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神與魔三:莫名捲入
2012/12/14 05:55:38瀏覽150|回應0|推薦4

莫名捲入

神魔語錄

神說:「神創造萬物養育人類」;魔說:「魔發明金錢收買人類」。

於是乎人人都可以被收買,只是價碼不同。

 

      調查局辨公室內,一如往常的有鍵盤的key in聲,也有調查員之間的討論案情和閒聊聲,喧嚷之聲此起彼落。二名調查員也剛好在看著電視台上的考古新聞。

「定一,電視上叫小夜的女教授就是你的青梅竹馬?你從小暗戀的對象?」

「是啊!可是我們很久沒連絡了,我是還記著她,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我」。

名叫定一的調查員一邊看著電視上的小夜,一邊害羞臉紅地回答其同僚的問題,青梅竹馬最純純的愛戀,也最讓人難以忘懷。

「那就利用這次的假期去看看古物展啊,說不定能來個巧遇。於是乎,當正極與負極接觸後,勢必能引發一場愛的大爆炸,多好啊!不錯吧,聽哥們的準沒錯。」

調查員當起了狗頭軍師,為其哥們定一提出建言,同時還不忘用其雙手比出各種的動作來佐證他的完美建言。

「文偉,你這樣戲弄我很有趣嗎?」定一斜眼地看著調查員說。

      「什麼!」文偉大聲的抗議。

「我這是為了你這個partner兼連絡人著想,你竟然說我在戲弄你,太傷我的心了吧。」文偉繼續抗議。

定一一臉無辜和無助的回說:「我當然知道你是為了我,只是…我真得不知道見到面後要說什麼?再怎麼說我們都那麼久沒見面了,她都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我呢?」

      文偉拍拍定一的肩膀後說:「放心啦,只要你們是對彼此有感覺的,到時候自然知道該說什麼?正負極相吸是自然不變的常理。拿出你辦案時的英明神武就行了,我們的老祖宗中,美女都是愛英雄的。去吧!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知道嗎?好了,我要去忙我的案子了,bye bye。等你的好消息喔!這樣我們同事間才有八卦可以聊。」

文偉說完後就做出一個頑皮的表情,然後就離開辦公室,留下定一人繼續看著電視上古物發現的特別報導。只是心思好像都是停留在小夜的身上,至於電視上說了什麼似乎都沒聽到也沒看到。不過特展的時間和地點倒是有記下來,不然就無法和青梅竹馬來個不期而遇了。

      籌備以久的古物展覽終於在故宮博物館順利展出,教授小夜因為是主辦人所以必需滿場穿梭,來來回回的招呼達官顯要、政商名流,偶爾還要接受記者的專訪,好不忙碌,這次的她又再次的希望能有分身的幫忙,好讓她能避開那些不懂又要裝懂的達官顯要、政商名流等「名士」,只是兩次都是幻想。

或許是上次電視台的特別報導因素,這次的古物展到是吸引了不少的民眾來參觀,大大的出乎小夜的預料,利用著訪問的空檔,小夜偷偷地混入觀賞的人群中,享受這片刻的空閒,同時也再次細細觀看這已看過無數次的古物,並且換個身份用一般群眾的角度來觀看這批古物。

      在展場的某個角落,定一一人慢慢的邊走邊看。雖說是為了小夜而來,但古物看著看著也被古物吸引了,於是也用上心觀看了,以致於並沒有注意到角落的另一邊也有人走著過來。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從角落走來的兩人就因彼此都將注意力放在古物上而撞在一起,只是正當兩人都要發怒的時刻,兩人抬頭一看,兩人均是又驚又喜。

      「你是…定一?好久不見,真高興你能來看我主辦的古物展,怎麼不事先聯絡我,這樣我也可以為你導覽啊」。

小夜由怒轉喜地喊出定一的名字。而聽到小夜呼自己名字的定一更是驚喜萬分,喜得是真得遇到青梅竹馬了,驚的是原來她還記得他的名字。但真的是太久不見了加上突然的相見,讓定一反而結巴了起來了,短短的一句話說的七零八落的。

