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試閱】《無限恐怖》04 兄弟之戰
2012/02/20 17:52:37瀏覽516|回應0|推薦1

  鄭吒看著打開的車門吐了口氣,雖然之前他拼命想離開巴士,但真要出去時,卻突然覺得這車門就彷彿是死神的嘴一樣,等著他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鄭吒晃了晃腦袋,慢慢的步出了巴士,向長長的車流前頭處走去。
  那裡已經圍了不知道多少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遠處的高速公路大爆炸,這一連串的車禍,至少有數十人死在其中,遠處幾乎化為一片火海。
  人群中,一個員警懷裡正抱著一名不停哭泣的少女。
  「請問一下,妳剛才究竟看到了些什麼?」鄭吒走到兩人身邊,他禮貌的向那少女問道。
  少女不停的哭泣著,幾乎說不出話來,而員警連忙說道:「這位先生,她現在過於激動,請你暫時不要問她任何問題,如果有疑惑的話,不妨一起回警局協助調查這次車禍……」
  鄭吒故意看著自己手錶,道:「抱歉,我還有合約要去簽,如果可以的話,我只想詢問一下這位小姐究竟看到了什麼,不然我還真不敢再隨便在高速公路上駕駛了。」
  員警無奈的看向了懷裡的少女,女孩哭得傷心極了,不過更多的可能是因為害怕,先是無緣無故看到自己的死亡,然後從預感回到現實,卻又差點被貨車撞死……
  這種逼近死亡的恐怖,也只有鄭吒這樣在死亡線上掙扎求存了好幾次的人,才能感覺得到,所以他也安慰似的拍了拍少女的肩膀。
  這個少女正是《絕命終結站2》的女主角金柏莉,她此刻的精神狀態已經好了許多,繼續抽泣了幾下後,終於斷斷續續道出:「我看到了死亡……死亡預感,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我駕車上了高速公路,然後前面一輛運圓木的貨車鋼繩突然斷了……
  「接著那些圓木從貨車上不停翻滾而出,有些車輛為了躲避圓木因而發生連環碰撞,我駕駛的那輛車更是整個翻了過來,然後……」
  說到這裡,少女渾身又開始顫抖,她已經說不下去了。
  鄭吒故意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說道:「如果這預言是真的,那我們這些車都會感激妳的救命之恩……能夠請問一下,我們這些車都會在車禍中意外喪生嗎?」說完,他故意舉手指向了很遠處的車輛。
  金柏莉搖了搖頭,說道:「在我記憶裡,死的人只有這輛、這輛……直到那輛大巴士為止,讓我想想……這一輛先爆炸,然後這輛是整個燃燒了起來,那輛摩托車是撞死的……
  「對了,這對母子先後死去,兒子被拋了出來、母親被撞死,然後是巴士整個爆炸,巴士又將兒子給撞死,還有那輛車是……」
  隨著金柏莉一輛車一輛車的形容死狀,鄭吒知道,主神為了將他們融入到這個恐怖片世界裡,已經將原本的劇情給改變了。換句話說,他們的死亡時間已經插入到這對母子之間,可惜他們卻是爆炸而死,這樣就無法區分這個隊伍裡的眾人死亡次序了。
  鄭吒想到這裡馬上就禮貌的說道:「呵呵,那我們和那後面的車輛還真是幸運,竟然躲過了這場死亡車禍……打擾了,人死不能復生,小姐請節哀順變……」說完,鄭吒微笑著慢慢向巴士那個方向走了去。
  此刻其它人也都從巴士上走了下來,那個小太妹和染髮俊俏青年低聲驚呼著,看著周圍那麼多外國人,這讓他們真的確信自己是來到了恐怖片世界中……最起碼是來到了國外。
  相對而言,另一個隊伍的眾人雖然也是東張西望,不過他們幾個人都露出了擔憂與恐懼的表情。
  鄭吒走到這幾個人的面前,說道:「那麼……就此別過,如果各位還能活著回到主神空間,那時再談談如何一起並肩戰鬥吧。」說完,鄭吒就獨自向遠處走了去。
  在場八人都愣住了,之後,那兩名年輕男女也興高采烈的離去,而王俠和眾人商量了一下,也決定儘快離開這裡。
  畢竟他們此刻可是非法移民,一旦被查到了,鐵定會被關進警察局……至於進去了能不能出來可就不一定了,《絕命終結站》中,在單獨房間裡的人往往會死得非常之快。
  鄭吒順著高速公路向外走著,不多時已經看到了下交流道的交通關卡。
  此刻關卡裡到處都是紛紛亂亂的人群,一些員警正要通過關卡,還有救護車、消防車等救難設備搶進,無數的記者卻密密麻麻的都被擋在關卡外。
  在混亂當中,鄭吒輕易的通過了關卡,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從順著道路走到了城鎮裡,接著他在報攤處買了一份旅行指南,簡單摸清了這個城鎮的各處分布。
  「媽的,張傑,反正只要活過這五天,你們還不是會回到主神空間?我知道你有話要對我說……那就來找我吧,無論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我歡迎你們的到來……」
  鄭吒暗暗的自言自語。
  他不清楚張傑是否可以探測到他的想法,但是他心裡確實如此做了決定。
  可是,張傑為什麼要那麼做呢?難道有什麼苦衷不成?
