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器官捐贈 佛教觀
2015/03/20 01:36:38瀏覽3075|回應19|推薦110

     器官捐贈 佛教觀 

經歷過生離死別之苦,一個佛教徒 便會更堅定佛教的教義;大部分的佛教徒多少都接觸過"助念活動",也了解 淨土宗 臨終助念 理論 http://www.amtb.org.tw/pdf/CH21-31-01.pdf ) ,所以能了解這是對亡者"救贖"的關鍵時刻,然而這和時下鼓吹"器官捐贈"的醫學的器官移植手術產生了重大矛盾,這中間一直缺少清楚的辯證,但是 自從 "慈濟" 大力推廣器官捐贈這活動,在我心中始終不能理解他們是如何推翻"中陰身 助念往生淨土"理論的,所以特意提出以下 網文 供大家思考一下。

我個人基於人道、佛教觀,是不會同意把"中陰身"作唯物觀的。並且請求"慈濟"能正面回答這問題。

我個人有一個實際經驗可以提供佐證;在多年以前,先父過世時,經熱心的佛教徒 啟蒙師 殷勤教導,依地藏經的教示,完成了 助念火化,自己從此也成為了佛教徒。不久 在內湖民權東路六段的涵洞前,開車途中,看到一隻黃狗躺在路中間,心想 大概是剛被撞不久,不想它被經過車輛再次輾過,就立即靠邊,在路邊撿起一大片 瓦楞紙箱,想把它移到路邊草地上,當時 一霎那間 我頭痛欲裂 非常難受,我的啟蒙師 在旁邊過訴我;它神識尚在,我去動它,它的瞋恨心起,感應到我自己身上了。從這件事 我學到了 中陰身的 處理真實經驗,可以體會到 中陰身的種種痛苦。。。

  腦死、器官未死,等於人死嗎?

  這就涉及到一個非常嚴肅的倫理問題:腦死亡但器官存活,是否完全等同於機體已經整個死亡?人的生命存續與否,是否應該僅僅被限定在“腦死亡”的區間之內?或者說,是不是腦死人就死、腦活人就活?

  日本的有馬賴底禪師說,“我認為,對'腦死'持肯定態度的那部分人還沒有了解所謂'死'是怎麼一回事。我們知道,雖然人的'大腦'死亡了,但是其肉體還在生存著。將'腦死'判定為人的'死亡',這是違反常規道理的,真是豈有此理!”在佛教界看來,腦死亡、但器官還活著,並不代表生命已經消失。

  誠然,如果認為腦死亡等同於生命徹底消失,那麼器官摘取和移植當然談不上傷害生命的問題。但如果事實恰恰相反呢?如果在腦死亡、但器官還活著的時候,生命並未完全消失,於此時進行器官移植手術就有傷害生命之嫌,甚至摘取的過程就是直接在“殺生”。

  在進化論及與之相關的現代生物、醫學知識支撐下,人們往往認為生命的意義僅在於腦,腦就可以代表整個生命。但問題是,如果腦並不能代表整個生命呢?

 

  佛教的生命觀

  關於人的死亡,佛教主張在八小時內不移動亡人,甚至如果條件好,要爭取三天之內都不碰觸亡人。

  為什麼要這樣做?佛教認為,人的死亡存在過程。當人體臟器的生命體徵完全消失後,代表生命意義的神識並未完全消失,而只是粗分的神識(六、七、八識中的第六識——意識)慢慢離開身體,此時人對於事物的善惡、對錯、愛恨等判斷力量開始脫離、身體逐漸失去知覺。之後,第七末那識、第八阿賴耶識等深層次神識才開始逐漸離開。

  這是一個需要時間的過程,至少在八小時以內(有助念的情況),人的大部分神識還沒有完全離開身體。因此在這段時間內,不能移動亡人、更不能對其身體進行傷害。否則,割截身體會讓亡者產生極大痛苦。八個小時以後,仍可能有極少部分、極深層次的神識依然殘餘在身體內。

  這是由於人累生累劫對於物質實體執著的慣性而導致的,加上今生對身體的種種愛執和放不下,這種慣性力量會讓神識離開身體的時間變得漫長。所以在正常情況下,八小時內主體神識離開身體,三天內全部神識徹底離開身體、不會再有殘餘。當然也存在特殊情況:如果一個人特別留戀世間和當下的因緣,有可能三天以後神識仍長時間流連色身外的環境、久久不願離去。

