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詩歌的行板(一)
2020/08/12 16:56:58瀏覽1842|回應0|推薦8

一、

「為何她會離開我,我哪一點不好?」剛失戀的大龍,拿著放大鏡搜索自己的一切。有著帥氣的外表、顯赫的學歷、穩定的工作,也盡其可能地對女友好,如果愛情是一段程式,他的邏輯如此正確,但關係為何當機?

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 forget...

我帶大龍朗誦19世紀英國詩人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的詩「歌」,並解釋在古英文裡,thou指you,wilt 指want,於是大龍的眼神又閃爍相似的困惑。

「記得與遺忘怎可能同時存在?」大龍拿放大鏡分析詩的意涵,想找出邏輯上的繆誤。邏輯像繩索,將內在的感性綑綁在角落,試著鬆綁一點,讓情感喘口氣,隨著英詩的音韻節奏,讓記得與遺忘同時在體內流竄,詩人想刻畫的意境,會越來越清晰。

閱讀英詩,也閱讀人生這首詩,但別把人生當作一段程式,絞盡腦汁想弄清對錯,最後讓頭腦當機、生活也當機。

「你有被背叛的感覺嗎?」我試著挑動大龍的情緒,他的淚珠看似要流出,卻又鎖進理性的眼眶內。

閱讀人生這首詩,讀到痛苦與掙扎的字句,就放聲地哭,若怕驚吵別人,就躲在棉被裡流淚;如果有知己,就靠在臂彎裡哭。該笑的時後,就放聲地笑,笑自己太幸福,笑自己太傻。

情緒像一團霧,遮掩內在感性的眼睛,在情緒被了解、接納與宣泄後,前方的路會越來越清楚,究竟要記得或遺忘,其實一目了然。

「為何她會離開我,我哪一點不好?」大龍還待在迷霧的角落,綑綁於繩索中,想尋找人生方向。「也許你太完美,完美的像一段毫無瑕疵的程式,但她卻渴望遇見一首,夾雜著笑聲與淚水的詩。」大龍的淚珠,忽然滾出眼眶。

也許因為人生是一首詩,嘔心瀝血堆砌的詩句,有時被人愛之入骨,有時卻被棄如敝履,當詩句被歌詠時,就將心靈交會的剎那,握在手心好好珍惜。

當詩句劃上休止符,就請在她離去的背影後,鬆手送上一份祝福,感謝她聆聽過你的心靈之歌。

現在,讓我們再一次朗誦這首英詩:

SONG/Christina Rossetti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Nor shady cypress tree:
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
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
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 forget. 


I shall not see the shadows,
I shall not feel the rain;
I shall not hear the nightingale
Sing on, as if in pain:
And dreaming through the twilight
That doth not rise nor set,
Haply I may remember,
And haply may forget.

註:haply 是指偶然地,doth 是does的古英文

續讀之2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48428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