。」還有許多女孩抱著一個紙箱,上面寫北上募款字樣要人捐錢。我也在電視裡看到年輕時的吾爾開希王丹柴玲,心中說不出感傷地想

「民國38年我在南京看到的景象,怎麼又在民國78年我回來時發生呢?!」

快兩點的時候聽演講的人陸續來了,接著白先勇同幾個作家也到了會場,演講會準時開始。

白先勇先講他父親與民國、中日抗戰,國共之事,最後才是白崇禧將軍和二二八事件──止痛療傷。

那天白先勇重感冒,講話的聲音有些感傷,他微笑、沉思,在講台上走來走去。他用史學家、作家和兒子的觀點訴說蔣公同他父親之間的種種非常動人;尤其他稱蔣公為蔣,讓人感覺有趣和親切。

「父親有小諸葛之稱,」白先勇說:「懂得用兵打仗,在建立民國,中日戰爭有過幾次大捷;功高震主,蔣要用父親,又不放心父親,兩個人共事前後四十年,分分合合,說不完的恩怨情仇!」

二二八發生時白將軍任國防部長,蔣公派他來台視察處理,將軍一到台灣立即下令罪輕者釋放,不可隨意亂捕濫殺。在台十六天跑遍全省各地,拜訪士紳名流了解實情,與人民打成一片沒有絲毫官僚之氣。

有幾件事讓我頗為感動,瑞芳煤礦李家兒子因二二八事件入獄,年近九十高齡的李老太太來求見將軍,說她娘家姓白與將軍同宗。白家能出一位掌管陸海空三軍國防部長,讓她感覺光榮,她為兒子和所有涉及二二八事件的台灣同胞請求將軍重新調查,從輕發落。

老太太年紀與將軍母親差不多,意見與將軍相同,二人頗為投緣變成朋友。後來老太太生病將軍前去探望,還同老太太兒孫圍在病床前合拍了一張相片。老太太叮嚀兒孫希望白李兩家要永遠保持來往。

有張將軍和少年林海峯的合照也令人感動,白先勇說:「政府撤退台灣,父親不再打仗,喜歡下圍棋。幾次與少年林海峯交手,發現此子棋力驚人應該栽培,就找人募款,送林海峯去日學圍棋,林海峯果然不負所望,長大後在日本拿到本因坊。」

最後白先勇要人播放了一段錄影,白將軍過世後蔣公去靈堂悼祭,這是一個令人震撼的歷史鏡頭,蔣公清瘦,神情凝重,一個人筆直的站在那裡望著將軍的遺像久久不去。白先勇叫人將這段錄影片連著播放了三次,無奈的笑著喃喃的說:

「蔣此刻的心中一定百感交集,他和父親四十年的恩恩怨怨結束了。」

演講完畢遊行尚未結束,交通仍在管制,我們必須走一段路才能搭車回家。因為疲倦我一回家就打開收音機躺在床上休息,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醒來也不知是什麼時候,聽到收音機中播音在念一個父親寫給他參加遊行兒子的信,信已經念到最後一段。那個父親說:

「孩子,你們在立法院已經靜坐很多天了,遊行完了回家吧!此刻爸爸想同你一起唱國歌。」

在睡意朦朧中,我感到看見幼年的自己在戰亂裡與家人走散了,忽然看見一個認識的人,嗚嗚的哭了起來。

圖/龔萬輝 /  

2014/07/11 聯合報】週五

康芸薇     
19381112 台灣 
康芸薇,河南博愛人,一九三八年生,一九四九年來台。曾獲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幼獅文藝小說獎第二名、九歌九十一年度散文獎等。著有《良夜星光》、《兩記耳光》、《這樣好的星期天》、《十二金釵》、《覓知音》等書

 

另一篇 , 康芸薇寫 爸爸 , 善良敦厚的她 寫起父親 真是脈脈深情 。貼上作為 即將到來的 父親節的 祝賀文 。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hsalice&aid=25718380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安安小秋~將心比心 姑嫂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05 23:07

啊! 四十四兵工廠,好熟...

今天  看了一些社論  心裡深深期望: 老天保佑台灣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9-06 20:28 回覆:

好巧, 小秋是知道四四兵工廠 住過吳興街的 。  我又後知後覺, 才知道四四南村, 指眷村位於四四兵工廠的南向 。

國家認同出了問題, 真是糟糕, 言論錯亂得很, 將歷史鞭屍已是常態 。原本是要改善民生民權的政治 , 竟攪和著我們小民的生活 搞得心神不寧 。

好久沒看到小秋了 。我總暗暗祈禱著 , 瘋言瘋語的脫勾 是譁眾取寵 , 私底下沒有那麼糟 。 不知道老天可會應許我 。


blue phoenixe你的家在哪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8/27 08:57

