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Reasonable Doubt
2010/09/06 21:20:06瀏覽1266|回應18|推薦244

12 Angry Men (1957)

請參考文後網址,有中文字幕的視頻。

外子跟女兒在看電影,我不知道是什麼電影,過來一看就被深深的吸引住。原來這是 12 Angry Men ,太棒了!原來 12 個怒漢指的是陪審團的 12 個成員,大熱天被關在小小的長方型陪審團室,為著少年被告殺人犯的判決,因為必須做出一致的權力性決定,爭論得火氣旺盛。被告用彈簧刀殺死自己父親的波多黎各裔少年男孩,是有罪還是無罪? “生命在他們的手中 - 死亡在他們的思考裏!”

12 個男性白人陪審員,中年以上的年紀,中產階級背景,在聆聽了一個半公開謀殺案的審判之後,很不舒服地被聚集在一起,檢視案子的事實與證據,過程扣人心弦,尖銳,引人入勝。陪審員在判決結束前,彼此不公開姓名,只是根據他們在會議桌上的座位號碼識別。

12 個陪審員因為個人偏見、知覺偏見、性格弱點、文化差異,有可能產生誤判。 幸運的是,亨利方達飾演的 8 號陪審員因為個人的合理懷疑,勇敢投下與眾不同的無罪票。他的堅持與分析慢慢說服其他陪審員重新考慮和審查他們的看法。

因為熱烈的討論形成的意見聯盟,不斷變化的意見,數次重新投票,個人經驗的啟示,個人性格引起的口頭辱罵,陪審團房間裏充滿了火藥味。 12 個人就像 12 支火藥。

這樣一個全部男性,全部白人組成的陪審團,在1973年以後就沒有了。電影中 3 號和 10 號陪審員先入為主的偏見似乎應該在陪審團審查時被淘汰;陪審員把自己當成辯護律師的角色購買類似的類似的彈簧刀來研究也顯然不適當;一些陪審員的憤怒表現也有誇張過度之嫌。

我看著陪審團的激烈討論,聯想到台灣的死刑議題,以及最近民眾對法官判決的疑義。我想台灣民眾現在看這部電影的話,不知會不會很有領會。這 12 個陪審員的角色其實就在我們的人群中。

法官向表情嚴肅的陪審團員陳述判決的重要基礎在於 “ 合理懷疑 ” 。

“只要你的腦子裏對被告的有罪存有合理的懷疑,合理的懷疑,那麼你們必須產生一個無罪的裁決。如果沒有合理的懷疑,那麼你們應該在善良的良知基礎上做有罪的判決。不管你們的決定是有罪還是無罪,你們的決定必須是一致同意的決定。一旦被告被判有罪,法官將不會受理憐憫推薦,死刑是強制性的。所以你們面對的是生死攸關的重大責任。謝謝你,先生們。 ”

在陪審團室開始的是以下陪審團員的非正式談話:

3 號陪審員向 2 號陪審員說,他相信此案是對年輕人‘開放和關閉’ - 他表現了他隱藏的偏見說:“如果是我,我會在那些難纏的孩子找麻煩之前先揍他們。”

12 號陪審員表示他們很‘幸運’接到的是令人興奮的謀殺案。

7 號陪審員很不耐煩,著急參觀晚上洋基隊和克里夫蘭隊的球賽。

11 號陪審員認為檢察官已經把份內的事做得很棒。

10 號陪審員顯示了他的偏見說:“ 這事不難,是不?一個殺死自己的父親的孩子。 Bang !就是這樣 ... 這是個因素 ... 我告訴你們,他們把這些孩子慣得像脫韁的野馬。哼,活該。 ”

8 號陪審員站在窗口深思,直到人家喊他一起坐下來。

第一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11 to 1:

1 號陪審員提議兩個方案:先討論事情再進行表決,或即刻採取初步投票。他們選擇即刻投票。結果是 6 名陪審員(# 1 , 3 , 4 , 7 , 10 和 12 )很快舉手,由於同儕壓力,陪審員# 2 , 5 , 6 , 11 和 9 遲疑地加入舉手。唯一的反對者是 8 號陪審員。

10 號陪審員搖搖頭對唯一的反對者不以為然說:“嘔!總有那麼一個。“

8 號陪審員投票無罪,不是因為他確信男孩的清白,而是因為他不希望像陪審員 #3 一樣對這麼大的案件有先入為主的主觀意見。

“這孩子是個危險的殺人犯,你可以這麼說” ... 8 號陪審員承認,他不一定相信這個男孩的說法,但是他認為,被告人有權根據法官給予的法律標準,讓事實得到判決前仔細的審查。他說,“不先討論就舉手送孩子去死,這對我來說很難 … 這是關係一個人的生死,我們不可能在 5 分鐘內做決定。萬一我們錯了。”

7 號陪審員說,“你們談論 100 年也不會改變我的決定。”

8 號陪審員認為至少應該討論 1 個小時。

10 號陪審員則充滿了種族歧視的看法。

8 號陪審員說, “ ….. 你知道嗎? 這個孩子 18 年來過著悲慘的生活,我只是覺得我們欠他幾句話。就是這樣。”

10 號陪審員說, “ ….. 先生,我們不欠他什麼。他已經受到公正的審判了。你知道審判的費用有多少? ….. 我告訴你,他們是不可相信的,我的意思是,他們生來就是說謊的。”

9 號陪審員說, “只有無知傲慢的人才信你的話 … 你以為你生來就壟斷了真理?”