      「就…剛好…放假,而…電視上…又剛好…有介紹,所以就…來看看,沒想到能見到妳。」

      「不高興啊?」小夜戲弄起定一來了。

「那有,沒有啦」。只看定一急忙否認。

「定一,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沒什麼變!」

看樣子,定一的反應到是在小夜的預期之內,似乎過去的定一就是常常在小夜面前結巴或是常常被小夜捉弄。

「小夜你到是變漂亮了。」定一立刻回說。

小夜一臉驚訝地看著定一,心想這個呆頭鵝也變得會說話了。就在小夜打算繼續聊下去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遠方響起。

      「教授,原來妳在這裡,電視台的記者已經在等你了,要進行這次展覽的專訪」。

「不好意思,那你慢慢看,我先去忙,晚點再聊」。

小夜對定一說完後便往小夜的副手走去。定一的臉上則是透出從天堂落地獄般的失望,不過一時間不知那來的勇氣讓定一開口邀約小夜。

「小夜晚上一起吃個飯如何?」

「好啊,晚上六點在門口等我」小夜頭也沒回的就答應定一的邀約

      在聽到小夜的答覆後,定一高興的比出拉弓的手勢,心想文偉那個死傢伙說的果然沒錯,「只要有感覺見到面了就知道說什麼」。這次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不能讓機會飛走。於是定一便帶著愉快的心情繼續觀看古物,直到了「紙鎮」的展示點時,不知為何,總感覺這個「紙鎮」特別的吸引他,於是特別的駐足仔細觀看,但是看來看去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就在要離開時,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

      「我知道你喜歡她,讓我來幫助你吧」,一個特別深沈的聲音響起。

定一則是大吃一驚,連忙抬頭四處觀望想要找出是誰在對他說話。但是舉目四望,看到的只是人們聚精會神地觀看古物,不見有任何人在說話,就算是有人對話,聲調也不像剛剛那種特別深沈的聲音,而且感覺上好像只有他一個人才聽的到,因為其他觀眾仍是目不轉睛地觀看古物,不像他受到那深沈聲音的影響,四下張望,但卻望無所望

此時,恰巧有一團觀光客也來到紙鎮的地點觀看,便把定一給擠出去了,深沈的聲音也就不再聽聞。定一心想,一定是最近辦案子太累了,錯覺吧。於是定一便繼續的觀看古物,心中期待著晚上和小夜的雙人晚餐。只是定一沒想到的是,這個決定反而把他和小夜捲入一場陰謀之中。或許是因為成千上萬的人來看展覽,但是只有他一人能聽到那獨特而深沈聲音的緣故吧!

      三個人坐在餐廳的邊邊一角,看似尋常朋友之間的聚餐,也像是來觀看古物的家人或是朋友下來吃個午餐、小憩片刻。只是靠近後會發現三人之間似乎有著不尋常的關係,其中兩人顯得特別的緊張和不安,相反地,第三人就顯得氣定神閒,從容不迫。

「我知道兩位的生活目前有困難,錢嘛,絕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你們說是嗎?」

氣定神閒的搖滾潮男遊說著另外兩位緊張不安的男士,而且還特別強調錢的重要性,似乎這兩位男士目前可能有金錢上的窘困。

      「我們是有困難沒錯,但…」

其中一位男士回應潮男的遊說,只是似乎潮男切入男士的要害,以致話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嘆了嘆氣,頭也黯然低下好掩飾心中的無奈和窘境

「管他的啦,反正我們現在是橫也死,豎也死,不如拼他這一次,說不定可以混過去」,另一位男士情緒激動地呼應著潮男。

「當然會混過去,我只是要兩位在晚上時,『不小心』忘了鎖門而已,又不是要兩位去殺人放火。而且只要替我完成這件事,桌上的這些錢就是兩位的了。怎麼樣?」

搖滾潮男順風接話,繼續遊說兩名男子。說完後立刻從桌子底下拿出兩個007公事包。公事包打開之後,另兩人是目瞪口呆又驚訝萬分,兩人心想我這一輩子也沒見過那麼多的錢啊!千元大鈔每百張一捆的,整整塞滿公事包,裡面的現金沒有千萬也有個幾百萬。眼見這白花花的大鈔出現在兩人的面前,著實讓兩人看呆了,一時之間忘了還有搖滾潮男的存在,彷彿天地間只剩下兩人和眼前的現金。

