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心的掙扎、無病呻吟三則
2021/08/12 13:33:44瀏覽450|回應0|推薦14

一、

風飛沙般地濕氣雨幕,興起於日頭照得無所遁形、

高溫包裹下,唯有口乾舌燥、體腔焚燒,

近乎五內俱焚且淋漓得彷彿,生命力和精神源源地失喪,沙漠裡隨時暈厥的潮濕悶熱裡,

混雜著幾許海腥,若身處鄉野田邊,還能清楚嗅到腐泥爛草、堆肥層層疊起的撲鼻,

靜默裡跟鐵皮屋頂,聯袂興起打擊樂團合奏般,

漫天喧嘩與如雷掌聲,讓鼓膜拼命地鼓譟;

比樓上鄰居澆花時的水量,還要豐盛數倍的一陣雲雨,

來也匆匆、去也沉寂,高溫更熾。

政治人物無分黨派及身分職務,幾乎不謀而合且爭先恐後,利用臉書等各種社群網站,

上傳(當然是幕僚或黨工代筆)自己像昔日百姓挑燈夜戰似的,齊集有電視機的某戶人家,目不轉睛、凝神貫注地盯著螢幕,等待出國爭光的棒球隊子弟兵們,擊敗強敵奪得世界少棒、青少棒之類的冠軍;

接著全國民眾,焦點再度從疫苗欠缺和新一波振興券,

又要虛擲公帑於印刷與設計等莫名之上,

搞得根本就是台灣當代版的「糧票」還是「布票」,

就是不乾脆且省事、省錢的發放現金;

還有清明連假甫始,就傳出的黑幕重重、見不得光的醜事成堆,

那個詐騙蔡要大家別懷疑:

政府改革的決心。

(哈!那個說謊成性的輸真慘,要國人相信政府;兩人可真是雙簧唱得叮噹響)

而不意外的,只是出動人員到各受難(傷)者家屬那兒,

「建議」簽和解書的台鐵出軌意外;

而且也絲毫不算意外,又是說說而已的,彷彿認真看待、當作一回事的聽(觀)眾,才是該被檢討跟取笑;人家就隨便說說,你居然還信以為真?偏偏連覺得被欺騙、甚至受辱的權力,也都沒有,竟「都是你自己要認為這樣」?

被轉移至連帶三年之前,綠營事後完全輸不起、沒風度的縣市長選舉,無非意淫的東奧正名公投時,公開表示反對此案的郭婞純,

被網軍們出征及謾罵得體無完膚,簡直被宣判通敵叛國(哪個「國」?)一樣不堪;現在那些綠色無賴、痞子、收割專家與湊熱鬥天王、幹話並裝傻天后,又是怎樣紛紛出籠的噓寒問暖,就差沒有連滾帶爬、跑步帶殺聲的衝到螢光幕前,跪舔逢迎樣樣來?

呵呵呵,又是時空環境不同,所以當然昨是今非、昨非今是、明天再說的有什麼好奇怪?又是每個人的看法與角度不同、所處立場不同,沒有任何雙重標準、是非對錯可言?

二、

昨天趁著休假外出,到心裡熟悉、去過無數次,就差沒有像家中廚房或臥室一樣,

閉著眼睛也能不偏不倚地,抵達預定地點的鄉野,在阡陌和水田倒影之間散心,

同時記錄儘管拍攝了許多回,但每次總有意外跟驚喜,總是不覺得膩味及厭倦的景致;

(可能只是拍過,就立即忘得乾乾淨淨,所以當然毫無疑問的,屢屢覺得感動罷了)

偶遇年齡應該在二十五歲以內的農民,駕駛插秧機準備母雞下蛋,替下一季農忙開鑼,

即使以白色本田休旅車為坐駕,應該是與上述青年相識,不知性別的興許三寶車主,

委實有夠目中無人,我明明就在後方等待,

這老兄還是仁姐仍大喇喇,佔據馬路說東道西,

後來要倒車,更誇張與離譜的彷彿打從一開始,

就沒看見愈來愈失去耐性的我?

(那三位農民、一位駕駛人,起碼四雙眼睛,

難道都沒瞧見我這騎機車的大叔?騙誰啊?)

腦海數度興起不快情緒,趕緊透過主耶穌基督,

向阿爸父禱告與交託,感謝聖靈澆灌安息;

相較於前兩天那道道從南方捎來,飛臨至台東市區時,正好撞到海岸山脈一部分而沉降,

導致氣溫宛若堆疊樂高積木,(樂高為什麼非得疊高不可?)