  明明有強大的精神控制力卻不使用,反而任由印洲隊大肆攻擊夥伴……而且這麼說來,張傑很可能就是當初要殺掉詹嵐的人,他卻為什麼要那麼做?
  苦衷?太說不過去了,一個團隊的人,只有相互合作才能一起活下去,一個人逞英雄,很可能會被對方制伏並殺掉,這點在和印洲隊的戰鬥中非常明顯,即使是有強化屬性和各種技能,單獨的進化方向並非最完美的,還是需要夥伴一起合作才行……
  那麼,張傑的理由又是什麼呢?
  對了,他似乎可以自由從巴士中離開?難道他可以不遵守主神的規則嗎?如果他真那麼強的話,就不會幾次險死還生了……意思是,他之前的動作已經遵守了主神的規則,並且還揚言可以保護他們四人的安全……難道死神並不會去殺掉他們?
  鄭吒這麼一想,居然覺得有些道理。
  因為他們是在巴士不能出入的情況下離去的,那時他們還沒有成為劇情女主角預言死亡中的一分子,換句話說,他們已逃出了這場恐怖片的死亡規則,並不會受到死神的襲擊。
  鄭吒拿著旅行指南邊走邊想著,直到他將一名迎面而來的白人男子撞倒在地。
  這個白人男子馬上大聲喧鬧了起來,看他一身鐵片裝,鼻子上也掛滿了扣環,應該是個龐克,鄭吒正想著是講幾句話或者一拳頭打發他,不遠處的一個員警這時卻向兩人走來。
  鄭吒呼了一口氣,他可不想就這麼進警察局,畢竟他還要面對死神的攻擊與同伴的暗中伏擊,所以趁這個白人男子還在喧鬧時,他舉起拳頭輕輕一拳打去。
  他個人認為是輕輕的一拳,卻還是將這個白人男子打倒在地,接著鄭吒向著人群跑了過去,數分鐘後,他已經在一個巷道中停了下來,員警和回過神的白人男子這時都向前繼續追了過去,而他卻躲在巷道中翻動著旅行指南。
  「這樣不行……雖然找一個廣場也可以將就五天,但是為了預防與員警發生衝突,還是去作個假的身分證吧……波浪酒吧?晚上六點開始,通宵營業……呃,貌似上次零點說過這樣的地方吧?只需要找吧台老闆詢問一下,給些小費就可以了……」

  波浪酒吧,是一個充滿曖昧的名稱,這裡確實是個有脫衣舞孃的情色酒吧,不單如此,酒吧外面還有幾十輛摩托車和身穿奇形怪狀衣服的小混混,相比之下,一身普通休閒裝扮的亞洲人出現在這裡,反而讓鄭吒更顯得突兀了。
  不過鄭吒並不在意這些,相對而言,經歷過數遍生死存亡、槍林彈雨甚至是更殘酷的恐怖片戰場之後,他的心靈早已經堅毅鐵血,至少跟以往相比幾乎是天壤之別──以前的他可不會拿著衝鋒槍威脅新人……事實上,看多了生死之後,鄭吒只對自己以及夥伴的生命更在意,卻不知道這是一種進步還是墮落了。
  在波浪酒吧四壁處,各站著幾名全裸美女貼著鋼管跳艷舞,中間的T型台上也有好幾個美女在幹著同樣的事。
  坐著的男人們有好些都抱著一個裸女,甚至當眾就開始幹著齷齪事,不過周圍的人卻是視而不見,他們只沉醉在這喧鬧刺耳的音樂中。
  鄭吒理也不理周圍的人,他直接走到吧台處就揚了揚手,等到吧台老闆回過神時,他已經將一顆拇指大小的金粒拋了過去。
  那吧台老闆接過金粒,掂量了一下,然後頗感意外的看著鄭吒問道:「想要什麼酒?」
  鄭吒冷冷的看著他,道:「我不會你們的對話切口,所以不要拿這些來試我了,幫我搞張身分證,明天中午前我要拿到手,如果完成了……這塊金磚就是你的──身分證的錢另付,我會給兩塊金磚……這樣的委託你接不接?」
  老闆死死看著鄭吒手中突然出現的金磚,卻搖了搖頭回道:「……製作身分證的委託我確實可以接,但是時間實在太短促了,明天就要拿到身分證的話……時間上可能趕不及。」