  但無論是哪種情況,神識都絕不可能在身體臟器還存在生命體徵的情況下就完全離開身體。而器官移植手術卻要求摘取的器官必須盡可能鮮活,這就形成了生命倫理的直接衝突。

  簡言之,從佛教生命觀看來,在身體臟器存在生命體徵的情況下,進行器官移植的這名亡者並沒有完全死,他的神識還沒有完全離開。此時進行手術需要承擔倫理責任,因為正是手術的實施導致了這名亡者的完全死亡。換句話說,器官移植手術的過程卻成了對亡者進行殺害的過程。

 

  對器官移植和捐贈的綜合反思

 

  現代西式教育普及經過近百年的時間,已經讓進化論根植在了每個人心裡。以此為基礎發展起來的現代醫學和生物學幾乎構建起了人對生命問題的全部認知。起初是“唯物質論”,主張“人死如燈滅”,但至少還認為器官活著的時候生命尚未完全消失。

  但近年隨著“腦死亡”的引入和傳播,一些人提出傳統的死亡認定方式“已經落後了”,主張將死亡的臨界點確定在“腦死亡”的位置上,這比國內目前普遍認定的“心死亡”位置前移。在“腦死亡”的認定下,“趕著去死”已不再是句戲言。

  如果腦死亡不立法,有關器官捐獻和器官移植的鼓勵和宣傳就無法進行”, 當然,人們還是盡量願意相信國內“腦死亡論”提倡之迫切並非源自器官捐贈需要的倒推,也並不否認醫生希望通過器官移植治病救人的善良初衷和良好心願,但佛教卻有責任提醒他們,切莫因為對生命更深層面了解的缺乏,而好心辦了壞事。

  相比之下,佛教更願意探尋生命死亡過程的最終結論和最真實的答案。因此,對於人的死亡,佛教的看法截然不同。佛教認為,腦死亡並不能代表人的死亡,只要臟器存在生命體徵,這個人就還活著、依然擁有生存權,其他人和社會也就依然負有繼續保護這個生命不被侵害、不受影響的倫理責任。只要這個生命一線尚存,對它動刀就有傷生害命之嫌。

  反思器官移植事件,佛教不得不提出明確的說法:如果摘取器官過程中依然存在生物特徵,那麼手術過程就是傷害生命的過程。一位病患在大腦已經停止運作、但對臟器還有執著的情況下,無論會因手術產生多麼巨大的痛苦,都已無力進行表達。而一群善意的醫生在默哀過後,便對這個完全無助的病患施行了手術,這難道不是一個殘忍的殺害過程嗎?

  慧律法師指出,“捐贈器官乃於氣絕而體溫猶存,且未施打麻醉劑之情形下,將該器官生生取下。讀者諸君能於臨終之際,任刀割針剌而無動於心”否?由此看,即便新聞報導寫得再感人,也只是在用美好的文字粉飾罪惡的事實而已。

  在佛教看來,人的行為可分為善惡兩類。大致來講,善就是不傷害眾生並且愛護眾生的行為,惡則是傷害和不愛護生命的行為。在眾多對待生命的善惡行為中,最大的惡莫過於傷害人命。在這裡,佛教認同大眾的觀點——人命關乎天,對於生命態度的取捨絕對容不得半點含糊!

  佛教的生命倫理觀

  首先,佛教應堅決反對一切形式傷害生命的行為、尤其是傷害人類的行為。不但反對一般意義上對名譽、地位、權力的傷害,更反對對於身體和生命的直接傷害;不但反對傷害健康人,也反對傷害已經腦死亡、但依然具備生命體徵的人。從更廣的層面上說,不但反對傷害人類的生命,也反對傷害包括所有動物在內的一切六道眾生。

  儘管人是這個世界中最高級的生命形式,但其他眾生也擁有與人類同等寶貴的生命,理應得到同等觀照。因此,佛教反對對人和一切眾生施予任何形式的殺害。在這裡,人類一般意義上的“人道主義精神”,對應到佛教則是更為博大、觀照六道所有眾生的“眾生主義精神”。

