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神與魔五:神族魔族
2012/12/24 13:49:09瀏覽214|回應0|推薦4

神魔語錄

神教人類分而治之;魔教人類本位主義。

 

      上古之時,在人類還沒出現的時候,世間存在著神魔一族和無數的妖怪和精靈等族類。起先彼此之間都是相安無事,一幅和平安樂的極樂世界樣。但不知何故,神魔一族漸漸分成神族和魔族。

而神魔之間的磨擦也愈來愈大,彼此之間都視對方為難相處之人士或神怪。因此,彼此之間往往是動則得咎,任何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成為爭鬥的理由,兩方人士也漸漸地由單純的排斥到彼此仇視。起初還能靠談判來化解衝突,但隨著衝突的規模不斷增加,兩派間互不相讓,談判失效後,最終的結果就是「神魔大戰」。

      只是神魔本是系出同門,神會的本事魔也會;魔想得到的計策,神也看得出破綻。於是神與魔之間雖然打了無數的戰役,但是誰也勝不了誰,不相上下,勝負難分。

每次神族的法師藉由符咒施放出漫天的冰箭射向魔族的陣營,希望能給予魔族重創,但魔族的法師也能瞬間放出護法結界來保護自家人馬免於冰箭的傷害;同理,魔族法師可以改以地龍之術攻擊神門陣營,而神門也能召喚巨木來阻擋。

      於是就變成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孟德有張遼,孤有甘興霸[1]的局面。誰也滅不了誰;誰也奈何不了對方,神魔大戰就是這樣一直持續著、僵持著。

      小夜在聽到這裡時,大感訝異,想說這和世間的宗教教義大不相同啊!於是又再度發問:「定一你的意思是說,神就是魔;魔就是神?」

定一只是聳聳肩地說:「我只是轉述我小時候聽到的故事」。

守道這時淡淡地接著定一的話說下去。

      「上古之世的神魔一族,原先也不分你我,也就是說並沒有神魔之分。只是隨著族群數量的增加,彼此之間興趣、喜好或行事風格相近者,便漸漸成為一個團體。認同A團體者便加入A團體;認同B團體者便加入B團體。而團體和團體之間可能出現摩擦、爭論和利益衝突等舉動,而為了在爭鬥間存活下來,團體和團體間的兼併便不斷出現,最終就是分為神族和魔族兩大族群。

而神魔之間的爭鬥就從最原始的利益之爭,漸漸變成理念和信仰之爭,最終成為『意識形態』之爭時,就是註定彼此之間是永難相容了,至此只有靠打來解決了,勝為為王;敗者為寇,我勝了就聽我的;你勝了就依你的。」

「因為到了意識形態之爭時,誰也不會先退讓,因為這時的退讓就代表著全盤的否定和全盤的潰敗,更甚者是會被解讀成是自我的否定。」玉樹無奈地接著說。

「理念、信仰或是意識形態的設計原先只是為了維持族群向心力而已,但是凝聚到了極點反而成為排斥他人和鬥爭的原因。」守道有感而發的說出他的見解。

「尤其是當彼此之間的『信任感』完全崩解之後,更是沒有任何一方願意退讓了。於是大戰也就一發不可收拾,也無法停止了。」詩佳淡淡地說出關鍵的因素。

「怎麼聽起來像是我們人間的衝突或是政黨、幫派之間的鬥爭。」

小夜在聽了守道他們的解說之後直覺式的回應,心想人間的戰爭和鬥爭不就是因為這些原因而來的嗎?

守道在聽到小夜的反應後,哈哈大笑並接著說:「等會妳就會解開妳這個疑問。」

小夜心想,原來這就是神與魔的由來,不過也真是勁爆,還真的需要時間來消化,只是時間上似乎不容許小夜用考古學家的精神和方法來消化理解這些資訊。想著想著卻也讓小夜想起另一個問題。

「所以你們是神的一方,叫神門;那個展場潮男是魔的一方,叫魔門,只是我記得他自己說他們叫『聖門』而非魔門?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人是不會做壞事的,因為壞人所做的事,他自己不認為是壞事,就像搶銀行者,他自己在搶的當下會認為是在劫富濟貧或是減少貧富差距之類的原因。再退一萬步說,在當下他會認為他是為了拯救他那在飢餓邊的孩子等等,況且沒有人會說自己是『壞人』的,更何況是『魔』。」詩佳笑笑地回答小夜的問題。

小夜心想,也對。不會有人在自我介紹時就說我是壞人某某某,當然啦,意圖恐嚇者例外。也不會有人說我就是魔門的掌教…那聽起來多啊,而且每個跟隨者都也希望自己所屬的團體有個響亮的名稱。想到這小夜心想好吧,原來世間有所謂的神族和魔族的存在,只是我們凡人沒有查覺,而還有所謂的神魔大戰。但戰爭總有個理由吧!

