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In her shoes 穿她的鞋
2011/04/12 17:48:22瀏覽1384|回應25|推薦183

1. 電影故事

Two sisters with nothing in common but size 8 1/2 feet. After a calamitous falling out, they travel the bumpy road toward a true appreciation for one another -- aided along the way by the grandmother they never knew they had.

姐姐長相平庸,聰明會念書,是個律師;妹妹外表亮麗,貪玩不讀書,愛穿姐姐的衣服'鞋子。妹妹終於得罪了善良耐心的姐姐,懊惱之下收拾行囊去投靠久無聯繫,住在養老院的祖母。在聰明的祖母的暗中引導,兩姐妹的生命終於融合,彼此感恩,發現幸福。

2. 我的故事

50 年前,我在妹妹的舞蹈課後,因為我的拖鞋被人穿走,只好穿了妹妹的拖鞋,背她回家。噗文後格友的回應,都肯定當時的我是個好姐姐。我也幾乎以為我是,直到 Victor 在回應說,‘她記得你搶走她的鞋嗎?’

當時妹妹的反應如何,我已經不復記憶。那時她可能還沒有上小學,或者可能是一年級。

我跟妹妹年紀相差兩歲,但是姐妹倆相親相愛的印象完全不在我的記憶裏。

媽媽和街坊鄰居閒話家常,談論家裡的孩子時候,她總是說,漂亮的是妹妹,醜的是姐姐。個子高大的是妹妹,身材瘦小的是姐姐。 姐姐會念書,妹妹不會唸書。

姐妹倆經常吵架,吵架的原因總是不外乎她偷穿了我的衣服、鞋子。我的衣服不見得多好,但是她漂亮,身材好,穿我的衣服也比我穿的好看。外人搞不清我們誰是姐姐,已經讓我鬱悶,妹妹還要穿我的衣服,讓我難忍。我們吵架所用的詞就是醜與笨。她罵我醜,我罵她笨。

久而久之,我想她也自認為笨,我也自認為醜。

成年後,我們姐妹沒有共同的話題。妹妹結婚後生了一男一女,我在台灣時,很疼愛她的孩子,把他們當成我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下一代成為我們姐妹親情維繫的重要媒介。

回想過去,如果媽媽不強調她美、我醜,我會不會心胸寬大,不介意讓妹妹隨意穿我的衣服?如果我不罵她笨,她會不會跟我一樣把書念好? 如果那個晚上,我沒有穿她的拖鞋,她會不會仍然要偷拿我最喜歡的衣服穿? 那麼我們姐妹是否會和別人家的姐妹一樣和睦相愛?

(後記:妹妹的美貌已經因為生活的重擔而消失,她恐怕已經忘記我們少女時代的口角恩怨。她20歲嫁了個好人家,但是老公不賢,出國後久無音訊,守活寡將近30年,胼手胝足,自力更生。她沒有我的聰明,但是經過生活的磨練,也自有她的在世的智慧。最重要的是,她年紀愈大,愈見其單純善良的本性。我看她什麼都沒有,但是我回台灣,她總會要給我一些她收集的免費贈品,說些會讓我生氣說她笨的話,但是她都不會跟我計較。)

3. 她的故事

當恐龍法官之說沸沸揚揚時,我不得而知。突然讀到 露西佛爾 Lucifer-- 筱蒨 的文章,對性侵三歲女孩控訴事件的看法,我才知道 這個恐龍之說來自何處。

從露西佛爾及 小浪 的文章看到法官的判決文,我很驚訝判決文對性侵行為描述得非常詳盡 details ,詳細得讓我懷疑一個三歲女孩如何有這樣的口語、記憶、描述能力,難道台灣性教育如此先進,連三歲幼兒都懂了?

我想起我女兒大約三、四歲的時候,有一次全家跟大夥去一個教友家裏聚餐。飯後遊戲,主人的家人鼓勵從來沒有騎過自行車的女兒,試著騎主人兒子的自行車。沒多久女兒就因為不適而哭喊。她想尿尿,可是可能陰部發炎,小便出不來,疼痛難忍。大夥趕快散會。回程一路上、到家後,哭叫痛苦,我怎麼安慰也沒用,只好掛急診,看醫生吃藥後才恢復正常 。

從我的女兒聯想,一個三歲女孩真的這樣說出她的受到性侵經歷嗎?如果是,該嫌犯的確令人髮指。有這樣罪行的人平常應該就有不尋常的精神狀態了吧?女孩的家人竟然把小孩交給他?

如果供訴的罪行是父母、家人、或其他成年人引導女孩進入這樣的情景,可信度有多少呢?有什麼證據可以證實供訴的真偽呢?

女孩三歲就有這樣的受害經驗,還能記憶、描述清楚,那麼這個女孩的身心豈不是已經需要治療?

根據從露西佛爾及 小浪 對我的回應的答復,這些受害經過的細節似乎沒有經過科學方法鑒定,也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可以解釋。

難道女孩的性侵是問訊女孩的成年人所引導出來的想像性侵?

