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天,在這地開了
2021/05/05 19:46:59瀏覽411|回應0|推薦15

一、

穹蒼渾沌得宛若起初,淵面黑暗、空虛遍及的樣貌;陽光衰頹得像是隨時朝不保夕, 

風中殘燭或者掙扎圖存,但旁觀者無論個人智力,就算完全不懂醫學,也能判別生死在即; 

雨滴彷彿緊緊地,揣著懷裡玩具不放,抽噎欲哭的孩童;又彷彿月台鈴聲或通關時刻將近,滿心, 

企盼將絲毫溫存,塞進髮膚和腦海等記憶裡,明知歸零終將發生,願剎那成為永恆的愛侶; 

天空暫時不再兩軍對峙之貌,旗幟鮮明得色盲同樣能分辨;彼此間勢不兩立、圖謀併吞對方, 

但任誰也無法,佔據優勢跟討到絲毫便宜,落得惟有緊握手中武器、槍管都給擰彎了也不知; 

風聲像是裁判似的,準備劃下雙方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決鬥信號,西部牛仔、幕府時代劍士對決,搬到天空去;

不足兩個月餘的數星期之前,原本平緩得可以當作鏡子,清晰反映週遭山巒或人造物;耕耘機, 

以及插秧機等重型器械,藉由卡車四處挪移和旅行,趕場作秀般地依照申請,到各地阡陌, 

與年齡層明顯降低的農民們,連袂擊掌、執行預備夏收來臨前的春耕,無聲的歌謠遍佈縱谷,

像一同採集水果或作物的女子,默契十足地足以登台表演,吟唱著即興、流傳多代的民曲歌謠; 

地土與各類種子引頸翹首,如鹿群切慕溪水、如乾旱之地盼望雨水一樣,等待甘霖澆灌、傾瀉全身, 

秧苗密布農田,宛若初生嬰孩頭頂,綿密得瞧不見幾許空曠,頭髮旱地拔蔥般地蓬勃滋長,值此乾旱難解;

看似絞盡腦汁分配,仍舊顧此失彼的降雨,喚醒依附於地表的熱氣,燒灼心肺及鼻腔的體無完膚,氣候掌握在主耶穌手裡; 

一氣呵成的陰暗深灰,取代過往幾日,那種彩妝與蔻丹般,洋溢嘉年華氣氛的向晚, 

足以撼動鼓膜跟地土的重重雨聲,並未根據預期、視覺所彰顯的訊息,呈現在末後舞台上,

濕氣構成無形箝制及捆鎖,牢牢攫取雙肩肌肉;頸項宛若受到掠奪性動物,掐緊獵物的酸楚綿延。 

由於霪雨之故,本應出勤的工作天,洗車班獲得額外帶薪休假,(主管日後當然會安排休假上班)自己都感好奇的起床後三小時,又躺回去鼾聲雷動, 

不知身體和精神,究竟有多麼的疲乏勞累;遍體筋骨怎樣也不對勁的,你方唱罷、我登場;

今朝晨間陽光,再度讓人望穿秋水,(或許期待乾爽,讓洗滌過後的衣物等物品,能喘息似的晾乾)午後對流雲系碰撞打火石一樣,雷鳴大作; 

夏至迎接好像準點現身的大雨,台東縱谷淅瀝得興奮不已;然而飢渴得白眼也翻不出的西半部,卻是朱門旁的凍死骨般,嗅著臨門一腳似的酒肉臭。

 

二、

平行線兩端且永不相交,壁壘分明的更勝於,各種文字書寫、語言傳講的歷史,以及發生於當代,但分分合合且羅生門依然的時事;春夏交相混雜, 

彼此如膠似漆的難分彼此,熱戀而海誓、山盟湧泉般流出的愛侶,也無法企及這種石油跟水份, 

完全沒有任何交融的可能性,雙方唯有永恆對峙,如銀河系裡的恆星遙遙相望,誰知是何處; 

晴朗及陰霾劃分地盤,柏林圍牆或馬尼諾防線,還是萬里長城兩側,塞內和關外的涇渭分明;

天空何止大腦兩葉,各司其職般地各異其趣,宛若兩性有別、其來有自、但毫無中間區域; 

左眼催促精神遁入夢鄉,沉沉浸泡於自己那份世界裡;左半身狂奔在東海岸晨光下的灘頭, 

右眼打著意識為之冷顫,熊熊懊悔:怎麼老是沒多穿件衣服;右半身伶仃於冰島火山堆裡; 

穿戴可與穹蒼一隅,相互輝映的灰色,鴿子或玄鳥那身穠纖合度的軀體靜止,俯瞰人類各種日常活動,

如同製作爆米花,槍枝射擊的炸裂聲響、像是夜半鐘聲也低頭,火炮爆破分貝時的驚愕與駭然; 

年節以降的連續假期、一般週休的商業生意,彷彿因病毒肆虐而昏睡;

繼醫療機構和人員之後,桃園再度淪陷如危城,甚至發展成社區感染,政府嘴皮子照耍; 

台東縣兩條聯外省道,屢屢被迫羽化為停車場,民眾不知是否苦中作樂,說有塞車才叫正常,正反兩派論戰大概也是?

或者大玩許多駕駛憤恨、豈止牙齒發酸的「跟隨領袖」遊戲,

龜速的車輛、每年都來的大型賽事,懲罰當地民眾,像是欠那些有錢、有閒的姑娘爺們一樣; 

飯店住宿率似乎還算可以,無視疫情遙遙無期,新建案還是拼命蓋;遊覽車以及各種私家車往來頻仍;同業們相互合作, 

專司半日遊、一日遊的九人座廂型車,超重型機車的排氣聲浪,呼嘯並崢嶸,但總體遜於歷史上。

陽光宛若:屬神百姓們唯一榮耀的主耶和華,從寶座發出的炫麗丰彩與鋒芒,萬千天使侍立左右; 

不知藏匿多少濕氣的厚雲,虛有其表或聊表意思,幽暗依照光陰的軌跡,縱橫擴張並膨漲, 

聯想至道成了肉身,親自並主動降臨人間,要做阿爸父神祂兒女、創造主的百姓,依照全能主手裡的時刻表,

被聖靈大能觸摸,得以口稱「基督是主」的人子耶穌,做榜樣盡諸般的義,(遵守、奉行上帝律法)

於約旦河裡接受《舊約》最後的先知:施洗約翰,所主持的浸水禮時,天空的雲層分開; 

又宛若即將被釘上十字架,獻上自己為贖罪祭,七角並七眼、除去世人罪孽的神羔羊,率領彼得和使徒約翰,(非施洗約翰) 

登山、在他倆面前變更容貌與形象之刻,阿爸父神透過雲層發聲,表明耶穌是祂獨生愛子的模樣;天在這地裂開了。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