「咳…咳…」

搖滾潮男輕咳數聲提醒魂遊太虛的兩人回過神來。聽到咳聲後,激動男子首先回過神來,隨後想也不想的就伸手拿了其中一個公事包,並且緊抱在胸前,深怕被他人搶走似的。

「不管你了,我是幹定了,只要能混過去,我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還有你如果敢說出去,我絕對和你拼命!」

嚴然激動男子已用行動和言語答應搖滾潮男的請求,並替潮男威逼恐嚇另一位男士。另一個男子眼看著夥伴的行為後其心亦是動搖,於是也伸手拿起另外一個公事包。同時告訴搖滾潮男說:「六點半到七點,就這半小時的時間,逾時不候」

「夠了夠了」。搖滾潮男笑著說。

兩名男子似乎是作賊心虛,拿了錢後就立刻離開,深怕有人會注意到他們。只是這餐廳人來人往,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們三人有什麼舉動。兩人走後,整張卓子留下搖滾潮男一人,只是立刻又來了一個神祕男子,坐下後笑笑地說。

「金錢果然是萬能!」

      「晚上六點時,把那隻怪物放出去,讓它見人就傷、見人就,盡可能的製造混亂,知道沒有?」搖滾潮男神情嚴肅地對眼前的神祕男子下達指令。

「直接去搶不就好了。」神祕男子似乎認為潮男的指令太過保守。

「能搶我早搶了,不是只有我們知道惑心石在這好嗎?」

搖滾潮男嚴正地反駁,神祕男子聽完後知趣得尊守指令離開,為晚上的行動做準備

      550分,定一一人站在展場門口等待小夜,心中是期待又害怕。期待和久未謀面的青梅竹馬共渡雙人的浪漫晚餐;害怕自己等會的表現會像早上一樣笨拙,在自己心儀的女神面前出糗,是每個男子心中最大的痛而且會是遺憾一輩子的痛

看著手錶的分針漸漸往整點處靠近,心中的小鹿卻是開始不斷的亂跳,感覺就像是要從咽喉跳出來似的。同時定一也不斷地往大門望去,期望能看到心中的那位女神。時光更迭,終於這短短但是最難的時光過去了,看著心中的女神—小夜從大門走出來。

「不好意思,定一,今天是第一天所以忙的亂七八槽的,你應該…。」

小夜的話還沒說完,定一就立刻把小夜倒。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小夜大感不解,心想:「你搞什麼啊!定一」。正打算開罵時,卻聽到一聲強烈的撞擊聲。

定一和小夜兩人立刻望向聲音的來源,卻只看到一個蓬頭垢面的瘋子撞上了門柱,小夜心想還好是定一把自己撲到,不然自己就要被那個瘋子給撞上了,只怪自己了為準時赴約以致於忘了注意周遭環境,還誤會了定一。

該瘋子搖搖頭,拍拍身上的灰塵後,便又往定一和小夜兩人的方向跑來。就在兩人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只聽到「嗖」的一聲。然後就看到一隻箭射中該瘋子的胸口。

只是接著發生的事,更是讓定一和小夜大感詫異,中箭後的瘋子變成一隻「全身長滿毛看起來又像猿的怪物」。看到眼前讓人難以置信的景像,兩人心中都在想說,會不會是最近太累了?但有累成這樣嗎?累到產生幻覺了?

「兩位沒事吧?」

      兩人還在震眼前的景像時,一位身穿黑衣黑褲和黑披風的女子突然出現在兩人的身邊,並且開回詢問兩人之安危。

      「還好,沒什麼大礙!」

小夜先是驚嚇這位女子的突然出現,但還是禮貌地回應女子的關心。只是小夜定神一看,怎麼這個女生還拿著劍,一幅古代俠女的裝,是cosplay嗎?可是cosplay沒那麼暴力吧?還是綜藝節目的橋段?那現在是不是在某處有攝影機在偷拍著?小夜心中不斷的推論,希望能為眼前的景象找出一個合理合邏輯的解釋!

      「沒事就好,快走吧。這裡危險,不是你們凡人該出現的地方。」

俠女說完後,就舉劍往似猿的怪物殺去。留下兩人看著一位俠女追殺著一個似猿的妖怪。

定一心想,「危險?」妳拿著劍往一個怪物殺去不是更危險嗎?還有妳自己不也是凡人嗎?