  鄭吒什麼話也不說,裝著從懷裡掏東西的樣子,又從納戒中取了一塊金磚出來,然後啪的一聲拍在吧台上,「我沒空和你玩遊戲,委託金加倍,兩塊金磚是你的,四塊金磚是製作人的──明天中午前是否可以完成,你只要一句話就行,先說好,答應了之後就必須按時完成,否則你死定了!不管你的後台是誰,在這裡有多大的勢力,反正你是死定了──」
  那老闆的臉色變了變,沒有多說話,只是雙眼死死看著吧台上那兩塊厚實的黃金金磚。
  不單是他在看,周圍好些小混混都傻愣愣的看著金磚,老闆連忙奪過金磚收到吧台底下,低頭道:「明白了,明天中午前你就可以拿到……我要一張你的照片。」
  這一下卻換鄭吒愣住了,他身上的東西雖多,可都是為了活下去而準備的裝備和輔助道具,誰會無緣無故帶一張照片進恐怖片裡?
  鄭吒聳了聳肩,「我沒有照片,酒吧後台處可以拍照嗎?」
  老闆神色不變的從吧台裡拿出一個小型照相機,說道:「就在這裡吧,雖然效果不怎麼好,但是製作的人會修改的……」話音未落,照相機啪的一聲就是一道刺眼白光。
  鄭吒眼睛下意識的一閉,在閉眼的同時他忽然感到一陣心悸,單手猛地向後抓去,在抓到一把冰冷銳利器的同時,他整個人已經轉身一腳踢去。
  在剛才照相機拍照的同時,他身後一個小混混竟然拿起匕首捅向了他的後腰,而且不單是這個小混混,附近幾人都有向這邊圍上來的意思。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鄭吒的反應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把握住匕首的同時,還能反轉身體將身後人踢飛,這一腳的力量也大得離譜,一腳竟然將小混混踢飛了數公尺遠,中間還連續撞倒了四、五個人,一時間所有人都不敢圍上來了。
  整個酒吧中傳來了刺耳的音樂聲,還有遠處一些不知情者的喧譁聲,不過在鄭吒周圍的人卻是一片靜悄悄的。
  「老闆,照片拍好了嗎?」鄭吒理也不理旁人,只是轉過頭來繼續盯著吧台老闆。
  吧台老闆還有些發愣,不過他馬上就回過神道:「是、是的,已經拍好了,按照規定,如果明天中午無法完成委託,我們將賠償雙倍金錢。」
  鄭吒搖搖頭道:「我沒時間陪你玩遊戲……記得,委託沒完成,你就會死──所以,請努力把委託完成吧。」說完,他將手上匕首輕輕放在吧台上,人向酒吧外走了去。
  老闆的手一直在吧台下方抓著一把來福槍,可是他的手不停顫抖,特別是看到那把匕首後,老闆的雙手顫抖得更厲害了。
  小混混們也圍了上來,其中一人拿起匕首就驚聲道:「京國功夫!這是京國功夫啊!」
  那匕首上多了幾個指印,甚至連指紋都刻印了下來,就彷彿鄭吒的手是烙鐵一般。周圍人一陣咋舌,特別是吧台老闆,他的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數十秒後,他連忙掏出一支手機開始不停說起話來。

  從酒吧中走出來後,鄭吒看了看天色,此刻是晚上九點左右,而他又沒辦法住什麼酒店,這讓他為難了些,最後決定還是找處寬闊的廣場,在那裡將就一個晚上。
  此刻路面上有些濕,在鄭吒來酒吧之前下了一場暴雨,來得快也去得快,甚至一些地方還有小水窪,那些騎摩托車的混混們卻不在意這些,他們吆喝著不停騎著摩托車來來回回。