好感動啊

真是好文


blue phoenix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8-27 15:58 回覆:

對啊 , 也像藍妹妹一樣 , 天生吃這行飯的, 同樣的材料 寫出的文章, 就是和別人不一樣, 能感動人 。

我順著風尾巴,  也 繳卷了呦。


天涯孤鴻 ·· 暴風雪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5/08/13 21:43

流離顛沛來到台灣的人,家家戶戶都有和家人生離死別的故事

記得小時候母親說:你們有外公外婆· · · 茫然的眼神,讓我感覺不到真實

歷史的悲哀,上一代人的命運,真是浩劫和噩夢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8-15 12:31 回覆:

我們的上一代是最能吃苦忍傷的 , 可這心上的傷口 震盪著五六十年也不止 。 戰爭症候群的創傷 比韓戰 越戰軍人還要深 。 顛沛流離到台灣 繼續埋頭貢獻, 國家經濟起飛 享受到富國的滋味後, 無名貢獻者轉眼被煽動的族群撕裂 , 流離人被認為是沒有價值的 。 這見外的心 讓人心傷啊 。

孤鴻說得好 上一代的歷史命運 有身不由主的悲哀, 是一場浩劫和噩夢 。 如今我們的下一代遇上經濟困境 , 這其實是舉世皆然。 只要像小草耐心低頭熬過 還是有可為的 。若僅專心於政治的鬥爭 怨天尤人, 並不致力於加強自己的競爭力, 又不愛護尊重 保家衛國的軍警, 防衛國家的圍籬一旦倒下崩潰 , 覆巢之下  大家都無完卵啊 。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8/11 21:49
戰亂讓親人離散
變動讓世局動盪
一晃眼
好多感覺都回不去了
唉~怎能不珍惜眼前所擁有的幸福呢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8-12 21:35 回覆:

動盪的時代 ,抗日戰中 人民死傷千萬 國軍傷亡三百萬; 分歧的主張所衍生的國共內戰 死傷近千萬, 經過五十年的分隔 , 傷了多少人的家庭和 心 。 好不容易有五六十年的喘息平靜將養出不愁吃穿的民生 , 真的不希望 眼前的幸福被毀壞了 。

大概是我年紀大了 , 特別懷念著舊時光的平和甜美 。 那時候大家的日子 都過得捉襟見肘 , 可火氣沒有這麼大 。 那時候 人與人之間的禮貌與矜持 是很普遍的事情, 不會因為心急于等待 而開拳毆打工作中的人員 。

多項的資訊 腐敗了單純的心腦, 不可思議的所謂思想開放,竟讓人欲橫流, 讓我們成了行為上的怪獸 。 真希望能重回 單純簡樸 , 不需要名牌妝點, 重視品德與心靈的古時候 。回不去了嗎 ?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8/06 14:47

抱歉,您這篇文PO出來十幾天了,竟不知曉,我有“訂閱關注”的呀,怎會沒顯現?

感謝您介紹康芸薇的這兩篇文章!她娓娓道來,不管是憶舊,還是談父親,樸實的文筆中,蘊含著豐沛的情感,那情感不是驚天動地如山洪暴發似的,而是溫婉如涓涓水滴,細水慢流,卻漫過我心田,讓我的眼淚不停地流。想起我母親也曾對我說過同樣的話~「盼星星、盼月亮、盼著妳回來。」心不由得一陣痛。

大時代的悲劇,造成康家三代人的骨肉離散,不見他們父女俩怨天尤人,看她說:「曾祖父留下的產業不僅照顧了鄉里,連熊貓都照顧上了。」父親說:「為了國家富強,一兩代人犧牲也是值得的。」寬厚善良的心讓人動容。

「父女打漁在河下,家貧哪怕人笑咱......」不止是在他女兒心中想起,也一直在我腦海中迴盪......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8-06 18:35 回覆:

不打緊的 , 雲霞 。 你這篇錦上添花的回應也讓我 濕了眼眶 。她家這 "中原人士" 的寬厚大氣 , 讓我見識了。

"盼星星 盼越亮 盼著你回來" 多麼深情的思念, 雲霞家媽媽對你的愛 更加揉出心中的酸楚 。傳統的老話 真是感動人。


安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30 10:27
動亂的年代,親人生離死別,真的造就很多悲劇。每次看到那些故事,就感到十分唏噓!
安然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7-31 23:21 回覆:

是哪 , 動亂時代的故事 讓人唏噓 。那時代的人 ,如底下 6F Siena 所說, "愁深似海 萬般卻皆是命" , 實在很欽佩 那一代人 吞忍認命不抱怨  處處顧念大局的好德性 。