  就像弘一法師在抵抗日本軍國主義者對中國人民的迫害時所說,“抗日不是鼓勵殺生,我們是為護生而抗戰”。因此,佛教對於任何傷害生命行為的抵抗,都純粹是出於對所有生命的愛護,而非僅僅出於對其中某一部分生命的愛護、甚至為此而拒絕愛護另外一部分生命。

  同樣,佛教對於病患捐獻器官問題的探討,是出於對病患及受益人的共同愛護,而非僅僅為了關愛病患便拒絕愛護受益人。本文所要表達的是,不應為了受益人的健康而去傷害一個仍然還在的生命。

  由於宿世的栽培,娑婆世界每一位眾生的生命因緣都非常複雜,既有善因、也有惡因。在感受惡果時,最好遵循“隨緣消就業、不再造新殃”的倫理要求,萬勿為了保護當前的生命而傷害其他生命、為未來種下新的惡緣。

  倘若將來的醫學技術足夠發達到可以在臟器已經沒有生命體徵、人已經完全死亡的情況下完成移植手術,那麼這樣的移植確實功德無量、佛教隨喜讚歎。但如果現行技術還不足以做到這一點,只能以傷害一條生命為代價去“拯救”其他生命,那麼任何對具備生命體徵的髒器進行切除,都屬於對生命的傷害。

  有馬賴底禪師說,“我覺得不少人被所謂'有了臟器移植這一先進的醫療技術手段,就能夠保證延續生存'這一輿論潮流所裹脅,而作出了'只要能救人命'的無奈選擇,這是不足為取的錯誤判斷和錯誤選擇,是必須加以糾正的大錯誤”。

  醫者懸壺濟世、治病救人。如果使用這種附帶著傷害他體生命嫌疑的方式去保護人們的健康,顯然有違初衷。我們呼籲,在行醫過程中,需要使用免除傷害的方式來保護人類的生命健康!人類社會不應呈現為了保全自己而去傷害他者健康和安全的狀態,而應該更加和平、友善地為每一個生命負責。

  這裡的關鍵還是需要明確,腦死亡但器官存活的情況是否代表生命的終結?佛教反對這種觀點。佛教認為,只要臟器還存在生命體徵,人就沒有完全死、不應被傷害。無論是誰,人都有權講求善終,人的死亡過程都應該充分、自由,而不應受到限制和妨礙;無論是誰、無論他信教與否,也都應該給生命留下最後的權利和尊嚴;無論現代醫學和科技怎樣發達,人類對待生命的態度都不應該朝向更為局限、更加麻木、也更加缺乏生命敬畏和人文關懷的方向前進。

  失去器官生命體徵後才可捐贈,是否違背布施之道

  佛教認為,對凡夫而言,在腦已經死亡、但身體臟器還存在生命體徵的情況下,不能進行器官捐贈。或許有人會質疑:如果佛教徒執著色身、慳貪吝嗇至此,還是在追隨佛陀的慈悲本懷嗎?

  事實上,佛教的這種主張並不違背人道主義精神,更不是一種自私。恰恰相反,佛教的主張有其本身的原則,這些原則無不是在追隨佛陀本懷的前提下對於生命所做的至為深切的觀照。

  首先,視眾生生命如同己身,對自他一視同仁,進而於其他眾生生起強烈的慈心,這是佛教最為傑出的精神。因此,佛陀為了救度眾生,會不惜捨身飼虎、割肉餵鷹。佛教所倡導的這種無私無畏的布施奉獻,比世間一般的布施主張要積極得多。

  其次,普通佛弟子雖然也渴望追隨佛陀的高邁行蹈,為眾生布施身肉乃至性命,但具體到器官捐贈,卻非發心與否、而是能力問題。在活體器官的捐贈過程中,如果捐贈者已經無法進行自我表達卻在遭受劇烈痛苦,將會產生重大的嗔恨心,使自己的生命走向變得危險、進而產生嚴重的墮落。

  故而,過去的經典對布施曾有專門的強調。月稱論師在《入中論》講到初地菩薩功德時說,“爾時施性增最勝,為彼菩提第一因。雖施身肉仍殷重,此因能比不現見”。如果是登入加行位的菩薩,已能空去人我相,此時以肢體、身肉奉獻眾生方不致產生嚴重的嗔恨心。在這種情況下對身肉的布施是值得讚歎的。但對於尚未到此修行境界的凡夫而言,如果盲目模仿,無疑會因對痛苦的執著而產生強烈嗔恨,不僅不會成就助道因緣,反而會產生嚴重的退轉。