  另外,有些妓女就在酒吧外頭,她們打扮得花枝招展,渾身都散發著刺鼻的香水味,身上也只穿著很單薄的性感衣裝,一看就知道她們的職業。
  當鄭吒路過她們時,這幾個女子甚至還出言挑逗和引誘他,直到鄭吒理也不理她們,獨自走過,這幾名女人才鬱悶的停下了話語。其中一個女人對鄭吒的態度不是很高興,她吐了一口濃痰在鄭吒走過的路上。
  就在這時,一輛摩托車吆喝著從她們面前騎過,恰好一下子擦在了這口濃痰上,這輛摩托車卻莫名打滑起來,並且以加快的速度,直衝向不遠處的鄭吒。
  待鄭吒回過頭來,那輛摩托車離他已經剩兩、三公尺遠,躲肯定是躲不及了,鄭吒腳下一蹬向後急退,沒退幾步就衝到了一個小水窪中,這時他才有機會運行輕功跳了起來,順利的從摩托車上方一公尺多處跳躍過去。
  鄭吒落地時呼出了一口氣,忍不住默默的沉思起來,是偶然,還是死神的把戲?
  不可能吧,這才多久時間,那對母子按照劇情,現在可一個都沒死啊。
  就這麼一愣神間,那輛摩托車已經撞在他身後的一根電線桿上,一陣猛烈爆炸,將地面上一些石塊都炸得飛了起來,其中一塊石片直飛向半空,輕輕一劃就將電線桿上的電線給割斷,冒著火花的電線直落地面……
  這根電線正落在了鄭吒所站水窪的邊緣處,嘶的一聲輕響──鄭吒的身體素質比普通人是強了好幾倍,但也無法直接硬抗高壓電,瞬間,他的身體已經整個僵直,身上也似乎散發出了焦臭味。
  眼看鄭吒就要被這股電流給燙熟,千鈞一髮之際,他突然眼神變得迷茫,從納戒中拿出了空氣炮。此刻他已全身僵硬,手指只來得及扣下開關,空氣炮接著開始了充能與吸氣……
  「二……一!」
  兩秒的時間對此刻的鄭吒來說卻是如此漫長,彷彿是過了一生一世般,他努力將炮口對準了斜下方。
  「轟!」
  巨大的衝擊力除了將水泥地面轟成沙石以外,還將鄭吒推向遠方,當他離開小水窪時,整個人眼前一黑已經暈死過去。
  那電線依然不停咆哮甩動,只可惜它的長度只夠靠近小水窪,而鄭吒已經離小水窪有數公尺遠了……

  鄭吒摔飛出去了七、八公尺遠,狠狠撞在了一輛小轎車上,轎車的前窗玻璃被他撞得粉碎,響起了尖銳警報聲,四周騎摩托車的小混混、一些妓女還有路人全都傻愣愣的看著鄭吒,數息後,才有人大叫著跑了過來,也有一些人拿著手機紛紛打電話聯絡醫院或是警察局。
  鄭吒在撞上轎車時已經醒了過來,砰的一聲脆響,他整個人已經半陷在轎車前窗裡。
  如果撞擊的地方是鋼鐵或者尖銳處,那麼這一下還真是必死無疑了,任憑鄭吒實力再強,在無意識昏迷中受到重擊也很難保護自己。
  受到高壓電的洗禮後,鄭吒渾身上下真是又燙又痛又麻,彷彿整個人被放進滾油裡炸了一遍,還好鄭吒連解開基因鎖的痛苦都能承受,所以在轎車上躺了兩分鐘左右,他整個人已經慢慢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力。
  四周的路人已經聚集了過來,那些小混混動作更是迅速,其中一個小混混一把就拿過了鄭吒手上的空氣炮,隨即朝著牆壁扣動了扳機,可惜,沒有內力或者血族能量,所以根本沒用,其他人則開始搜起鄭吒身上的東西,其中一個更已準備去脫鄭吒的納戒。
  身體恢復控制後,鄭吒突然睜開了雙眼,那個正在拔他納戒的小混混愣了一下,居然還不鬆手。鄭吒也毫不猶豫,猛力握緊左手,啪啪幾聲脆響,小混混正在脫納戒的那隻手就整個被握得粉碎!
