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與喵喵間的酸甜苦辣
2021/07/08 11:49:35瀏覽495|回應0|推薦17

天氣炎熱得,連土生土長的台東人,都直呼吃不消、水份補充多少,也不夠當成汗水流,就差沒有像沙漠,耗盡空氣裡每一滴濕氣般,榨乾體內任何能夠敲骨吸髓的水份。

宛若家裡有養貓的某日本漫畫家,藉由線條和形象來分享,那種與喵星人相處了數年,卻仍覺得自己,是這領域的新鮮人似的,仍舊無法理解主耶和華所造,敏感且纖細處處,性情彷彿翻書般地善變,常帶給飼主驚訝:對於眼前時時不盡相同的寵物,依然是霧煞煞;

移居台東已邁入第四年有餘,我對於「後山日先照」的威力,還是無法招架、遑論習慣。總以為今年此日,跟去年此日相較,豈止氣溫更上層樓,悶熱與潮濕也是「日新月異」;而且遭遇到花東地區居民,應該(或「咸信」)已經習以為常、在地人半開玩笑地說:

 

「如果(地震)級數沒到五級,根本不會有任何感覺」的訴說著,地震頻繁到見怪不怪;

Oskar這沒有百分之百,也八九不離十的「城市鄉巴佬」或者「台北俗」,(閩南語)也許還是屬於外地人吧?雖然在基督耶穌裡,Oskar已經不屬於這即將過去的世界;即使就這個世界而言,Oskar已被釘上十字架;就Oskar而言,這世界已被釘上十字架。

涉足不知多少次,環境與格局熟悉得像自家廚房,可現在疫情肆虐之下,除非真要搭車,否則平常門戶完全洞開,任誰都可以自由進出、來去隨意的小站,兩道柵門全部上鎖;雖然真要走進站區和月台,還有另外一條蹊徑可以使用,但氣氛寧靜得像,暗示我這訪客:

 

別不長眼、沒水準的、自以為是且理直氣壯,在這遊人、外縣市訪客沒有遭白眼,也不怎麼受歡迎(雖然不見得總是如此)的非比尋常時刻,卻仍徒惹反感、讓地主慍怒的擅入禁區;站員飼養的狼犬,吐著舌頭、頂著熱浪跑來歡迎,我倒是毫不領情,就想跟候車區裡面,各找地盤沉睡或發呆,似乎齊集一處的貓咪玩耍。

但要不了幾分鐘的光景,貓咪們或者驚醒、翹著尾巴四處踱步,但並非前來向我撒嬌,而是另覓他處、靜默裡明白告訴我:別來打擾或招惹牠,找個日光無法照耀之處繼續躺臥;

 

我伸出右手,試圖撫摸之前常常有機會親熱、對方也主動前來討拍的貓;但也許消毒用酒精的氣味,相當為貓咪所厭惡,牠馬上縱身躍起,利用柔軟得彷彿沒有骨頭的軀體,擠過深鎖的鮮紅色柵欄。前去此時,Oskar首度不被允許踏進的月台,悄然無聲地跟其他同伴,耳鬢廝磨的打招呼及嬉鬧;

頓時有些尷尬與無趣的我,不停地拍攝(也不停地、顛顛巴巴的當「跟屁蟲」)這群但願不是討厭我、雖然沒多久,就全部鳥獸散,似乎真是來得非常不是時候,豈止「顧貓怨」而已的小貓沒一隻,想要搭理我這人的模樣;

 

滿心喜樂得歡迎我的狼犬,我理都不想理的讓牠吃閉門羹,狗兒吐著舌頭自己找樂子;

我滿腦子想親近的貓咪們,每隻都無例外,懶得理我、最多瞪一眼的連連拋出軟釘子;

白晝時段時常無精打采的貓兒們,如同以往那樣的半夢、半醒;Oskar有些悵然地離去。

 

心情真有那麼些出於「貓不理」的低落跟鬱悶。似乎該帶點貓食當作伴手禮才對?

跟喵星人之間的往來、互動跟相處,興許我仍舊不懂所謂的「淡然處之」?哎。

暑氣夯得簡直與疫情相輝映、那怕事先穿著號稱抗UV的外套,頸項好像還是曬傷了。也好,就讓生長在被炒作的觀光勝地,所謂「秘境小站」裡面的貓狗們,平靜過日子吧;而非被我這種不見得了解貓咪習性、以「人類自己」主觀意識去「愛貓」的訪客,搞得宛若大賣場內陳列的降價(或諸如此類)商品,動輒被不一定真心粗暴無禮或唯我獨尊,但終歸是攪擾到牠們的平淡。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