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初戀日記
2010/05/09 03:28:37瀏覽1055|回應3|推薦2



約翰‧甘迺迪論到勇氣,說那是 " a man does what he must",「做你該做的事」。這話說來容易,做來難,因為動起手來做總是會有顧忌,這顧忌便是侵蝕勇氣的「王水」。初生之犢不怕虎,不懂顧忌,換句話說,就是非常勇敢。

說來真巧,前些日子在摩斯漢堡吃晚餐時,遇到教會裡的姊妹和一位女士聊天,是她大學的同窗同學。

此時是上班族下班的時刻,大家難得卸下一天的重擔,鬆口氣來
吃飯。口裡除了喫米飯堡外,閒著也是閒著,就聊起來。不知談到那個話題,她告訴我說她是中山女高畢業的。

說時遲,那時快,「中山女高」這幾個字的震波狠狠透過我的助聽器麥克風,再經由耳蝸內的耳神經線長驅直入,投入腦庫裡的細胞纖毛叢中,激起一陣陣擾動。這使我的思緒像是在萬里晴空中,開著
向上衝的戰鬥機,然後突然放手,使戰機自由墜落,以躲開來襲的追蹤飛彈般刺激。

我是「成功呆」畢業的!我驚喜性的回應。

原來那時候可愛的高中女生們之間流行著一句口頭禪:「建中傲,附中狂,成功呆。」說實在,呆就呆,咱們男生一點也不介意,那些女生不知道「鴨子划水」是把妹戰略的最高境界。

她哈哈大笑,問我還記得光華橋下的光華商場嗎?

「記得!記得!旁邊還有個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那時妳們中山的下課後,花十分鐘走過光華橋就可到這裡來。」

「是嗎,下課後約會的勝地。」

我們不約而同的笑出。

「光華橋拆了,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也不見了,到那去啦?」

「喔,搬到中和去了。」

心裡起了惆倀感。啊,那是個充滿初戀回憶的地方。也是我這隻初生之犢不畏「
失戀」這隻兇猛大老虎,最終嘗到「虎吻」的地方。

記憶當下直直落到一個很熟悉,又非常陌生的純真年代。

在那蔣中正戒嚴的時代,小男生是不允許和小女生說太多話的,更不用說在路上牽手,這檔驚人駭俗的事。

記得剛考進高中時,軍訓教官就三申五令,耳提面命的賦予我們大時代的使命:「生活的目的在於增進全體人類之生活、生命的意義在於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他解釋說是
讀書不能忘報國,要以反攻大陸,解救在水深火熱中的同胞為目標。此時此刻,兒女私情不宜談,以免荒廢課業,壞了反共復國的大業。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更是必讀經典。

我嗎,倒想問問教官:這個「生活的目的」和「生命的意義」和反攻大陸有關嗎?是不是和談戀愛,然後成功後「生產報國」比較有關?但我一瞧見他板起連鬼都會見愁的樸克臉四處搜尋
異議份子,還是保持安靜好了。

說真的,我想好好念書,畢竟已由嘻笑玩耍的牧童形象,轉型為堆砌書本來聚焦腦波的書呆子。

可是,不幸的,我遇見了她。

這就是〈新約〉羅馬書所說的:「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一種驗證。

她長得漂亮。同學告訴我,她小時候是某某小學的校花之一。

我那時戴著有根線連通到耳朵裡接受器,
走在路上會招致異樣眼光,比現在 iPhone 還要「炫」的盒子型助聽器。

在路上遇到她,要準備和她說話了!我的一顆心像打鼓一樣澎澎跳動,好像就要跳出口來的問她:放學後要不要一起到在光華商場旁的圖書館
看書

她說好啊。

那時我們倆才念高一。

第一次約女生出來甜甜的感覺,比把心浸到蜜糖裡還要甜。

A man does what he must,嗯,一點也沒錯,我最需要做的就是談戀愛。

在渡過高中第一個漫漫暑假,有天晚上約她出來
,不看書,純散步,算是約會吧。那時候民風保守,雖然我們思想是有點「早熟」敢約會,但還是不敢牽手。

我們邊走邊聊,走到人煙稀少之處,我居然膽大包天,不自禁地握她的手,她沒有縮回。這時我的呼吸、心跳速度絕對不亞於跑百米後喘氣的時候。唉啊,一股血脈衝到腦袋瓜子裡,思路一片空百、暈暈的,助聽器開了也沒用,聽不到一絲聲音。可以想像,我的臉定是通紅的。

