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炯別於似乎還沉浸在仲夏那股披覆烈焰
2020/03/24 17:02:00瀏覽378|回應0|推薦15

一、

炯別於似乎還沉浸在仲夏那股披覆烈焰,

卻也渾身滿布活力的氣息和情境之中,

簡直樂不思蜀、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台東市區,

讓冬季與淒涼般地寒冷,名符其實且分毫不假,

儘管和真正苦雪跟嚴峻的北方或高緯度等環境相較,

豈止天差地別能夠形容地溫暖的台東鄉野,

彷彿道道無情地擊打精神及軀體,刀刀見骨的東北風,

於耳畔並心窩深處,咆哮著威脅意味濃郁的揚威,

似乎不留餘地的刨挖每分熱量,讓冷冽取而代之,

兩排牙齒沒有任何自主和抗拒能耐可言,

唯有彼此緊密相依地收攏一切空隙,試圖却寒,

就像頭顱及軀幹之間,只能犧牲頸項的空間,

遨遊雙眼不見邊際的穹蒼,主耶和華腳下塵土的雲系,

宛若同樣趕著因應無論東方或西洋的逢年過節,

塗脂抹粉的勾勒輪廓及五官線條,揮灑蔻丹的平添妍麗,

批戴灰色系裡隱含且躍動,竟有些深邃暗夜般地紫紅,

襯托今朝即將謝幕的夕照之中,鎏金玫瑰的意象,

又似悄然無息而精采更勝的火花殘影,這某日。

 二、

卸除鉛華及粉黛,與絢麗若萬花筒裡奪目繽紛相較,
何等樸質而乏善可陳,連空氣中冉冉流動的成分,
也都欠缺了活力及綻放若盛年的悸動,留戀往日榮光,
僅餘比晦暗跟死寂稍稍好些,黯然沉澱和悄然遲暮依舊,
昭告著宛若守喪般地無息,似已忘懷昔時昇平歌舞,
揭櫫著彷彿安魂曲流淌,仰望上主憐恤跟垂聽,


肅穆如陵寢似的斷絕一切踴躍,今日含苞而明日殘絮,
彷彿海綿攫取並擄掠任何動靜,方才正茂而天已昏黃,
雲海凝滯,不知是心裡如槁木死灰,所見俱皆決絕,
穹蒼緩步,好奇是心思若臨終喘息,嘆息愚昧如己,
沙漠中閃爍的輝煌,雜草並曠野裡繁榮的芒海,
漆黑沃土止息那份豐腴,同道道溝渠相望,對視無言,
枝枒迎風展示,厚重裡的湧流跟生命力,自嘲抑或自判,
蜿蜒棉亙好似迷宮徘迴失神,咬牙切齒而又失笑依然。

三、

外型黯淡得宛若小媳婦,甚至沒有引起二度注目可能,
像是俯首並垂首,半點聲響也無、至多應聲答話,
靜默佇立於角落等候招呼的僕役或婢女,
即便現身眼前,也如同空氣般地視而不見,
披覆著晴光揮灑的耀眼與鋒芒,鏡裡反射的影像,
仰望恆星照耀以便現身的行星跟衛星,

夜晚依賴著眨眼璀鑽,亮度不一而足的悸動,
季風或狂亂若暴君的無情吹拂,晃蕩得簡直酷吏揮鞭,
或輕柔得宛若低盪至谷底時,伊人細語慰藉與輕撫,
或溫婉得彷彿家慈呵護著膝下幾出,無微不至,
或暴躁得點滴侵蝕摧殘、全面摧枯拉朽的擄掠搶奪,

隨時順風夭折似的海濱枯枝殘葉,扎根沙灘而不搖依然,
傾頹衰邁且敗柳佝僂等之下,傲然於謙恭溫順等形象,
雄踞舞躍於季節淫威之間,黯然但堅決的崢嶸尊嚴,
任憑激烈嘶吼與敲打的東北季風揚威,又奈我何,
抽蓄若哀鳴淒涼,游絲如涓滴將絕,昂然屹立。

 

四、

冬季較為貧乏無水,河床裸露出脊梁似的黯然,
風力興旺得彷彿讓萬有平地而起;扎根群山,
盡責地將二氧化碳湧入懷抱,並呼出氧氣的默然植物,
宛若迎接大君王駕臨的僕役與臣民,息了一切氣息,
彷彿歌頌及仰望至高主,興奮且激昂地由衷顫抖,
厚如堅壘般,像是固若金湯的濃密烏雲,
陽光揮劍似的振臂和吶喊,為雅各的榮耀開闢道路,
如耶和華開口挪移山巒、劈開河谷為平原,
這在萬軍之主,只是談笑之間的小事,為祂愛子而設。
沉寂無言但澎湃沖天,歡唱喧囂於穹蒼深處。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