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空氣急凍得彷彿不再是......
2020/04/03 07:53:03瀏覽466|回應0|推薦22

一、

空氣急凍得彷彿不再是被冷鋒與冰霜,

所遺忘或未曾知悉,是作夢也搆不著的區域,

冬將軍擴張勢力範圍,所部捷報頻傳且城池接連陷落,

每道風吹,都鋒利得宛若削鐵如泥,

干將同莫邪夫妻倆連袂合擊,也自嘆弗如,


每陣掠過身軀和臉頰各處,傾覆般地冷跟凍,

彷彿刺刀貫穿了肋骨和心窩的淒涼並哀號,

手套裡的十根指頭失卻了與大腦的聯繫,孤軍似的惶惶不安,

知覺與觸覺,跟指揮中樞斷了彼此音訊的各自為戰,

熱湯入肚之後,神經和血液才甦醒似的發麻連連,

意識擺盪於清晰和懵懂之間遊離,散兵游勇般地各自圖存,

試著奔跑好讓手腳暖和,膝蓋同腳踝僵硬得,好像風濕,

遠方山頂盤聚著,昭示該處究竟冷得顫抖到何種地步,

面東的穹蒼,雲層厚如屏障,微弱日光反倒增添這冷,

北極熊也許依然熱得快要中暑,就想再添些冰塊降溫,

企鵝吵著空調開得再大一點、再強兩點,熱得快露三點,

海豹懷疑是否需要瘦身,把那堆保命脂肪卸下,免得著火,

棕熊母子也許煩惱得睡不著覺,那簡直該碎屍萬段的暖流,

鳥及鷹眼俯瞰著,原形畢露於眼前的武漢疫情下的人性。 

無論這波迄今,仍未開發出有效疫苗或藥物,來給予醫治,

其傳播幅度之速和範圍之廣,似乎更勝十幾年前的非典型肺炎,

在民間引爆的宛若戰時搶購和囤貨物資的恐慌,

流言蜚語甚至陰謀論,彌漫於社會各處、沸揚於各國之間,

惟有主耶穌知道,究竟誰是說謊者、到底誰是始作俑者,

無論這波阿爸父創世之初便預知,何時開始且何時告終,

是再次差排天使四處宣揚,那十字架上的恩典,

並傳講在基督前悔改而得赦免的白白、但不容忽視的救贖,

無論這波病毒是否肇因中共鉗制言論自由,讓金窗期溜走,

無論是否《啟示錄》第六章第八節裡,提及的灰馬騎士,

這次是否真要藉由瘟疫,殺害全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口,

當趁著可以尋求耶和華時,尋求那從起初便已指明末後的神!

二、

像是遇到某種不得伸張,甚至懷疑咎由自取所致,
而無法伸張分毫的冤屈似的,叫渾身如同受驚嚇或攻擊,

蜷曲成團地以求自保,披覆起出行遠征、擔負著千斤企盼,

感到那份使命難以透口氣般地,軀體屈而不伸的將軍,

這份時時刻刻,宛若千萬根針戳刺著心扉,

彷彿讓神經緊繃至極,幾乎狂呼亂吼的試圖表達碎裂般地寒冷,

好像十惡不赦之徒,每承受一陣凌遲時的血肉橫飛,

都引來旁觀者掌聲雷動得,有如擂鼓敲鑼一樣的風聲,

今朝復又耳語般的來自慈顏或摯愛,溫婉呼喚著熟悉的名字,

原本無數雷電齊鳴而幾至喑啞的冰冷,變臉地和煦如知更鳥歌唱,

空氣裡暗藏著考驗耐性和毅力般,那企盼渴求著暖意的嚴寒,

轉變為似乎可以依偎其間安然酣睡,彷彿安寧地枕著伊人的肩膀,

鼻翼裡跟植物之間相互吐納、給予的每份呼吸,有若心裡所愛,

可比佳釀與醇酒,更加芬芳跟甘甜的口裡呵氣,蘋果般增添那心思,

急行軍地趕赴戰場廝殺或對壘,飛奔般的朵朵烏雲或灰暗,

此時歇息或告捷似的,列隊並受校,這好像只是間奏曲的回溫。

三、

像是身處雙腳不踏於實地,卻仍是牢牢且安穩地站著,

如同扎根於磐石或肥沃好土裡,等候發芽且結實累垂之日來到,

然而雙眼所捕捉的影像,洋溢於風中的那襲每一根都被阿爸父數過,

像是飛揚於形而上、又存在的劇台上,藉舞姿詮釋著某種異象的髮梢,

毛細孔和皮膚所感覺,俱是若有似無,又真能讓人浸泡其中的雨絲,

像是不知從何處捎來,有時柔弱如水,卻能雕鑿巨岩,

有時鋼硬似是鋒斧利劍一樣,剝蝕玄武的風,又不知往何處去,

淅瀝得宛若喃喃地講述著那份連說書人,自己腦海裡的回憶也將深沉,

撲簌得彷彿山澗小溪那份恰似瀑布,點滴痕跡不曾現身瞳孔裡的撲朔,

蟄伏或蹲伏在空氣中某處靜默,等候著那如雷般耳鳴的話語震天動地,

鳥語好像朝著玻璃海盼的寶座傳揚某事,冬季那欲聾的海浪豈止震耳,

有如那位雙腳個踏著陸地跟海洋,手裡拿著展開的書卷,如獅子怒吼,

身披雲彩且頭上有虹、臉面像日頭、雙腳如火柱的天使,

尚未宣揚「不再有時候了」的真正災難已到,可祂或許不僅站在門口,

鳥噿鳴唱與嘰喳著萬物等待那日的嘆息,這寧靜裡的喧嘩。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