或者另類水漲船高一樣地窒息;

南迴公路濱海的太麻里和大武,

測得土生土長的台東人,都大為咋舌並呼救的攝氏四十度,

台東縣人口最集中、至少有三分之二,

居住並工作於斯的台東市區,中心點炯別於:

較為邊疆的知本,與台東市接壤的卑南鄉一部分,

雨水跟濕氣常常被阻絕於無形長城般,

看來既暗又重,帶著壓迫及威逼的雲層,

卻虛有其表的看似大張旗鼓,實則內裡空空如也;

在鹿野鄉(今年不是熱氣球嘉年華舉辦地)某村結束半發呆,照計畫繼續驅車北上之後,

尚未接觸關山鎮(全台灣省人口最少的「鎮」)精華地區,

赫然目擊水氣集結而成的瀑布,

風起雲湧,迅速將晴空和日光席捲至雲裡,

像是從記憶之牆拔去、自記憶圖書館內除名,

滂沱得穿戴雨衣與否,衣褲鞋襪和身軀,

照樣濕了個徹底的渾沌並幽冥大雨,耳內滿布滴答,

宛若被領出埃及的以色列十二支派,

代表們在西乃山腳,遇見主耶和華降臨時的震天雷轟,

先後尋覓兩處遮風避雨之處,

癡癡且恍惚地盯著穹蒼,望著密集和稀疏不時交替的很景,

依舊暫停營業的某餐廳,懸在一旁的黑色土狗,

其中一條興奮地搖尾狂呼,像遇見自由般。

三、

彷彿報復性的高溫壟罩和焚風鐵蹄,

汗流浹背到豈止懷疑人生,簡直渾身是手,也來不及擦拭;

才剛沐(淋)浴、完成清洗三千煩腦絲,根本不用特地把身體髮膚擦乾,

直接穿上衣服就好;因為不出幾分鍾的光景,

馬上就讓人分不出遍體流竄的,究竟是汗水、還是洗澡水;

高志揚懶洋洋的像是呆坐悶燒鍋,全身血液告警地傳遞「蒸發在即」的信號;

雙眼頻頻給抽取原油、排山倒海若遭遇某種人海戰術一樣,發沉且發昏,

體內水份災難性的流失空氣中,在地人都抓狂到近乎蹦跳的、攝氏四十度的要命炎熱;

頭腦和意識給索命般地豔陽,照射跟曝曬得暈眩轉向,

與中暑已在擁抱、大跳探戈的邊緣;

眼睛半眯得宛若剛剛夢醒,瞳孔給什麼矇住了似的模糊似起霧。

許多消費者或許出於作息(上、下班)時間;或者本身就是晝伏夜出的貓頭鷹,(晚間確實涼快一些)

反正總有不少車主,選在至少Oskar被西斜夕陽(真是迴光返照似的,時間越偏向傍晚,熱度就越強烈)直接、幾乎沒法遮掩和躲藏的照射數小時以上,

精神、體力、耐心與敬業態度,逐漸地分崩離析且坍塌,最後簡直光速一樣,看到被我認定為「白目」的車輛,

不少還是碰到了就想不理,但當然作夢、妄想都不必的九人座廂型車,甚至像福特遊騎兵(Ford Ranger)之類的四輪傳動、越野多用途休旅車,(根本就是卡車吧!)

國罵或縣駡或市駡或家駡或討駡還是什麼罵,都隨便的由衷昇起於,Oskar那顆但願不是:長時間單身,(老爸也問我「交女朋友了沒有」,得到我否定的答案後,滿臉失望或訝異地表情;啊我就交不到啊,誰知道上哪去找呢?)

卻頻繁瞥見登門洗車的消費者,男士身旁坐著身材曼妙並勻稱適中,五官明媚而清秀、豔麗(至少表面上看是這樣。至於是否經過人工改裝、導致發生車禍以及摔倒後,就得到處找零件;以及個性品格或舉手投足究竟何如,不在思考範圍內)皆有的佳人倩影,

心頭終於因為王老N十多年的,忘記身旁有個她是什麼感受,男女之間的愛戀與感情、酸甜苦辣如人飲水,似乎都像數億光年之外的星系,即使真正存在,也與我何干;以致崩潰且變態了逆?哎……

難道要請這一年多來,替我診治(雖然每次都是等好久、見面後,又迅雷般結束)和開處方箋的身心科醫師,將我目前每晚睡前要服用的藥,劑量再增加或調高一些不成?(呵,躁症、思覺失調,可能還有創傷後症候群)

(並非純粹發瘋,謝謝)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