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疫苗超落後佈署 誰來救台灣?
2020/12/15 21:46:41瀏覽3973|回應0|推薦20

【文/路仁教授】

顯微鏡下的新冠病毒,似皇冠般美麗,卻殘忍地取走160萬條人命。冠上尖刺是牠的武器,用以穿破感染者的肺細胞,好注入病毒基因,於細胞複製時搭便車複製毒基因,再從細胞穿破而出,成為兩隻新病毒,留下殘破肺細胞。

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病毒越來越多,肺越來越虛弱。可人體內有忠心耿耿的免疫系統,見病毒入侵,會逮幾隻送到免疫工廠做模子。病毒上尖刺若像凸,工廠就做凹形抗體,量產後與之結合、同歸於盡。患者生死,就看病毒與抗體誰產能快。

從前,人類為預防傳染病,會先找微量、作用力弱的病毒往鼻子噴,讓免疫系統先發警訊而生抗體,此為最簡疫苗。可病毒是活的,微量繁殖後可能變巨量,一噴可能噴走人命。

後來,製作疫苗是將少量病毒在雞蛋內繁殖後閹割。雞蛋是受精過而在細胞分裂的,以讓病毒搭便車來大量複製。 病毒到一定量後會被閹割,人體巨大而性器官小,病毒卻相反,像新冠病毒的尖刺是牠身體,皇冠是繁殖的性器官。

閹割乃靠機器旋轉讓尖刺與皇冠分離,留下尖刺當疫苗。尖刺雖小,入侵後已夠讓免疫系統警惕,反正抗體拴住尖刺,病毒就無活力。可惜製程曠日廢時,而純淨雞蛋不易培養,所以疫苗生產慢。

年初,德國公司BioNTech試驗最新mRNA疫苗,以快速量產。mRNA是基因中的片段,會在體內合成蛋白質。藥廠從病毒基因碼讀取一小段,於實驗室合成後打入體內,讓身體誤以為是自產的mRNA,快速依其藍圖合成蛋白質。

因mRNA取自病毒基因片段,合成的是新冠上的一根尖刺而非整隻病毒,所以不會在體內繁殖。尖刺被免疫系統巡邏時遇見,便被拖去免疫工廠做模子,以量產抗體。

真病毒因有繁殖力,攻擊會一波波的來到,但mRNA創造的假病毒尖刺,孤軍攻擊首波後,便卻從此無聲無息地了。

免疫系統等不到新攻擊,時間一久會自我懷疑,以為當初眼花,有時還會把抗體模子斷捨離。所以mRNA疫苗打完首注,21天後要再打第2注,跟免疫系統澄清此非假消息,免疫系統就會把抗體模子放旁邊、隨時備戰。

mRNA小小的,能在工廠快速量產。可mRNA也脆弱無比,打入身體前要包覆外衣去防裂解。這外衣又脆弱無比,要在零下70度時才不會解體。

幸好德國藥廠找上美國大廠Pfizer結盟,後者解決運送難題。於是,在英美加歐星等國提早訂疫苗,提早佈署冷凍運送系統,開始打疫苗而將迎接經濟復甦時,台灣依舊拿「Taiwan Can Help」口號,在不敢不報(否則被關台)的媒體宣揚。

還宣揚政府花大筆經費投資台灣疫苗,獲國外青睞。疫苗最困難的第三階段測試,台灣還未做,做了後成功,傳統疫苗量產來得及嗎?就算採最新mRNA技術,台灣有零下70度的冷凍運輸系統嗎?

也許什麼都沒有,只剩政府在御用媒體上自我麻醉與麻醉人民。這媒體麻醉藥,有時比新冠病毒還毒。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54622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