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伊甸園(七)─曲終
2020/02/19 17:58:23瀏覽3042|回應0|推薦15

我在山上的寺院前,與一位離家出走的學生,
展開一場精彩的心靈對談...

之1|之2|之3|之5

七、

「我只是個溫室的花朵,有做夢的勇氣,卻不知道如何走過荊棘,當一個一個的否定來了,家長、學校、學生的,當人人都爭著爬上那一層層的階梯通往他們的伊甸園,我卻由台北下來、到小學來、從階梯走下來,想尋找我的伊甸園。

台灣的父母像瘋了似的,每一個人都怕小孩子輸在起跑點上,卻沒有想過小孩有沒有辦法跑到終點,有個家長還問我她的小孩考差了怎麼沒有處罰他?當老師的要想到小孩將來的幸福。」

「幸福是什麼?好熟悉的字,在很遙遠的地方嗎?考上理想高中、理想大學,然後到南投來找尋失落的幸福?」

小萍的淚珠滾了下來,那是小時候瞪著家裡白年好合照片滾下的淚珠;那是中學被輕視時滾下的淚珠;那是荷花池畔,為愛情糾葛時滾下的淚珠;那也是從台北帶著夢想到南投,被人所排斥後,又遇到一個個的挫折所滾下的淚珠。

「有的時候,我也處罰學生,用很兇的眼神處罰,一個被處罰後的小朋友在講台上瞪著我,那個眼神酷似我中學時的模樣,我才驚覺自己坐在一艘船上,可以在甲板走來走去,卻沒有辦法控制要去的方向。

我閉上眼就這樣在陌生的海上漂了一段,漂到不知名的地方,等我睜開眼,台上站著一排等著被我處罰的小孩,那是通往伊甸園的階梯裡最下一層的小朋友,知道嗎?那是我椎心的痛。」小萍撫摸石獅的胸口說。

那是石獅的痛,也是人最深的痛,人如果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如果連自己都沒有辦法接納自己了,要叫他如何去接納這個世界呢?這是張媽媽在寺院前哭紅了眼,無法用任何情網網住的、人想活在這塵世的一點堅持。

但是,愛既然可以摧毀一個人,也就可以讓人重生,這也是我這麼久以來,看過許多的人和事後,所堅信的。

我接了她的話說:「我在往南投的車上,看了一遍遍的佛書,原來以為妳會跟我說佛理,卻聽妳說了這麼多生活上的事,我也沒辦法給妳意見,不知道出家好,還是不好,也不知道要如何幫忙妳實踐伊甸園的夢想,我現在所能做的,也只是聽妳說-」

小萍打斷我的話說:「那已經夠了,我不用別人給我意見,不用特意來幫我,你能聽我說,那就夠了,這一刻就是伊甸園。」

天邊,微微地有了亮光,遠方的青山,經過一夜的洗滌後,益發亮麗,等待石獅淚乾後迎接新的天地,我想起了伊甸園,想到亞當跟夏娃被逐出伊甸園後,懷念的,應該不是甘甜的果實,而是被誘惑前,人與人間真誠分享的經驗。

天空真的亮了。

(結束)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31773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