就在定一打算起身上的槍時,怪物似乎不願和俠女對打,開始往後逃去了,而俠女也是尾隨怪物繼續追殺該怪物。留下不解的定一和小夜兩人,兩人木納地相望著,在這個當下,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兩人都瞪大雙眼看著對方。

「小夜,你是考古學家,剛剛是人還是妖怪?。」

定一用充滿疑惑的表情詢問小夜。希望能透過小夜的專業來解釋剛剛發生的一切,只是小夜也是無法確定真實答案為何,所以話也是說的斷斷續續。

「一開始應該是人,這點應該沒有錯。只是後來好是『攫猿』」。

      就在兩人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一陣鈴聲突然大作,把兩人拉回到現實,兩人再度相視一顧,同時出聲:「出事了!」

於是立馬跑向鈴聲響起之處。只是定一邊跑邊想起,剛剛那位俠女背後的那個圖騰,似乎有點熟悉但又不是那麼的熟悉,只是現在沒有時間讓他去回想了,先搞定鈴聲為何大響的原因比較重要。

      定一和小夜兩人循著聲響跑到展場後,只看到兩個男子彼此對峙著。一邊是一手拿著紙鎮另一手拿著權杖的搖滾潮男;另一邊是手拿寶劍的正經青年。這兩個男子也注意到定一和小夜兩人的出現,看到眼前的景象後定一立刻拔出手槍護在小夜的身前。一時詭異的三角關係儼然出現了,一個拿權杖、一個拿寶劍,最後一個拿一把槍。

      「早知道你們會調虎離山,但還是沒料到你會從後門直接走進來,守錯位置了。真是失策、失算。」青年對著搖滾潮男說。

「有錢能使鬼推磨,人間是這麼說的吧!」

後面那一句搖滾潮男刻意對著定一和小夜兩人說。聽到這句話後,定一和小夜兩人心想「人間」?難不成你活在天堂?現在還是在人間吧!

      「是這麼說沒錯,但我更想知到你們兩位為何會出現在這個展場,而且你又為何拿起屬於國家的紙鎮?」

小夜心中雖有千萬個疑問,但身為展覽的主辦人,紙鎮古物的安危是她現在的首要考量。

      聽到小夜的問題後,搖滾潮男看了看手中的紙鎮,再看看小夜,然後哈哈大笑。

「紙鎮,原來你們把這個東西看得那麼不值啊!」

搖滾潮男話剛說完就看到青年揮劍往自己攻來,一時之間劍杖相觸,鏗鏘之聲接連不斷,這兩個人不顧定一和小夜是否在場,就先打了起來。搖滾潮男一邊應付青年的攻擊,一邊仍儀態從容地自顧自的說起話來,完全不把青年的攻擊當回事。

「這個…紙鎮,就叫它紙鎮吧,本來就是屬於我聖門的物品,我只是來讓它物歸原主罷了。」

      「魔門就魔門,還自稱聖門」,青年進攻之際也回應潮男的話。

小夜身旁的定一則是舉槍對準潮男和青年,但一來怕誤傷人,二來更怕誤傷「紙鎮」。所以當下也只能繼續在一旁觀看著並同時保護著小夜的安危。

「總比你們自稱為神好吧,偽君子」

搖滾潮男用權杖格擋住青年的攻擊後隨及反唇相譏,另行開拓口語間的交戰。

只是小夜心繫「紙鎮」的安全,深怕兩人的武鬥會傷了紙鎮和其他古物,於是趕緊打圓場,期望能讓兩人冷靜下來,至少不要再動干

「我們都是文明人,可不可以不要用打來決解問題,讓我們好好坐下來談談倒底紙鎮該屬於誰的好嗎?而且萬一打壞了其他文物那可不得了,這些很珍貴的,一旦失去,就不會再有啊!」。