  這名小混混馬上大聲慘叫起來,握著那隻手不停在地上翻滾。
  鄭吒從轎車上站了起來,冷冷看向那個拿著空氣炮的青年小混混道:「東西給我!」
  那小混混顯然已經被嚇到了,他傻傻的將空氣炮遞給了鄭吒,空氣炮就直接消失在鄭吒左手上,鄭吒這時也懶得理他們,鬆了鬆筋骨就朝街道外走去。
  這些小混混們看著鄭吒慢慢離去,其中幾人神色漸漸變得猙獰,他們這裡可是有十幾人!
  小混混們低聲唸叨了起來,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有威望的,馬上衝到了鄭吒身後,一把搭在他的肩膀上道:「我操你媽……」
  鄭吒腳下一蹬,整個人飛身而起,接著轉過身猛地一腳踢出,恰好踢在了這名小混混的左臉上,將他一腳踢飛出了近十公尺開外。
  那些準備圍上來的小混混嚇得停住了腳步,全都用一種詭異的眼光看向了鄭吒。
  進到這部恐怖片之後,鄭吒可是一肚子的邪火,本來還好好的夥伴們突然消失得一乾二淨,張傑也有秘密瞞著他,再想到很可能會在未來五天裡受到夥伴的攻擊,他心裡已經是一團亂麻。
  除了團隊本身的麻煩以外,這部恐怖片的詭異也一直壓在心裡,吃飯、喝水、走路可能都會要掉他的命,鄭吒甚至連車都不敢坐,沒想到還是這麼快就被死神盯上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被這群小混混糾纏著,鄭吒心裡想要好好發洩一下,什麼殺人不殺人的他已經顧不得,要怪只能怪這些小混混們先來招惹他。
  「京國功夫!」
  其中一個小混混驚聲叫道,他說的竟然還是京國話,鄭吒本來正想一腳踢去,在這瞬間他收回了腳,一拳打在了身邊另一個小混混的肚子上。
  一聲悶響,這個小混混被打飛了兩公尺多高,在落下時,鄭吒一腳踢在他背上,連帶的將另一名小混混撞倒在地,只見鄭吒宛如獵豹般快速的竄入小混混群中。
  短短兩分鐘後,地上已經躺了十多名小混混,其中幾個傷得有些重,全被鄭吒打斷了手腳,到最後,只剩下剛才說出京國話的小混混站在那裡。
  這個小混混已經被嚇傻了,他大叫一聲就想逃跑,但是鄭吒卻一把拉住了他,「媽的,想拋棄夥伴自己逃跑嗎?這裡有些金粒……你應該知道怎麼辦,順便把他們全部送醫院!」
  鄭吒從納戒裡取了幾顆指甲殼大小的金粒,邊罵又邊塞到小混混的手中,小混混傻傻的看著手心裡的金粒,他下意識的問道:「老大,怎麼分給兄弟們?」
  鄭吒卻是有些哭笑不得,他轉身就走,邊走邊說道:「我管你怎麼分?反正把他們給安頓好了,虧你們這麼多人,連這點事……媽的,我怎麼沒想到啊!」
  鄭吒忽然心中一動,他猛地又轉過身來看著這名小混混,那灼熱的眼神簡直就像是色狼看到了美女一般。小混混嚇得渾身一激靈,若非懼怕鄭吒那可怕的「京國功夫」,他已經轉身逃跑了吧!
