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黃梅樹下的歌聲(三)
2021/07/13 14:36:58瀏覽2602|回應0|推薦13

之1 之2

三、

我的一首創作歌曲,獲得高雄情歌大賽的優選,於西子灣的紅毛城領事館首發,許多詩人墨客在咖啡香與大海親吻的氣息中,傾聽詩歌的意境,那一景一幕深深烙印於腦海。

於是黃梅調電影「玉堂春」中的行酒令片段,讓我一看再看。方盈、江青、李紅珠、李菁等演藝班的同學,於未出道前,到大名頂頂的樂蒂所擔綱的戲劇中實習,結伴扮演青樓女子,在現場音樂中,即興創作詩文。

文學戀上音符後,再增添人互動的氛圍,趣味盎然。主人以古寺出題,房間化成詩的森林,方盈先吟唱黃巢在祥梅寺作亂的歷史典故,仍似一株渴求綻放的玫瑰花樹,最後則由樂蒂以隆福寺收尾,如寺院圍籬上攀爬的金銀花。

行酒令
方盈/黃梅詞

祥梅寺反了黃巢
柳和尚在劫難逃
他躲在枯樹裡頭
到時刻反挨一刀
...

方盈推開男人的愛,像掙脫森林中松柏的遮蔭,縱使無法回到童年所鍾愛的古典鋼琴聲中,仍在電影放射的陽光下,綻放藝術與文學的花朵,直到生命被癌症的颶風吹倒。

樂蒂卻一直在男人愛情的藤架上攀爬。樂蒂出身上海望族,父親在日軍飛機轟炸聲中去世,遺留出生一週的她,母親亦在她11歲時,心臟病過世,不安定的感覺始終攀爬她的內心,讓她渴求依靠的臂膀。

1957年,與她合演「風塵尤物」的高遠伸出臂膀,和她談了一段戀曲,金銀花般的樂蒂終於爬上了藤架。可藤架卻對每一朵花都癡情,高遠在與樂蒂的好友陳思思合拍「金美人」時又迸出火花,於1961年步入結婚禮堂。

失去藤架倚靠的樂蒂,墜入了地獄,於是把愛情快速地投影到另一位男演員陳厚身上。她爬上了另支藤架,以為從此可以安心地開花,卻未料到陳厚比高遠更風流,雙方有了孩子後仍緋聞不斷。最後,兩人也步上離婚路。

行酒令到了最後,飾演蘇三的樂蒂,即興創作詩詞,修理了劇中男主角不珍惜手中錢財。可她在31歲,話別人世時,最憤怒的不是男人不惜財,而是不惜情吧!

玉堂春行酒令
樂蒂/黃梅詞

隆福寺前去燒香
他不拜菩薩拜紅妝
初次喝了茶一盞
丟下銀票三百兩

哪家爹娘作了孽
竟然生此不肖兒郎
縱然家財有百萬
也會給他亂糟光 亂糟光

續讀 之4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65225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