英文有句話 put yourself in his/her shoes ,意思是設身處地的意思。我現在 put myself in 這個女孩的 shoes , 覺得女孩是受害人,引導她說出性侵過程的人才是對她日後成長有所傷害的嫌疑人啊。 不知道有沒有格友高明,能就我的看法有所分析指正?

延伸閱讀: 盲目的正義、玷汙的玫瑰、齷齪的政治

延伸閱讀: 法是死的、人是活的,陪審團?時候未到

延伸閱讀: 法是死的、人是活的,陪審團?時候未到 -part2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台灣女兒埃及媳婦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只記得有首美麗的詩
2011/04/20 09:19

在台灣翻偷穿高跟鞋

劇情只記得最後婚禮上那首美麗的詩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by e. e. cummings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 (I carry it in my heart)
I am never without it
(anywhere I go you go, my dear; and whatever is done
by only me is your doing, my darling)

I fear
no fate (for you are my fate, my sweet)
I want no world (for beautiful you are my world, my true)
and it's you are whatever a moon has always meant
and whatever a sun will always sing is you

here is the deepest secret nobody knows
(here is the root of the root and the bud of the bud
and the sky of the sky of a tree called life; which grows
higher than the soul can hope or mind can hide)
and this is the wonder that's keeping the stars apart

I carry your heart (I carry it in my heart)


柔不茹剛亦不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YES, YOU ARE A NICE BIG SISTER.
2011/04/20 05:56

柔不茹剛亦不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onsider someone else.
2011/04/19 11:15

Hello  Dear Friend,

          Haven't visited for sometime.

          People always think about themselves first,  better people will wear someone else shoes to consider otherS situation.  It's nautre human-being.

          Thanks for sharing.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4-19 11:29 回覆:

謝謝 VJ的回應,所以我願意穿妹妹的鞋,表示我其實不是壞人,反而是好人?

謝謝鼓勵。


葉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姐妹
2011/04/18 19:16
雖說姐妹 同一血緣   但是也有不對盤的姐妹
也許個性天差地別    也許因為父母的對待方式

呵呵 我要說的是   我和姐姐也八字不合
當然能姐妹情深最好
不過我想如果無法手足情深  也沒什麼要緊
人與人之間   本來就有緣薄緣厚的差別





一旦落入紅塵 
不管成為精靈或是塵土 
這肉身終究沒參悟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4-18 20:30 回覆:

謝謝葉莎的回應,原來你跟姐姐也缺少緣分?

我印象中你還年輕,最好還是珍惜即使是很小的緣,否則等年紀大了就難彌補了。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幾 天 不易 上 網 ﹐幾 乎 把 你 好 文 漏 網 ﹐ 感 人又 深 思 ﹗
2011/04/18 05:54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4-18 15:27 回覆:
謝謝張鳳哈佛的來訪與鼓勵。我沒有經過詢問就逕稱教授,只是為了表示尊敬,我習慣在回應中按照格友的暱稱直稱,但是覺得你是個名人,而且是很有修養、胸襟的名人,願意到我這個小格子來回應,真是感動。如果你不介意,我就還是稱你張鳳哈佛了,一視同仁。

Where繪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棘手
2011/04/14 09:36

我不知道小女孩是否被性侵,不管怎麼樣,我也只能透過媒體知道事件,很難做評斷。我的回應只是表達不管年紀多小,性侵對受害人的影響。

檢察官公主裡面的劇情是這樣的:

小女孩的母親控訴自己的女兒遭受小提琴老師性侵,但是這個案件都只是母親的說詞,檢察官必須讓女孩自己接受審問採取供詞,但是問題來了,女孩的年紀和語言能力根本不可能清楚表達事件的發生過程,而且女孩一直不肯開口,只要檢察官一問到某個關鍵時,女孩只是哭。

檢方從各方考量,也懷疑女孩的母親為了錢﹝賠償金或和解金﹞控訴小提琴老師,而且經過調查,那個小提琴老師是個教友,老婆很漂亮,常上教會,也常參與公益活動,看起來不像是個會性侵的人。

檢方考慮到母親可能教導女孩接受審問該怎麼說,所以如果父母不在身邊,只要透過單獨審訊,小女孩應該還是會露出破綻,所以檢察官要求女孩上法庭接受審訊。

不過,可想而知,這是個很艱難任務。被告看起來不像是會性侵的人,性侵的人通常都很狡猾,原告的監護人有可能為了錢,受害者卻無法表達自己的受害經過,這看似簡單的案件,對一個追求真相和正義的人而言,其實是很棘手的。但無論如何,找出誰說謊,這是檢察官的責任。

我突然想起多年前爭取吳憶樺小孩監護權的案子,那時台灣多數輿論幾乎偏向台灣這邊的親屬~~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4-14 10:05 回覆:

謝謝繪兒的回應,真的是很棘手。所以我們怎麼可以輕易的沒有證據就定人的罪呢!文明的法律是寧可漏殺,也不可誤殺。因為誤殺本身就是罪。

我們怎麼可以因為懷疑而犯罪?被懷疑本身就是一種羞辱,有誰願意?而且傷害已經不比坐牢小。

我又想起我的經驗,女兒在小學三年級時,我的朋友的孩子邀請她去家裡過夜。回來女兒就眼睛腫又咳嗽的狼狽相,以為是感冒經過兩天的折騰才知道是氣喘,緊急住院急救。你可以想見我會怎麼想,女兒去朋友家受到什麼招待的?朋友是很好很善良正直,沒有任何人格缺點的家庭,但是我的女兒去了他們家回來這樣,媽媽心裏難免七上八下。如果我對朋友完全不認識,是不是會採取直接的疑問?這是人之常情。

這個女童的家人也是如此的心態,而且是事後受到其他人的加油加醋,慫恿提出控訴的。兒童本身哪裡會解釋如此詳細,而且根據證據,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告訴人一旦提出控告,當然不甘心無疾而終,一定要追出個賠償之類的,這種心態更惡化了真相。

不管怎樣,不管是誰有權利控告,就要提出證據,不是隨便可以指人定罪的。你說是嗎?


史爹— 穿著 Prada 的安慰婦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沒肩膀的官員
2011/04/14 07:52
不敢捍衛自己做的決定。也許法官這件判決有瑕疵(我不是專家),但.... 她沒隱瞞,誰作的決定,誰就該捍衛自己做的決定,怎麼可以讓人家背著“恐龍法官”的罵名。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4-14 08:09 回覆:

我同意史爹的看法,這也算是 disaster control 的方式問題。我不認識她,也不懂法律,但是我不相信一個法官有膽子在這麼重要的職務上犯職務上的錯誤。

In her shoes,我寧願相信她在這種集體行動面前,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有誰會聽呢?與其搞得官民對罵,烏煙瘴氣,成何體統。

中國人說,是非自在人心,做高位的人不能不小心言行。我們看好萊塢電影,不是很多被冤屈撤職的調查員,自己奮力躲開那些抓他的人,去尋找陷害自己的人及反證嗎?對惡勢力,避免衝突是理智的,是對國家好的。

在 udn 你沒有看到人云亦雲強烈到了什麼程度?今天如果不是因為我人在國外,能夠保有超然的態度還敢 make noise 恐怕不容易。


~大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暗流湧動
2011/04/14 00:58
看了姊妹的故事感觸很深,我也有相似的經驗,
只是我是妹妹卻永遠被認做是又老又笨的姊姊。
成長中的許多事,在外人眼中可能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不足掛齒,
卻不知很可能會造成當事人心頭永遠的痛。
姊姊擁有一雙美腿和細長的腳,鞋子如彩虹氾濫,
而我粗腿大腳一輩子只有穿球鞋的份,
所以我們之間沒有鞋子之爭,卻另有暗流湧動。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4-14 06:39 回覆:

謝謝大邱的回應分享你自己的故事。大邱不愧是寫小說的能手,這個‘暗流湧動’讓我非常好奇。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夫妻,父母子女、公婆媳婦的關係最為普遍。兄弟姐妹從小開始的關係,對於個人的成長影響之大是我們小時侯所想不到的。

幸運的是,現代父母都有足夠的教育水準,對子女的教導好像比較少這方面的疏忽了。(我是看我周圍的朋友說的。)


靈婆心語 人生待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妹妹
2011/04/13 18:01

我也有一個經常穿我衣服的妹妹

小我六歲  很漂亮也很聰明

她恨我沒有供應她讀高中

硬叫她讀師範專科學校  以致羨慕別人的大學生涯

她總是把我的男友變成她的追求者

當我知道原因後

哭笑不得 疼她的心  變成說不出的痛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4-13 21:17 回覆:

謝謝靈婆的回應,看來你的姐妹情更是一番故事。

你的故事真的讓我有新的體會。

我年輕的時候,母親拿著戶長的稱號,不願權力旁落,所以我沒有決定的權力。所以不能給弟弟妹妹對他們有幫助的 advice,所以沒有能力讓自己的付出有更好的結果。因此,做得不夠,也不會招怨。

你給妹妹最好的 advice, 竟然沒有感謝還被咬一口。不只一口........真是痛心。

領導者的能幹與否顯然不是問題,用最通俗的說法,其實好壞、對錯都是被領導的人自己的命了。

所以我說,最終的決定在上帝,行動的人只是上帝手上的棋子。靈婆,你、我都只是被揀選的棋子啊!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ooheys
2011/04/13 17:57
 
價錢和台灣差不多。
至於紅白酒,喝wine的心情與喝啤酒又大不相同了。。。很難回答。。。。
(總算能回應了!)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4-13 20:41 回覆:
謝謝回應,反正看著辦了,有帶還是沒帶,看心情、看運氣、也看重量。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