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三十二年前、三十二年後(三)
2021/06/23 13:23:39瀏覽453|回應0|推薦17

三十二年前,動輒以「反革命」、「反人民」等莫名罪狀,將反對者或對中共抱持疑慮的人士,打入勞改營、甚至給予公開批鬥及貼上「臭老九」、「黑五類」、「走資派」等,極盡羞辱能事,至今則成為「顛覆國家」的繼續盛大公演消失、認罪、再教育等戲碼,自己就是法西斯、卻打著反法西斯口號;自己就是利用「一帶一路」的新帝國主義,卻譴責西方帝國主義侵略;

 

三十二年後,從換個裝扮,開始在政壇亮相至今,無一日不操弄選擇性仇恨、族群對立、社會分化、扭曲歷史、製造證據,最後看似由公民們透過投票,賦予這群綠色匪徒執政權後,利用「唱衰台灣」、「傷害民主」等標籤,打壓反對聲浪;自己扮演救世主,把國家整個綁架,甚至「滯台外省人」、「中國難民」、「中共同路人」等不堪言詞、發動「群眾自主」的台灣版文革。

三十二年前,

綠匪如同當年中共,披著光明天使外衣,舌燦蓮花、口若懸河的魅惑社稷百姓;

 

三十二年後,

控告國民黨,戒嚴時怎樣打壓本土;絕口不提本省移民,是怎樣的欺侮原住民。

 

三十二年前,無孔不入且存在於社會各階層,乃至於鄰舍、甚至枕邊人或親子手足,誰知眼前的親密對象,是否等待時機,於擁抱時捅上一刀的向黨檢舉呈報,誰知自己有意、無意的言論或用詞遣字,全成為呈堂證供的讓自己被消失;

 

三十二年後,網路社群但凡出現:反對綠匪跟相關政治流氓的言論和敘述時,伺機而動的網軍;自己不承認「相信政府相信黨」的綠色自干五們,立即以「批評總統(執政黨)也不會被消失」,等諸如此類彷彿要人感恩等醬缸,出征你。

三十二年前,

從流行歌曲的內容、調性聽來,陽光、正向且健康,國家和社會齊心向前;

 

三十二年後,

成群「神」橫流,社會瀰漫投機取巧、佔小便宜還沾沾自喜,守規矩是蠢。

 

三十二年前,

亟欲脫離心裡認定的:掣肘、窒息、不見商機,甘願偷渡國外的男盜女娼;

 

三十二年後,

有關係就沒關係的人們,依舊隨來隨走;同島一命?啥年頭了,還信這套?

三十二年前,

人口數量就已獨冠全球,一胎化讓多少女嬰枉死,被嘲笑:待割韭菜一堆;

 

三十二年後,

輕蔑這曾被稱為「藍色工蟻」國度的蕞爾小島,多少韭菜被割,不知不覺。

 

三十二年前,

自詡為民主先鋒的泯盡洞、被餵養出來的綠衛兵,非難國民黨的匪諜大帽;

 

三十二年後,

口號漫天飛舞,能對岸習國互別苗頭;泯盡洞跟網軍們,槍口朝內搞抹紅。

三十二年前,

政局只剩表面起立、鼓掌、通過的一言堂,藍色黨被綠林嘲笑:造神文化;

 

三十二年後,

政局表面民主多元,實則一言堂依舊的獵巫處處;綠匪們成仙、成神者眾。

 

三十二年前,

揚言赤化全球的馬列思想,連帶頭大哥都已敗象畢露,高壓、恐怖畢遭唾棄;

 

三十二年後,

製造動亂、對立與仇恨起家的綠匪,當初怎樣顛覆政府,如今怎樣防範百姓。

三十二年前,直到今天此時此刻,中國共產黨對外發表的各種官方數據,都已被戴上高度保守、質疑、甚至根本不相信的眼鏡;

 

三十二年後,笑罵對岸共產黨、本土國民黨粉飾太平、封鎖消息、造假一流;綠匪公佈的官方資料,果真童叟無欺?瞧瞧疫情。

 

三十二年前,用盡各種手段跟方法,但求結果、不問過程;但問目的達成與否、不問是否合乎法律與道德,締結偷拐搶騙得來的巨額財富,小粉紅與戰狼們,吹噓是有自信、誇口是有未來,一切都已經超英趕美的屢屢讓西方「驚訝了」,結果多少是面子工程、徒有其表;有多少根本是浮誇虛報、好大喜功,卻空空如也;但彷彿眼前所有成就與場面,無論內容到底有多少真實、無論一床錦被裡面究竟如何,似乎是自己流血、流汗所拚來的;

 

三十二年後,當初胼手砥足、慘澹經營、兢兢業業,過程多有犧牲環境與國民道德,法治觀念薄弱、社會風氣雖仍良善,但惡相已露的「貪婪島」、「海盜王國」惡名流傳;歷經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後已敗象叢生,民主內耗更是傷口上猛捅刀;兩種顏色惡鬥,綠匪施政規劃從未有遠見,就連眼前小確幸都顧不好,百姓們學會相互比爛、卻誆稱正能量、換位思考;小嫩綠們誇耀島內各項經濟、科技成就,彷彿種種果實跟名聲,是自己付出。

三十二年前至今,將電腦工程、網路資訊等相關技術的研發、使用,列為國家重點發展項目之一,卻築起直到目前為止,全球唯一屏蔽特定網站、網域、關鍵字詞的網路長城,舉國「和諧」不已的對內維穩經費逐年攀升,小粉紅們怎樣辯解「翻牆容易」、共產黨也不怎麼管;能就此讓虛擬圍牆的事實消失?

 

三十二年後,享有各種本來就應該的天賦人權,遨遊網路世界、不受任何官方或特定勢力的干擾,沒有任何立場跟藉口,能阻擋民眾瀏覽特定網頁或閱讀內容,小嫩綠們嘲諷對岸:狂呼很自由、西方資本主義,嫉妒大紅龍各種發展、笑稱對岸與反對綠匪的人士沒有分辨能力;小嫩綠們怎確定自己沒被洗腦?

三十二年前,動用武力鎮壓民主人士;直到今日,依舊迫害各種異議聲浪、反對共產黨某政策的弱者,(相對於國家機器)同時不停拿美國等自由世界,警察如何對待示威人士的手法,來讓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且正當化;五十步笑百步?民主政權和專制政權,對待百姓所憑藉的法源依據、背後動機,果真都是同一立足點?

 

三十二年後,動用仍是在野黨的時候,就已經染指得差不多、幾乎都「姓黨」的傳播媒體,以及數十年來,打著多元、開放、包容、愛、民主、自由、人權等,深入各級校園、主導各科教育課綱內容;豢養躲藏在公民團體、基金會,實則文化打手的新生代、社會人士跟綠衛兵,讓自己言行,只要愛呆丸,都有憑有據。

 

寫完了;實際上,只是「暫時」寫完了、因為懶得再寫,所以寫完了。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