  正因為佛教理論深刻地考慮到人對於煩惱和痛苦的承受能力,所以佛教主張對所有善事的推動,都應盡量在不產生嚴重後患的情況下進行,而不要因為行持一件善事反而招致不可挽回的麻煩。

  所以,當體內臟器還具備生命體徵時,佛教理論不​​會主張讓不具備忍力的凡夫捐贈器官、割截肢體,因為這樣做幫助畢竟有限、後患實在無窮。唯有在正確衡量忍力和空去人我的能力之後,再適度行持利他,才能平穩、健康地推進菩提道的修行。總之,在生命體徵還在、人的執著及神識都尚未徹底消失的情況下,不宜進行既損害自身又易激起嚴重煩惱悔恨的器官捐贈。畢竟對於凡夫而言,此乃力有不逮之善。

  當然,如果能力可及,自不待言。《無量壽經》云,於此世界,有六十二億不退菩薩,應化世間。如果已經具備了空去人我及調伏自心嚴重煩惱的能力,那麼佛教當然要鼓勵這種捐贈。釋迦牟尼佛生前行持菩薩道時,為救眾生不惜布施己身,捨身飼虎、割肉餵鷹……娑婆世界的每一寸土地都曾灑下他的鮮血、都曾發生過他施捨身肉和生命的故事。

   但教群迷登覺岸,敢辭微命入爐湯——這才是佛教捨命救眾生的本懷,也是具縛凡夫在尚有生命體徵情況下不予損害器官的真正目的。

  • 謹對於部分器官 活體移植 捐贈 給親屬的人,致上最高敬意。。。
  • 對於不瞭解中陰身狀態,被器官捐贈 若造成 重大傷害的菩薩 寄予最大同情及不捨。。。
  • 對於偏重 功德利益 的主辦單位或醫療單位,請依佛教戒律自省、懺悔。。。
  • 請心存善念,過度單純的初發心者,請再深入了解中陰身理論,憐憫亡者,別在身故後 再多承受一次更大的苦 http://www.amtb.org.tw/pdf/CH21-31-01.pdf )

阿難七夢經的預示 佛教徒不可不知

         

 死而復活是真的嗎?


台中地區曾發生一位99歲的老鄰長死後數小時復活,一般人以為是奇蹟,其實在醫學史上早有許多這樣的案例了。

我曾在一篇報導中讀過,一位死了四天的患者,在冰庫中突然甦醒,算是人類最久的記錄,雖然有待證實,但在呼吸心跳停止數分鐘或數小時後甦醒的例子不少,原因是體內剩餘的氧氣仍有可能全部送至腦部以維持存活。

通常人腦在缺氧四分鐘以後就有可能壞死,但如果在低溫的環境下,窒息的腦部可以存活更久,因為其新陳代謝降低,不必耗用很多的氧氣。

一般病危者未做腦波監測,所以即使心跳與呼吸已停止,理論上不要急著下葬或火化,等個三或四天再處理,應可避免遺漏以上的情形。

如果瀕危者有裝上腦波監測儀,再加上兩位神經科或麻醉科醫師的認定,就可以宣佈是否已腦死,在全世界的腦死案例中,尚未有人復活過來的記錄,當然這兩位醫師不應是器官移植小組的成員,以免有故意誤判的情形發生。

有些腦死者的心跳在兩星期後仍有可能出現,但不表示有復活的機會,大家應有正確的認識。

結論:心臟或呼吸停止的人,還有機會復活,腦死者就不行了。

( 時事評論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haros01&aid=21627857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
2016/02/03 22:17

新年到了,除舊佈新。

務請格主將我的留言全數刪除。

謝謝。


~^^~
2016/01/24 12:19

更正:

因為我不是udn會員,無法自行刪除留言,所以必須麻煩格主幫我刪除留言。


~^^~
2016/01/24 12:14

因為我不是urn會員,無法自行刪除留言,所以必須麻煩格主幫我刪除留言。


~^^~
2015/12/08 17:18
格主請把我的留言刪掉,謝謝。

~^^~
2015/06/27 16:43

pharos大德  您好!