  「你們一共有多少人?不是指這裡,我是指像你們一樣有摩托車的……想要分錢的人一共有多少?」
  那小混混已經嚇得有些發傻了,他連忙說道:「兩三百人吧,像我們一樣的人有好幾個團,還有一個暴走團……老大也想要教訓他們嗎?」
  「不。」鄭吒笑了起來,吩咐道:「你告訴他們,幫我找六個人……總之,先讓這些團的首領來見我吧,我給金子你們辦事,只要事情辦成了……」
  鄭吒將金磚從納戒裡一塊一塊取了出來,放在轎車上,慢慢的壘起了十幾塊金磚,那刺眼的金色光芒,看得小混混、四周的路人還有那些妓女們是一片驚叫。
  如果不是懼怕鄭吒的「京國功夫」,估計這些人已經一起衝上來了。
  鄭吒眼見效果不錯,他一掃就將金磚都收回了納戒,接著道:「把我的話傳出去,替我找六個京國……六個亞洲人,三男三女,其中還有一個十二歲大的小男孩,具體情況就讓這些團夥首領們來找我吧。
  「記住告訴他們∣∣找到一個人,我給兩塊金磚,如果六個人全找到,那麼我就給三十塊金磚!我從今天晚上到明天中午會一直待在波浪酒吧,要找我就去問吧台老闆……明天我會給你們我的手機號碼,要接下這個任務的人,中午前必須來見我,聽清楚了嗎?」
  在場的所有小混混都傻愣愣的點點頭,鄭吒這才大聲說道:「那還不趕快去!慢著,先把他們送到醫院……這半塊金磚是你們的跑路費。」
  鄭吒又從納戒裡取了一塊金磚,接著硬生生的用手扯斷,將其中一半丟給了那名會京國話的小混混,道:「完成之後,我再給你們這半塊金磚,還另外加一塊……別拿了錢就逃跑,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不要惹我發火!」
  那名小混混接過這一半金磚就只是發愣,金磚上還留有幾個顯眼的指印,這恐怖的力量讓看到的小混混們都吞了吞口水。
  又是大棒又是蜜糖的,這些人根本無法反抗,那名小混混連連點頭,接著他們背著重傷的夥伴就在街邊招了計程車離去,而鄭吒也終於鬆了口氣,轉身就朝波浪酒吧走了進去,「既然張傑可以控制其餘四名同伴,那我就指揮這個恐怖片世界裡的人物與之對抗!我就不信張傑能夠控制所有人!」
  事實上,如果不是實力不夠的話,鄭吒更想牽引著讓員警去尋找張傑幾人,可惜這樣的想法確有些不現實了。
  戰鬥,並不光是靠一個人的蠻力,無論是楚軒也好,蕭宏律也好,事實上他們都是用智慧將自己劃到了有利的一方,即使暫時性的不利,他們也會根據環境和各方面的因素來扭轉這些不利,以便讓自己取得最終勝利……
  強化了智力之後,鄭吒的記憶力和思維能力確實又提高了許多,但是要他像楚軒或者蕭宏律那樣思考布局,他依然無法做到,智力歸智力,思考方式與智慧卻是無法強化的東西。
  最起碼,鄭吒已經開始慢慢接近這種思考方式與智慧了──即便僅僅是將這種思考方式與智慧應用到戰鬥上。

  鄭吒推開波浪酒吧的大門,獨自向內走了進去。
  對於鄭吒的去而復返,吧台老闆並沒有多說什麼,有錢的是大爺,有錢又有實力的人那是老爺……老闆直接倒了一杯白蘭地遞給鄭吒,而鄭吒也毫不客氣,接過白蘭地就一口飲盡,辛辣的味道直衝胃部,這股刺激讓他整個人都舒爽了許多。
  鄭吒坐在那裡想了想,問道:「你這裡有員工休息間嗎?呃,最好能夠安靜些,若是有洗澡的地方就更好了。」
  吧台老闆連忙說道:「後面是給顧客住宿的地方,那裡還算安靜,也有淋浴間。」
  鄭吒想了想,掏出幾顆金粒丟給了吧台老闆,「如果一會有員警來你就打發掉他們,剛才在外面出了些事,如果是門外那些騎摩托車的人來找我,你就把人帶來……另外給我準備些吃的。」
  吧台老闆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他連忙叫一個身材火辣的金髮美女來為鄭吒帶路,他自己則拿著吧台裡的無線電說了些什麼。
  鄭吒點點頭,跟著金髮美女就向酒吧的後台處走去,經過了一條小巷,在酒吧後面卻是一間裝飾華美的休憩旅館,在那裡有個白種女人等著,她對鄭吒點點頭,接著就對金髮美女說:「豪華標準房,二樓最裡面那間……」
  鄭吒也不管那麼多,跟著金髮美女就一路走到了二樓最裡面,推開門一看,這間標準房確實還算不錯,至少有三星級飯店的標準了。