物質豐富的現代 讓我們耽溺於更多的感官享受, 心思複雜, 關心自己 比較侷限在小我; 物質匱乏的地區 (我看過梁丹丰自助旅行 西藏印度 ),心思單純,反而看重人, 願意忍飢 慷慨的與人分享她們有限的物質, 歡喜別人的感謝。

動亂的時代 , 不平凡的靈魂 。 謝謝 安然來訪 。


connie F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7 22:14
這樣的好文章 愈來愈少了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7-27 23:38 回覆:

真開心, 我們喜歡的文章一樣哪 。謝謝康妮來看我 。

我也訝異自己 竟然把康芸薇忘記得乾乾淨淨 。再看到她 細心耐心的捕捉 , 很高興又追回不少回憶 。現在的孩子喜歡快速進行的漫畫, 他們肯定沒法進入這漫悠悠的憶舊裡 。

但是 快速獲得是正確的萬靈丹嗎 ? 看看如今瘋狂的惡魔式殺人事件 ,  這些兇狠的孩子 心裡空虛的慌 。他們的心靈空白貧瘠 , 挫折忍受度 低到讓人不相信 。若是能夠經由閱讀  知道上一代 和更上一代的許多人是這麼默默忍耐的 , 對於苦頭的磨練 應該容易接受些 。


愛唱 黃鸝鳥與櫻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7 05:04
一篇輕鬆淺顯文字,卻富含深厚寓意,我父母有時的那雙茫然悲戚的眼神,又出現我眼前。看盡政客爭權奪勢嘴臉、似乎此地正走向一個新的未來,一切紛擾與掙扎都是過程。偏安的局面,在歷史上總有結束的一天。佩服盹龜雞提點警惕熱忱不減。想起這首唱出隨政府遷台的父母們的心境的歌曲 春風春雨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7-27 23:20 回覆:

看到你母親思鄉40年 探親回來所寫的 "思鄉已無痕" 了 。 我們的上一代 心底所刻劃的深深傷痕, 有口難言啊 。 飄流40年 再追尋 竟找不到故居故人 , 多麼傷感 。

你父母聽到 "春風春雨"會怔忡不語 , 我開朗的父親 是會拉開嗓子跟著唱的。 可他來到沒法奉養的母親墳前 也是嚎啕大哭啊 。


洪明傑〔洪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5 12:17

一篇娓娓而談的好文

中國一兩千年來的歷史  都在打打殺殺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受苦的是老百姓  骨肉離散  田園荒蕪   建設停滯

如何有一套完善的政治體制   政權可以和平移轉是相當重要的

可喜的是  目前台灣是華人地區稍有一些成績的

繼續努力  得意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7-25 22:12 回覆:

洪老師說得對 , 民主政治的談判 或是更迭 , 正是給不同主張的兩方 有各自主持表態的機會 。 用智慧與協商取得共識 在異中求同, 是文明人的本事 。 真是不該讓眾多小民, 流血犧牲 拋棄爹娘田產, 離鄉背井 顛沛流離 造成眾多人一生的痛苦 。

是啊, 台灣雖是小島, 有幸成為第一個完全民主的華人地區。 兩千多年前的孔孟 就提出 仁民愛物的王道思想 。如今的政治家 若在民主政治內, 卻流於私我的利益考量, 就該愧對 為成立民主的民國而殫精竭慮的國父, 和為革命 別親人 拋頭顱灑熱血的先烈們喽 。


behapp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5 06:40
謝謝學姊的分享.上一代所受的苦痛,實在不是我們這代可以了於一、二的.只希望下一代別再歩上相同的路.看不見眼前的幸福.
盹龜雞~ 平菁街 寒櫻滿開(phsalice) 於 2015-07-25 21:46 回覆:

我的父母很少談及, 我是1989年陪父親探親, 開朗的爸爸一個人在奶奶墳前嚎啕大哭,我才知道爸爸 壓抑著的苦 。 後來 即使我就陪在旁邊, 或許是中國人的教育 "男兒有淚不輕彈 "爸爸沒有說一句 他為什麼這麼難過 , 只是說 我奶奶命苦 沒過過一天好日子啊 , 爺爺只會抽大煙 , 生活擔子全交給奶奶擔。有托人去帶奶奶出來, 偏偏所託非人。 吞了爸爸托付的銀子, 也沒有將奶奶送出來 。 海峽兩岸的思念直到四十年後才解禁, 而奶奶已經等不及見這個兒子 就先走了 。 怎不令父親悔很 。 

上一代要忍受戰爭裡的恐懼, 逃難的驚慌 趕路得艱苦 飢寒交迫的折磨; 戰爭的心理創傷 更是沒法在子女面前說的痛。 天真幸福的下一代 , 可知道眼前的安樂 是上兩代人力撐出來的 ?  

輕易一個戰爭 就可以毀個精光 , 我們還要往這個路上走去嗎 ?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