懇請您將我的留言全數刪除。

謝謝!


~^^~
2015/05/08 06:22

必須要特別解釋一下,關於在12樓,有一段文字,我希望,見聞此段文字者,必須知道一個真相,以免不明是非真相,感性爆發,太推崇渴慕那段文字裡所描述的善價值,而甘願期待,終至自行念力召喚,以至於因緣具足時,被其高段誘拐勾引欺騙,還誤以為自己多際遇不凡、修為殊勝難得…。

為何我要特別說明,因為不明真相的後果,是會執迷情識作用,被騙生生世世…累世積習扭曲薰染,以至於是非概念越來越扭曲難自覺,離真正覺性越來越遠,對解脫的認知及概念,全盤誤導。

@真相是:

在印度崇尚性力的婆羅門教,其譚崔法門中,視女人是一扇門、一座橋,一個通道,幫助男人在性交時,通過與她身心靈深深結合,而達至靈性的另一高層,產生身心靈能 的質能巨大轉換。

(請注意我並不推崇贊成如此,因為未來較高級的人類,會進化到不用透過性器官接觸而達到本欲的滿足,受到性趨力的箝制將更少,無明妄為造惡的機率就會更低。

崇尚藉由性器官結合而修煉的印度譚崔或藏傳佛教金剛乘,都會強化眾生這方面的習氣更加鞏固,卻還當它是解脫大法,或誤以為必須通過如此,才能獲得更高等的生命。

這種誤認及錯誤價值觀,會大大深重拖住人類進化的速度,一直當它是善的,而拼命強化、擁護,難以看透其所易產生的累世積習缺失何在,更認不清它是阻礙人類進化的大障礙,像這樣無明,怎有可能會獲得真正的覺性呢?那這樣談成佛,是成什麼樣的佛,難道不是荒謬的錯認嗎?)

所以,12樓文中提及關於仁波切那段話,只有當一個人已明白上述真相,建立起正確認知,才不會越來越感性沉醉,終至被拐而不自覺。也才會知道仁波切說那番極易攝受眾生的話,其作意點在哪;否則,不知情的宗教狂熱者,都會輕易深受感動而甘心臣服且被牽著鼻子走,任其高段操縱,與取予求。

@需要被特別提出解釋的那段12樓文字是~

我見識過有仁波切,為了迂迴鋪排一個,能廣大收效、感召信眾掏心掏肺盡其所有的供養「身、口、意」(但重點圖的是年輕女子的肉體,供其修「殊勝大法」,以利喇嘛成佛得證),任其與取予求,而說出非常感人至深的話。 他說:知道眾生需要什麼,缺什麼,你就無所求的給他,幫助他、助他渡一個難關,這是真正的慈悲,隨緣發心,隨喜布施,內心只昇起「願離苦得樂」的念頭,這種清淨心的布施,是功德極大的。隨時訓練捨己為人,就讓自己成為一座橋,當你知道對方想成佛,想到彼岸,你就心甘情願的成為一座橋,方便他能走過去,順利成佛,這就是「度人」。這樣當他成佛,你也會有很大的功德,積聚深厚不可思議的成佛資糧。

@提醒~

雖然看來想來這段話很美,無破綻,也很善巧應和眾生累世的習氣,並且還將「獵物上當」被網羅捕捉的愚蠢行為,賦予了極高度的榮譽感及評價。因此才會有許許多多人,從八識田中,已被其種下一顆種子,從心識上,起心動念。啊人家他們就是這麼厲害,當你自己的功夫都還來不及審查自覺到有此動念期待渴慕時,他們就清清楚楚察覺到,然後就會佈下因緣引動造化,把你勾招到他的世界中。讓你感覺很印心,很有攝受力。一切依隨你心之虛擬。讓你越陷越深。哈! 總之,要小心,不要上當。


~^^~
2015/05/08 04:56
~前文承接12樓~

但是,你知道嗎?如果她當初沒有在考駕照時勾選同意器捐,就不會為自己召喚來這個致使生命退場的因緣。看不懂的人說「這是意外」,看得懂的人知道,這是有因有果。(嘿!不要掉進宗教的八股俗套裡,我說的因果,可不是一般宗教編的故事那樣。)