12 號陪審員建議其他的陪審員應該設法說服 8 號陪審員,所以每一個人都要花一兩分鐘的時間說出理由。

2 號陪審員說,“我認為他明顯的有罪。我是說,沒有人證實他無罪。”

8 號陪審員說, “提供證據是控方的責任。被告者根本都不需要開口,這是憲法規定的。”

3 號陪審員說,根據樓下老人的證詞,聽到聲響的時間。事實顯示男孩犯罪。

4 號陪審員說,男孩自稱當時他在看電影,卻又說不出電影的名字與演員。男孩的辯詞太薄弱。

10 號陪審員說,對街的女子說她看到。

8 號陪審員說,“你為什麼相信那個女子的話?她不也是少數民族嗎?”

5 號陪審員跳過。

6 號陪審員說,根據父子的爭吵,父親打了兒子兩次,兒子憤怒逃家的事實。兒子殺父親的動機是很確切的。

8 號陪審員否定動機之說。他說,“這孩子在他的一生被打很多次,暴力對他來說已經習以為常。我看不出兩個耳光就會造成他謀殺的動機。”

7 號陪審員說,這個孩子的生長背景註定他會成為犯罪人物。

3 號及 4 號陪審員都支持 7 號陪審員的說法。

5 號陪審員說,“我就是貧民窟長大的,我總是在垃圾堆的院子裏玩,也許你們還會在我身上聞到臭味。”

8 號陪審員說,經過幾天的聽證,辯護律師看來非常愚蠢。每個人似乎都很肯定,但是他認為每一個人都不確定。很多證據都是情景證據,他對證人也有懷疑。他的細膩思維觸動了 12 號陪審員也認為整個案子很不科學。

8 號陪審員說, “也許他們錯了 …. 他們有可能錯嗎? … 他們是人,人是有可能錯的。”

接下來的投票結果表現了每一次的討論,有人被說服把有罪改為無罪的看法,一次比一次多。電影的精彩就是每一次討論的場面,點點滴滴。

第二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10 to 2

第三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9 to 3

第四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8 to 4

第五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6 to 6

第六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5 to 7

第七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3 to 9

第八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1 to 11

最後 12 個人一致同意無罪的判決。

第九次投票有罪對無罪 Vote of 0 to 12 – Final

12 個陪審員簡介 :

1 號陪審員: (Martin Balsam) 一個中學助理教練。

2 號陪審員 : (John Fiedler) 一個懦弱,禿頂銀行辦事員,容易被說服,溫順,猶豫不決。

3 號陪審員 : (Lee J. Cobb) 侍強淩弱,粗魯,固執,偏見,不容忍。

4 號陪審員 : (E. G. Marshall) 受過良好教育,自鳴得意,狂妄,衣著考究的股票經紀。

5 號陪審員 : (Jack Klugman) 生長在貧窮的猶太城市街道。

6 號陪審員 : (Edward Binns) 典型的打工仔。

7 號陪審員 : (Jack Warden) 一個滑稽沒有耐心的橙子醬推銷員,瘋狂的棒球迷。

8 號陪審員 : (Henry Fonda) 一個建築師,正義,理性,冷靜,耐心,邏輯推理,勇敢鼓動陪審團對案子的周密的重新思考。

9 號陪審員 : (Joseph Sweeney) 陪審團裏年紀最長,已經退休,輕聲細語,觀察入微,態度公正,在討論中也有起死回生的貢獻。

10 號陪審員 : (Ed Begley) 一個修車廠老闆,蘊積著憤怒,仇恨,種族歧視,兇惡,粗魯,他的世界只有‘我們’與‘他們’兩部分。

11 號陪審員 : (George Voskovec) 一個鐘錶匠,說話有腔調,德國歐洲來的難民身份新移民,崇敬尊重美國的民主,司法制度以及錯誤中修正的法則。

12 號陪審員 : (Robert Webber) 衣著講究,說話平穩的廣告生意人,戴著厚厚的黑眼鏡,隨和,優柔寡斷。

請試試這個網址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U1MTU0MzI=.html  有中文字幕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earlz01&aid=438876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無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半個八號
2010/09/30 00:34

珍珠小姐可別只看到八號陪審員,因合理懷疑而力辯群雄,作無罪「認定」的一面,卻沒看到他即使有合理懷疑也不敢百分百「確定」男孩無罪的另一面!