我深深呼吸,吐出一口氣,告訴她:我喜歡妳。

她臉上浮起淺淺的微笑,不說話只把頭靠過來依著我。

我摟著她,嘴輕輕湊過去,想親她的臉。完完全全沒有想到,她的櫻桃小口轉了過來,這就是我的初吻。

三年來,她陪我一同念書,讓原本應該是徬徨少年時代的慘白高中歲月,變成個充滿喜樂、瀰漫愛情的浪漫時光。

但最終我們還是要面對大學聯考這隻可怕的惡獸。很遺憾,我的英文救不起來,考了個位數分數,據報載,那時的英文考題還是歷屆考試中,出題難度最低的幾次之一。

放榜了,她考上在我家附近的台大,我則是第一次離家出遠門念書。

入學之後,我們每隔幾周約會,但是,我察覺氣氛漸漸的有些改變。

大一那年的暑假,在一個大熱天裡,她潸潸流淚告訴我:不能再和我約會了,她有新的男朋友,是台大的學長。

我雖然已有類似要「兵變」的預感,但仍然被睛天霹靂一聲雷嚇到,不,還是說是被在廣島炸起,鋪天蓋地的蕈狀雲嚇到比較貼切。

她一直哭著使我心裡麻亂,不知該說什麼,也不知該不該約那小子到福和橋下決鬥?

這時候,我想念她陪伴我渡過這段強說愁的歲月,讓我青春不留白,更沒嫌棄我的聽損,心底裡蠻感激她的。

A man does what he must,嗯,我必須做的事就是好聚好散,那麼,就不決鬥啦。

畢業前曾約她出來走走,問她近況還好嗎?她淡淡的點點頭。自從那次見面之後,再也沒有見過她。後來我到美國念書,從此彼此消逝在各自各的人群中。

只是回國後,有時搭車經過在常德街的台大醫院時,每每看見一群醫護人員哈拉哈拉走過,會稍微抬起頭來,若有所思的看一眼。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anoclub&aid=4015400

 回應文章

春眠。人間如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05/14 23:02
我這人滿迷糊的.也不知認識大哥多久時間哩~~
我以詩度量生活,以色彩豐富我的人生; 帶著夢的羽翼飛天.
NAPA(nanoclub) 於 2010-05-15 16:30 回覆:
哈哈,真是迷糊的春眠。

客旅貞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口號
2010/05/14 11:47
早年高中時﹐軍訓教官的那些口號﹐現在回想﹐是真的很好笑。什麼都可以和反攻大陸扯在一起。還有作文時﹐如果沒有寫幾句這樣的話﹐國文老師常常給很低的成績。
不過﹐在這樣的口號之下﹐NAPA 還敢不心存復國重任﹐還去約會﹐也是大膽了。而且居然三年﹐都沒被發現。高明﹗
NAPA(nanoclub) 於 2010-05-14 13:24 回覆:
見笑了,新天新地更高明。

春眠。人間如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喜歡
2010/05/10 23:21

軍訓教官的那解救同胞這一席話還真是太扯了真不知這教官談戀愛時他

會說出反共大陸,解救..xx的字眼給女朋友聽嗎 ?這篇寫的真感人 ,好喜歡.


我以詩度量生活,以色彩豐富我的人生; 帶著夢的羽翼飛天.
NAPA(nanoclub) 於 2010-05-10 23:54 回覆:
春眠,謝謝你的欣賞。至於軍訓教官在談戀愛時會不會突然冒出一句反共大陸,我想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