甚至,我可以血淋淋的拆穿,是這些苦候她實行器捐的病患及家屬,以其念力,共同召喚催促她履行承諾,而促成這場意外,以便順利取得她的器官。是他們共同以念力設計殺了她。但前提是,她自己事先同意的。


這個,才是我所要昭示的因果所在。


為何要允許別人理所當然的覬覦你的身體器官呢? 這要不是過去世發了大願要利益有緣眾生的大菩薩,不在乎肝腦塗地;那就是一念無明不察,因緣俱足時,為自己招來災害的最佳警世教材。



為何要起一個因,來這樣讓合緣分的人共同從集結對自己的催命符念力?

虛空中有無量之網,眾生 活在萬緣鑽動中,渾噩無明難辨,難以清楚這些無量之網的運作法則有哪些?真的善有善報嗎?宇宙間只有這一個軌則嗎?這女孩這遭遇是基於她的善意發心,宇宙成全了「同意器捐」與「企須器捐者」的供需願望,令兩造人皆滿願。我認為這是很好的警示教材,提醒世人,必須對於現今盛行的附佛外道,所推行且熱衷談論、信奉的善惡、功德、福田、因果、輪迴…,這些非常易於操縱人心的概念,要保持內心一個空間存疑及不斷自我辯證觀察,以便絕對的醒覺。

記住!佛是徹底解脫的覺悟者,而非熱衷教導無盡沉醉的幻相製造者。

釋迦牟尼佛最初所教導的,與目前時下大乘佛教盛行且堅信不渝的許多東東,差距很遠。

~^^~
2015/05/08 04:44

很多藏傳佛教金剛乘的上師,修到證量很高了,已成為宇宙之部主,(在此要稍說明一下,一個宇宙並非是另一個遙遠星球的事,事實上我們是活在多重宇宙裡,所以會有平行宇宙現象出現,希望這種說明能有助於人們進一步了解我所謂的宇宙之義),可以呼風喚雨,可以勾招一切所欲及受用,可以讓他的宇宙一切人事物都只以他的意志為中心而運轉,幾乎類似一個造物主了。他們談起慈悲、喜捨、無我、布施、功德、一切為眾生,都非常高妙殊勝,都令人動容臣服,可是非常奇怪,古今中外,從沒有一個藏密金剛上師器官捐贈。

甚至我見識過有仁波切,為了迂迴鋪排一個,能廣大收效、感召信眾掏心掏肺盡其所有的供養「身、口、意」(但重點圖的是年輕女子的肉體,供其修「殊勝大法」,以利喇嘛成佛得證),任其與取予求,而說出非常感人至深的話。

他說:知道眾生需要什麼,缺什麼,你就無所求的給他,幫助他、助他渡一個難關,這是真正的慈悲,隨緣發心,隨喜布施,內心只昇起「願離苦得樂」的念頭,這種清淨心的布施,是功德極大的。隨時訓練捨己為人,就讓自己成為一座橋,當你知道對方想成佛,想到彼岸,你就心甘情願的成為一座橋,方便他能走過去,順利成佛,這就是「度人」。這樣當他成佛,你也會有很大的功德,積聚深厚不可思議的成佛資糧。

當遇到有人談及問及器官捐贈,他也會從善如流的表達讚嘆及擁護支持,並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等等云云…,讓倡導頌揚器捐的人,或尚且不確定器捐是否具有擁謢價值的人,聽他開示,而誤以為他也同意。可是若真的有信眾把他的勸善語當真,白目進一步具體問他要不要器捐,他就沒反應,或被實實逼急了,就突然話峰一轉,低調柔軟謙虛推諉藉口自己修得不好,慚愧云云…。 再補充說,那樣作的人真的很了不起。

各位應該深心想想,這是為什麼? 這麼會講道理,善於說服人,無我…布施…眾生如母,應報眾生恩…,而且強調自己所傳的是即身成佛捷徑,既然如此,那為何自己不敢捐呢?

