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伊甸園(二)
2020/02/14 09:18:36瀏覽4118|回應0|推薦14

我在山上的寺院前,與一位離家出走的學生,
展開一場精彩的心靈對談...

之1|

二、

人與人間,總是隔著一層面紗,面紗讓人編織夢想,把一切模糊的化為美麗的期待,就像那時候到小萍家,看到那樣漂亮的住宅,總幻想著有一天能住在這樣的伊甸園裡。

「伊甸園?」小萍深鎖著眉頭,冷冷的話從上揚的唇角溜了出來,蒸散到空氣中,石獅凜於這股寒氣,淚珠都凝結了,我遞給她手帕讓她拭去殘餘的淚,深怕石獅已經軟化的心,又再凍結。

「那不過是一個黃金打造的監獄。」小萍瞪著我說。

「最諷刺的是掛在客廳那幅百年好合的結婚照,還有每次客人來時刻意營造的溫馨場景,畢竟爸爸是非常好面子的。

當客人走了以後,我有時會坐在沙發對著滾著金邊的照片發呆,心裡想著當初他們是否曾那樣含情脈脈地喜歡對方?你不會了解客人走後家裡的殺戮戰場,我想用這樣的詞也不為過,畢竟他們有萬千個理由可以吵。

我不怨他們過得不幸福,卻怨、怨他們把希望的城堡建築在我脆弱的砂底上,這樣的怨是越來越清楚的,但小時候只有接受的份,就像她們強迫我從依戀的幼稚園轉到那個貴族學校,他們說這麼做是希望能給我幸福。

幸福是什麼?我想他們都不知道,怎麼能給我呢?對我來說,幸福就是家裡吃飯時不再有爭吵,有小朋友願意跟我玩躲貓貓的遊戲,那樣豪華的學校,不過是家裡的翻版,我好孤單。」

我看到小萍握緊了雙拳,鐵了心把唇線抿得好緊,不肯再吐出半句話,只是靜靜抬頭看著月娘蓮步輕移地走出山頭,高高地斜掛在天上,月娘看盡人世間的是是非非,是不是也知道,愛與不愛的經驗,隨著記憶的長河沈入了心底,卻不會被忘記。

每當月色皎潔又溫暖時,每當人走到山窮水盡的時候,每當風冷冷、夜深深的時候,人總是會想起,想起隔壁一個小朋友曾經分糖果給她吃,想起幼稚園老師包紮她手時那個憐惜又心疼的表情。

然後,又總是會一遍又一遍地想起,在另外一個外表那麼亮麗的幼稚園,在那個她爸媽精心安排的幸福天堂裡,所被排斥的一切一切,長河縱然走進了地底,有一天它還是會浮出泥土,帶著它曾經經歷過的一切。

繼續閱讀 之3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31734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