  等到鄭吒走進房裡後,金髮美女卻跟著走了進來,「帥哥需要按摩嗎?嘻嘻,不收你錢哦……只要給我一顆金子就行了。」
  鄭吒拋給她一顆金粒,然後冷淡的說道:「出去──告訴妳老闆,儘快把吃的喝的送來,除了那些騎摩托車的混混以外,我不想受到別人的打擾。」
  金髮美女已經沒注意聽鄭吒說些什麼了,她全神貫注看著這顆指甲大小的金粒,幾秒後才對鄭吒燦爛的笑了起來,接著關門走出了房間。
  鄭吒鬆了口氣,他也不開燈,脫下上衣就朝床鋪走去,剛躺上床十多秒他就已經微微發出鼾聲,他確實太累了。
  這一天中發生了太多的事,張傑的突發情況、本來以為可以依靠的夥伴們也同時消失,一個人面對恐怖片的壓力實在太大,以至於他精神一直繃得很緊,等到死神襲擊他時,解開基因鎖、高壓電擊,還有那猛烈的撞擊……
  若不是他的身體素質非常好,而且才晉升的伯爵血統也具有極強恢復力,說不定他現在還在昏迷中,所以當他整個人徹底放鬆下來後,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與此同時,之前與鄭吒分開的那些新人,他們可沒有鄭吒的實力與運氣,突然間得到黃金,但是卻沒有身分證明之類的東西,在美國城鎮裡也算是寸步難行了,所以直到這時,八個人事實上還滴水未進,他們都在尋找兌換黃金的場所。
  染髮的俊俏青年和那個還算清秀的小太妹牽著手走在大街上,小太妹嘟著嘴說道:「我們這樣找下去……真的可以找到兌換黃金的古董店嗎?」
  染髮俊俏青年名為楊樂,他頭也不回的說道:「這妳就不懂了吧?我聽我姑姑的朋友的姐姐的……總之,聽很多人說,美國的唐人街裡面肯定有當鋪之類的地方。
  「即便沒有當鋪,那也肯定會有古董店啊,看在都是京國人的分上,我就不信他們不願意賺錢……陸遲川,妳說妳還是處女?我不信,妳肯定在逗我玩呢……」
  小太妹竟然還紅了紅臉,嗔道:「我真的是處女啊!以前有過幾個男朋友,但是都只讓他們摸摸身體而已,第一次肯定是要給老公的……你該不會在打我的主意吧?」
  楊樂嘿嘿一笑,道:「打妳主意不行嗎?呵呵,反正就只有我們兩個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妳不是聽那個白癡說了嗎?難道妳想死之前還是處女?我可告訴妳啊,做愛簡直是舒服極了,而且不是我誇耀,我的那個……」
  小太妹陸遲川邊聽邊嘻嘻笑著,兩個人就這麼牽著手不停向前走去。
  他們前面是一處銀行,走過銀行之後卻是一個大彎道,彎道外就是一條直路,長長的直路直接連通了跨河大橋,看來這一邊也沒有什麼唐人街,兩人對望了一眼,都是一陣哀聲嘆氣,接著兩人準備順著大橋到對面繼續尋找。
  同時,從兩人前面迎面走來了數個不停抽菸的年輕人,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很是興奮,每人手上都拿著一根古巴雪茄,另一人手上還提著一盒還沒開封完畢的雪茄盒,看來這群年輕人不知從哪裡偷了一盒雪茄,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品嚐了起來。
  雪茄的煙霧順著風一直飄到了銀行入口,也不知怎的,銀行入口處忽然響起了一陣警鈴,從眾人頭頂上開始灑下了大片大片的水。
  那些抽雪茄的年輕人馬上抱頭向前竄去,邊竄邊不停叫罵著,楊樂和陸遲川也被淋得莫名其妙,跟著抱頭向前跑去,結果和對面幾個青年撞在了一起。
  這時地面已經被水打濕了,再加上陸遲川穿的鞋子抓地力不夠,被別人這麼一撞,她整個人頓時向旁邊滑了出去。幸虧她的平衡感還算不錯,滑出幾步來到了車道上,一站到乾的地方就站穩了腳,剛剛翻臉想要罵人,卻看到楊樂一臉恐懼的看著她。
  她下意識的轉過了頭,眼前只看到一片車燈的白光閃爍……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freshnet&aid=6135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