一開始八號的合理懷疑只是個小火花,還不足以作成無罪認定,而是在這火花點燃了論辯的引信,正反雙方相互激盪之後才讓案情峰迴路轉;

換句話說,立場不能代表真理,成見只會模糊是非,唯有雙方擱置立場,放下成見,才能看清自己原本看不見的盲點,進而理性論辯,真理才能愈辯愈明!

珍珠小姐在將這電影與死刑議題作聯想時,小心落入了自我立場意識的陷阱中?


***掌聲,來不及響起…***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30 00:59 回覆:

謝謝無休的細心討論,文中有這一段‘8 號陪審員承認,他不一定相信這個男孩的說法,但是他認為,被告人有權根據法官給予的法律標準,讓事實得到判決前仔細的審查。他說,“不先討論就舉手送孩子去死,這對我來說很難 … 這是關係一個人的生死,我們不可能在 5 分鐘內做決定。萬一我們錯了。” ’

我沒有落入任何意識,但是在電影中,我也仔細聽了每一個階段的分析討論。電影情節裏的自我立場意識是8號以外的11位陪審員開始堅持的。

沒有人同意8號,但是他與其他細心的陪審員抽絲剝繭,一步一步的探討,找出證詞的疑點,在討論中沒有任何強迫,只有那個自我意識最強的,具有脅迫的意味。但是大家一個一個向分析投降。

台灣的政客們喜歡攻擊,缺乏8號陪審員這種小心謹慎的探討,我現在想到的是有一位‘亂扯一通’胡扯某校關於襪子的規定。這種無聊的挑釁,跟這樣重大的犯罪起訴是不能相提並論。我不知道為何無休格友會有所擔心。什麼是真理,關於死刑的討論是應該小心探討的,至於那個襪子事件就有唯恐天下不亂之嫌了。(sorry, 我有個直覺,你是看到了我在那裡的回應。如果不是,請原諒。)


天路(真理是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要買DVD 來看
2010/09/14 12:38
亨利方達總是演正直的角色,
我看了姊姊的詳細介紹,
非得親自好好品味一番.

我從入籍後最擔心就是被分配當陪審員,
感謝主,尚未被點.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14 13:10 回覆:

亨利方達很有名,但是我一點都沒有看過他的電影的記憶。看這一部電影,沒有先聽到女兒及先生談到,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我上來一看,亨利方達說話的鏡頭馬上把我吸住了,一問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頂頂的亨利方達。

很喜歡大牌的好萊塢演員的戲,不是因為他們的名氣。他們的出手投足一言一語就是商標了。

真的建議你看,那些對白寫得真好,(演員更好,非常寫實)一點都不過時。人性是不分國籍與年代的。

上面的幾個男人離座而站的安排很棒 - 很文明的表現,12個熱血大男人擠在一個小會議室,不需要動拳頭來表示自己的不苟同。


H2O CO2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12 Angry Men
2010/09/13 02:05
很久以前, 跟著我家外國人看了一次
外國人喜好老電影
開始時我有些坐不住, 但聚精匯神後就漸入佳境
不過, 我對陪審團制度是一直有reasonable doubt
回過頭來想想, 就算由法官裁定一樣是有虞慮
何種制度為佳, 也就見人見智了!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13 09:24 回覆:

呵呵! 這不是羅曼蒂克的電影,講情調的時候看了,就糟蹋時間及電影本身。

不過你說得對,從前我也覺得陪審團,讓阿貓阿狗(sorry, 不是不敬)來判決,有點離譜。但是以台灣現在的現象,我看陪審團是該走的路。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坐那個位子,看事情說話,讓我們知道,這世界要真正完全的公正,不容易啊!


史爹— 穿著 Prada 的安慰婦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reasonable doubt
2010/09/12 02:46

我對"Reasonable Doubt"是不是好看的電影有reasonable doubt.

開玩笑的,看起來一定是好片,會去租來看先。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12 08:27 回覆:

謝謝 snoopy 的回應,即使不是開玩笑,我不介意你有 reasonable doubt。想一想,我們的生活中,譬如找對象,找工作,找房子.......等等,不都是要在決定之前,先有 reasonable doubt, 然後一一澄清才能決定嗎?

再即使聽到有人被歌頌,我們不也是有 reasonable doubt? 尤其是歌頌之詞過度的時候。但是當我們側面聽到惡行被譴責辱罵的時候,為什麼我們的 reasonable doubt 不被容許呢?

你的輕鬆回應 trigger 我的另一個 argument 的想法,所以我就寫了。請你務必包涵,不要以為我在 wrestling.  thanks.