      「我們兩人本來就不相上下,今天我又得到『紙鎮』的助益,你是打不過我的,原想和你再多玩一會的,不過多了這兩位凡人的攪局,就不和你玩下去了,bye bye」。

搖滾潮男說完後隨手晃一晃手中的權杖,只看到權杖的頂端發出紅色的亮光,紅光直直地往定一和小夜射去。

青年一看心想「不妙」,立刻跳至定一和小夜的前方,用其劍在空中畫出一個圓。而位在青年身後的定一、小夜只看到激射過來的紅光和圓圈的藍光相互接觸後,產生一陣明亮的炫光,接著就是聽到一聲爆炸的聲音。

隨後定一和小夜就不醒人世昏了過去。搖滾潮男也不知所,只剩下青年看著昏倒的定一和小夜,搖搖頭之後也離開了現場。不久之後消防人員接著趕到,並將小夜和定一送往醫院,並著手整理現場。

      護士拉開病房的窗廉打開窗戶,好讓陽光和空氣能走入病房,因著朝陽的照射,整個病房像是漆上一層金黃的顏料,閃耀著金黃的光澤。定一和小夜兩人也因這初昇的朝陽而甦醒。兩人張開眼睛後只看到定一的同事文偉在一旁看著他們,此時是四眼對兩眼。

「醒來啦」,文偉說。

「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記得我們是在展場中的?」定一一臉疑惑的問文偉。

      「是啊!是在展場的,然後就被送來醫院了。而且是不醒人世的被抬來病房的。」

文偉回答定一的疑問,且在說到不醒人世時,還特別的強調一下好讓定一理解。

「你這是幸還是不幸,難得表現良好得到特別假期,去看個展覽見到青梅竹馬,但隨及又遇到搶案,還昏倒在現場」。文偉邊說邊搖著頭,並嘆了一口氣。

      「我們是先遇到一個瘋子」。定一立刻回駁。

「是妖怪」。小夜立刻插話。

「對,先是遇到一個妖怪,然後被一個俠女救,後來又聽到鈴聲大作,跑回展場後只看到兩個怪咖為了一個紙鎮而大大出手,然後…」

      「然後就昏過去了?我看你的魂還沒歸位吧?妖怪、俠女、怪咖!」

文偉邊說邊拿一份報紙丟給定一,文偉臉上的表情像是在告訴定一,你這是在說故事嗎?還是你的頭被震暈了,三魂七魄全被震出去了?

「你不但是昏過去,而且到現在還在昏迷吧,不然最不相信鬼神之說的你,竟然會說出妖怪這兩個字。」

      小夜往定一靠過去,兩人一起看著報紙。只看到報紙上寫到「兩個展場工作人員因為財務上的問題而與外人串通偷竊古物。唯因不慎誤觸電線和警鈴,引發電線走火和爆炸。而展覽主辦人和其友人則在阻止竊賊行竊時受爆炸波及而昏迷送醫。目前兩個工作人員已被捉拿,仍在追尋串通之外人…」。

      看完報紙上的新聞後,小夜和定一兩人疑惑相望著,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文偉則是看著發呆的兩人搖搖頭。

「現在相信我說的話了吧?還什麼妖怪、俠女、怪咖之類的,你們當是電影啊。看樣子你們兩個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康復了,那我就先回局裡去忙了。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好好養傷和休息吧。

文偉說完後就離開了病房,留下定一和小夜兩人呆呆的相望著。少了文偉的聲音,讓兩人間的空氣霎時變得特別靜穆。

「到底怎麼回事?」

兩人有默契地同時發問;然後兩人又有默契地搖搖頭。兩人都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是要相信自己的親身經歷還是報紙的報導,兩人都無法拿捏。

「難道真的是我們兩人眼花?或是昏迷後產生的幻覺嗎?」小夜首先發言。

「如果是幻覺的話,那也太真實了吧。」

      「可是警方應該不會相信我們的說詞才對。」

小夜說完後,只看到定一一人望著窗外然後淡淡的說。

「如果警方不相信的話,或許要去找找我的養父,他那或許會有一些線索,怎麼樣?要一起去嗎?」

      「去!因為我也認為這些幻覺太過於真實了,而且多個線索也好,畢竟我還要想辦法把失去的紙鎮找回來。」

      兩人若是接受文偉和報紙的說法,或許就可以避開之後的遭遇,但或許這就是兩人特別之處。而特別的人往往會用特別的角度看待事物,因此常常會有特別的際遇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