這裡面必然存在什麼他們不便明說或不便跟支持器捐團體的意識形態槓上的道理。

(由此各位就能理解領悟到:藏傳佛教上師,確實是有很多檯面上說的一套,檯面下作的和暗自堅持實行的又是另一套。即使你是接近核心,極受禮遇看重的信徒,甚至是他們自己從小在培養到成人的小喇嘛們,都還不見得人人會知道這些權力核心者大上師們,秘而不宣、至死不退、服膺的信念及強大意志是什麼?這跟全世界噁爛的政治人物都很像。)

很多大乘佛教徒非常貪功德,幾近於功德狂,任意故作大方灑脫狀,自己同意器捐,或自作主張把家屬遺體大方布施作器捐。有這種白目家屬,真是三生不幸。我常覺得這要不是他們之間過去世結過很深的冤仇惡緣,那就是此往生者讓家人非常不顧念。

如果你很恨這個家人,他在生前常得罪你,使你一直生氣詛咒他不得好下場,且憤恨入骨難消,那麼,你可以這麼作,代他同意器捐,這的確能使你滿願如意,令他倍感痛苦無解。如果你愛他,珍惜他,請別如此大咧咧。是否具有自己的虛榮心作祟,才做出如此荒唐決定,你自己要看清。很多資深修行者都曲邪未能自覺。

有個長輩在知道自己罹癌時,曾打算捐出大體作醫學解剖之用。 我告訴他,在他生前,無明瞋心習氣如此深重,常是非善惡好壞不分,只要有一點點不順意,或損及自尊、權益,就亂噴射發飆,或撒潑鬧個沒完,連一點點的忍辱功夫都沒有,真的不要不自量力想把自己身體捐出來,會害慘自己甚至是無辜的別人。

捐大體需要修行真的已經很得力的才行。能有確實功夫可以快速截斷此生的一切牽連。作到真正的自在解脫,否則,一般人很難。粗重外氣雖斷,微細內氣還在極緩極微細運行,神識很難完全脫離。神識有很多重。

你們知道藏傳佛教的最高層次上師,圓寂後都放置至少一個月以上嗎?甚至是停屍兩三年,甘冒他成為殭屍的風險,日夜僧眾守謢圍繞修法誦經不斷。人家修這麼好,修了多少號稱能即身成佛的殊勝大法,對待往生之事尚且如此謹慎又慎重小心,我們泛泛之輩,豈能如此蒙昧大咧咧輕易害自己害家人墮於痛苦深淵?

就算屏棄痛苦與否的生死學論述,或許從老天的眼裡來看,會覺得器捐及器官移植是人類玩出非常荒謬的遊戲之一。

前幾天新聞網上有一個外國女孩,因為車禍往生,器捐幫助了許多等待器官的病人及家屬。新聞中他受到大大讚揚,說她生前就很與人為善,死了還能如此慷慨的利益眾生,生命非常美麗…云云。

哇!這真是個大菩薩呀!不惜捨身,為了有需要她奉獻出身體的許許多多殷殷期盼者。

~未完,待續~


映月(休格)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4/14 00:07

你(妳)本身有四禪八定具足的證量,而且已經斷了我見,……四禪中息脈俱斷故,
需要5~10分鐘的時間才能進入四禪,之後,才能讓醫生為你做器官捐贈的手術。頁17

死亡前施打麻醉劑,縱然動刀割除器官,意識已斷滅而無痛覺,因此,
不會有{劇痛}難耐、生瞋而下墮三惡道之憾事發生。 頁18

Pharos(pharos01) 於 2015-04-14 13:40 回覆:
感謝分享 ~ 開心(ㄏㄏ、ㄎ、哈)

映月(休格)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4/14 00:05

<<確保您的權益>>—捐贈器官應自我保護
http://books.enlighten.org.tw/bookdetail.aspx?kind=0&bkid=211

頭目腦髓悉施於人之布施,是初地以上菩薩所作的布施,一般人於死後3~4小時左右,
意識仍然存在、仍有知覺。……在沒有任何麻醉的情況下,於<器官捐贈者>身上動刀,
將會造成<器官捐贈者>極度疼痛,而且那種痛{絕對是劇痛},絕非外人所能想像! 頁15

 

Pharos(pharos01) 於 2015-04-14 13:42 回覆:
是的 ~ 多為自己及親人 確認 身後 的重要事情,大家保重 ~ 阿彌陀佛 ~ 大笑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