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伊甸園(三)(四)
2020/02/16 23:58:00瀏覽2710|回應0|推薦12

我在山上的寺院前,與一位離家出走的學生,
展開一場精彩的心靈對談...

之1|之2

三、

「城市裡的小孩,總是不停的競爭,要不就是把人比上去,要不就是把人比下去,比到有一天人精疲力竭。

每次我走過所讀的國中時,都想繞道而過,那裡有我最悲慘的記憶,我們班上按成績排座位共分為七排,成績進步了就往中間進一排,每次考完試,爸媽總是會逼問我有沒有往中間坐?」

小萍齊齊的瀏海覆著她的前額,說起從前,臉頰泛起一絲惆悵的神韻,那抹神韻染到了眼角,卻襯托出眼珠的晶亮惕透,讓人又愛又憐,真不敢想像她落了髮後的模樣。

「我總是想像有一排排的天梯,通往第一排的伊甸園,在那裡不會再被同學和老師輕視,有一天,我爬到了上頭,卻發現自己好孤單,我想起那些成績差的同學曾經借漫畫給我,不禁在上課時哭了出來。

我很害怕國中的生活,我也不知道是怎麼走過去的,反正每一個晚上,我只要把眼睛閉上,那樣容易就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沒有知覺,沒有快樂或痛苦,也沒有擔心,可是等到我張開眼睛,我知道是另一個輪迴的開始。

我知道爸媽希望我將來幸福,才把我的學籍轉到這個明星國中來,拜託讓我進了這個名師的班級,可是幸福是什麼?他們知道嗎?」

小萍放鬆自己,任由如潮湧般一波波的情緒點燃著,從很遠很遠的那一端亮起來,點亮所有的星辰,在寂靜的山巒月夜,她的聲音縱然有點啜泣卻是那麼清脆,每一顆星星都能聽的清楚。

「連回憶都沒有的日子會是一種幸福嗎?」

從前聽她說過日子像把刀,現在聽著她一句句地細說,便覺得這話說得半點沒有錯,一個沒有溫情的學校、只重視分數的老師,日子果然是一把刀,刀砍在人心裡,是永恆的傷痕和永遠的痛。

四、

小萍家不遠的地方,有個水塘,每個夏季,荷花總是一朵接著一朵、歡然地開放。

小萍喜歡坐在池塘旁藤蔓下的木椅上,等著男友來接她,一個夏日的清晨,她偶然想到明年荷花再開時,男友也當完兵了,未來的路要怎麼走? 荷花一瓣、一瓣地凋落,荷花再開時,美麗的女子已經不會再出現。

「兵變,不是距離的因素,只是距離讓事情更清楚,曾經我覺得沒有辦法離開他,但是在他身旁,那樣的愛情又常常讓我覺得很苦,我不是他所講的愛慕虛榮。」

小萍揮舞著手,像是要揮開一切的冤枉和委屈,袖口微微露出的手環,又像是無法抗拒的手銬,銬住她無辜和軟弱的心。

「念中學時,生活太苦,每次念不下書,就想著上大學後美麗的情景,一個個詩意的畫面,就像小說講得那樣。進了大學後,才發現不管是刻骨或銘心都不會發生,人與人之間,就是這麼平凡卻又更加疏遠,想像中的伊甸園只能留在想像中。」

「如果說大學是個伊甸園的話,只能說裡面有更多的毒蛇。」 山風這時拂過寺前幾棵大樹,拂過她漆黑的雙眸,反映著如水的月光,我想到月亮還沒有出來時,她拒絕的眼神,希望那時我在她的眼中不是毒蛇。

「在我最失落的時候,他的出現就像是遠方的一線曙光,讓人禁不住地往前走、往前走,直到走進一個泥濘裡,我大學前的生活是在溫室裡,溫室裡的花朵是不必學習適應環境的。

我也不知道是我或他的問題,我們就像兩個貼近的齒輪,有時候覺得那麼親近,但是轉起來,就會割傷對方。

有人被割傷了、走了,但不小心又會想起兩個齒輪一起滾動過留在地上的痕跡,痕跡是那麼地遠,遠到記憶裡一個角落,那是我們初次約會的荷花池畔,有他最美的期待和女孩最羞澀的矜持,然後離開的人總會再回來。」

「距離讓情字褪了色,才發現沒有愛的愛情很難走下去。」小萍邊說邊玩弄她中國結的飾品,那是她最喜歡的飾品,上面繡有愛情這兩個字。

她解開中國結說:「情字讓人糾葛,但總有解開的一天。」我抓住中國結反問她:「妳的愛指的是什麼?」

小萍遲疑了一下說:「我也說不上來,大概就像那個幼稚園老師給我的一份惜、一份疼吧!愛要能了解,但我們從不曾用心地、真正地了解對方,只是一廂情願的誤解,就像爸媽說要給我幸福,沒有了解又如何給對方幸福呢?沒有分享的話語,說了千遍又有何意義?」

小萍停頓了半恦,凝視著天上的月亮,細細地吐出那一天,她坐在水塘旁發生的事。

「我在那個水塘旁等他來接我,一個老公公攙著老婆婆散步,老婆婆腳踢到東西差點跌倒,老公公用力拉住她的身體,他們兩個人笑了開來,好燦爛的笑容,我坐在那裡,看著他們一直說話,突然想起小時候,在幼稚園跟隔壁小朋友講話的畫面。

那樣天真的關懷、沒有包裹著糖衣的分享,是我不曾再遇到的,我跟在他們後面走,看著他們走進門裡,不禁躡著腳站在窗外,偷偷地推開一絲窗緣往裡面看,老公公一步一步地扶她坐下,老婆婆眼角魚尾紋閃爍著幸福的光芒。」

小萍頭低了下來,一隻手抱住胸口繼續說:「看在眼裡,我多麼希望窗內的人是我,我從沒有像男友講的那樣愛慕虛榮,我不過希望做一個尋常人家的尋常女子,在愛與被愛中,直到髮白。

我們家從小就是吵、吵、吵,我從沒有想過人可以一直走、一直走,走到長路盡頭時,心裡還有這樣一個踏實的東西可以依靠。我關緊窗戶,匆匆離開那個水塘,沒有再出現過。」

繼續閱讀 之五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31755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