「到底神和魔之間在爭什麼?爭到要彼此開戰才能解決。」

守道微笑地回答說:「就是『禮教』二字,神族群眾認為應該要修身養性,受禮教之規範,以維持族群的整體利益。」

「魔族群眾則是認為應該要率性而為,無拘無束,以卻保個人的最大利益。」玉樹接著說。

「於是在神族眼中,魔族是屬於野蠻無禮、自私自利的一群;魔族眼中,神族是屬於偽君子,虛情假意。」

從詩佳的這句話中似乎可以聽出神與魔之間的根本差異,同時也聽出神魔之間的死解似乎永遠解不了,難怪會打起來,用最後也是最野蠻殘酷的手段來解開這個死結。

小夜呢?則是雙眼得大大的看著守道他們,一旁的定一則是像聽故事一般的聽著,看著自己小時後的養父和他的徒弟們,用如此的嚴肅認真的表情訴說神魔之事,這讓定一心中舉棋不定,心想到底要相信他們的言論好呢?還是就當是故事聽聽。不過或許是職業上的差異,小夜到是興趣十足的繼續和守道對談,只是從語調上聽得出小夜心中的詫異

「就這樣?就為了禮教二字,然後就一分為二,勢如水火,打得天翻地覆?這個原因會不會太瞎啊?」

不過這次先回答的卻是詩佳:「太瞎?以我這些年在人間處理事件時的發現,人類不都是這樣,爭來爭去都是爭一些小事,更有甚者,有時候還不知道為何在爭?為何在鬥?」

聽到詩佳這番話的定一,心想終於我可以說上話了,不然老是看著他們在討論,感覺有被遺忘的感覺。

「是啊!記得以前我捉過兩個死對頭,我就很好奇的問他們,你們兩人到底在鬥什麼?在爭什麼?結果你們知道嗎?那兩個同時對我說『沒什麼,就只是看他不爽而已』,好笑吧!」

「表面上只是看對方不爽,但其實背後仍是對其所屬團體的不認同,就像我們神門有神門的穿著;魔門有魔門的裝扮,再者,你的言語、你的動作,都有可能透露出你所屬的群體和你的意識形態,而這些才是造成兩人相互爭鬥的潛在原因。」

聽完守道的解釋後,詩佳順著守道的話說:「更有甚者,就是原先只是為了某個原因而區分出的差異,隨著時間的演進也可以變成門戶之見,到最後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維。」

小夜一幅心有戚戚焉的說:「就像姓氏的設計原先應是為了避免人類的近親繁殖而已,但到最後卻變成用來區分你我、族群和敵我,只要你和我不同姓氏就一定會欺負我;而和我同姓者就一定不會傷害我,但事實上呢?有時是『自己人才好欺負,才好騙,因為你不會防我!』。」

經過守道和詩佳的解釋,定一才發覺原來人和人之間的互動,不是表面上看來那麼簡單,而我們在看待一個人時,是因其外表來決定喜好呢?還是因為其背後深層的意識形態呢?又或者我們從來不曾思考過有這可能,全依外表來行動,因而在無意識下傷了某人或是影響了某人?

而所謂的社會化難道就是不斷的搜集「行為和其意識形態間的對應關係」嗎?身上有刺青的人是XXX、身穿名牌的是…、說相同口音者就比較親切?等等等。只是這些問題對定一這種動作派和科學派的人來說,議題好像太過沈重。回過神來的定一聽到守道說出一個更讓他難以相信的神話。一個從小就聽過的神話,只是和小時後聽到的有些許的差異。



[1] 三國演義第68回:甘寧百騎劫魏營,左慈擲盃戲曹操。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eopleawaking&aid=717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