山楓 @ 薪火相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陪審團
2010/09/11 20:53

我的一個同事

七年來被點到三次做陪審團員

真是苦不堪言。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11 22:21 回覆:

不管幾年,點到一次已經夠多了。我用想的都可以感覺到,那種身心具疲的煎熬。要一致同意的案子,可不容易啊!

我想民眾的參與真的是值得。


詩鴿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公義
2010/09/08 14:43
這是現代主義的片子,
有人文與神道同時呈現在片中,
現在若再重拍,
肯定要讓好一批人鬱卒.
姊妹明白我所指為何?
我也是讀聯合國的回應有感啊.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08 17:54 回覆:

謝謝小鴿子的留言。

這一部電影開映時在美國一個星期就下映了,幸虧在海外廣受歡迎。當時的美國人也看不進去呢!但是現在看這電影,真是一部永遠有價值的電影。

台灣目前的社會應該吸收一下人道的觀念,否則台灣人憑什麼評論對岸的人道呢!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講解精彩
2010/09/08 13:43
這電影我是在電視上看的,的確很精彩。不過因為沒有字幕,有些地方沒有聽清楚。妳這個介紹,好像讓我又重看一次電影。

現在選陪審團,大概這種純粹白人男性的可能性比較少了。這篇可以跟James的實際經驗對應來看。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08 17:50 回覆:

謝謝看雲來訪,你有沒有試文末的網址視頻,能不能看到整個電影內容,有字幕?(優酷是中國大陸的,我懷疑國外無法看。)

我昨天又看了 dvd 的拍戲花絮,好像1957年時的陪審員只有男性才可以。1973年以後才改了法律。

你知道我這個人一向懶,所以翻譯從簡。裏面的對白真是棒極了,百看不厭。所有人講的話就是我們社會上一般人會說的話。比台灣的媒體可以想到的還要齊全。

真是一部每一個台灣人都應該看的電影。


the dreamer gir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貴
2010/09/08 09:55

人權至上的國度

每個生命都受到重視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小麥饅頭 & 蕎麥饅頭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08 17:33 回覆:

年紀越大,也能認同耶穌對那些拿著石頭,要打那個女人的人說,“你們中間如果自認為沒有罪的,就可以出手打她。”(我用我的模糊的記憶說的,一定跟聖經原文有誤差,但是大意如此。)

我們這一生,誰沒有犯過或大或小的錯?如果沒有被人追究,我們自己也會寢食不安。一個人被告殺人,這是多麼大的罪,如果真的犯罪,沒有被認出來,這個人也會一輩子不能心安。有一部電影哈利森福德演的,他因為私情有染,情人被殺,成為嫌疑犯,後來被判無罪。他的好友卻心裏以為他真的殺人,讓他很難過。

他自己因為私情被掀開來,對老婆也很有歉意,並感謝她的容忍。沒有想到,他老婆向他自白自己才是殺人犯。

我很喜歡好萊塢的電影,(可惜被曼哈頓東村的 James 先說了)幾十年來,好多好多的電影劇本,演員都為我們呈現了值得思考的人性課題。

如果有人不愛看電影,就會有這方面的損失。

謝謝 amanda 的回應。


聯合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是無罪推定的烏賊術
2010/09/07 14:30

法官若以自由興證來隱藏重要證據〈排除證據的廖誤〉,採取有利被告的伪證串證導致無罪推定,縱放犯罪。〈ie.法官自動當被告地下辯護律師〉受害者只有接受公權力冷血的強暴,檢舉也無用,官官相護,組織犯罪,就讓真相永遠不白。這是很可怖專制的『民主法治』,一般草包不會懂,而教育民眾去參透司法的黑暗是行不通的。

請問法官為何要對犯罪被告如此袒護?很耐人尋味,不是嗎?自由興證及無罪推定是讓不法脫罪〈含執法者〉的兩隻魔鬼。

社會有這兩隻魔鬼作怪,怎能不亂?了嗎?〈當然也有少數被視為異纇的守正法官,但無法改善作惡積弊之風〉

沒有道德沒有上帝不符合社會正義期待的司法就是專制暴政。有人願意在暴政下結婚生子?〈離題六,僅供參考研究吧〉。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07 14:36 回覆:

呵呵!謝謝聯合國的回應,看得出來聯合國肩上的擔子很沉重。

這個話題要說可得坐下來幾天幾夜都談不完。也許有人可以開個座談會來討論。interesting!


東村Jam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腦力激蕩
2010/09/07 12:50

我覺得﹐討論的時候﹐才知道大家這麼厲害﹐每個人都好會講。腦力激盪。

很像電影那樣耶。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9-07 12:56 回覆:
真的,聽起來,台灣是應該有陪審團的設置,因為民眾都熱心參與。這樣總比在家裡,或工作上,媒體上白說強。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