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機器情人(五)
2020/01/03 01:53:06瀏覽2232|回應0|推薦8

之1|之2|之3|之4

五、

莉晴在這樣又愛、又氣、又恨、又惜交錯的感覺裡,走了一年。她的感情是堅定的, 也是脆弱的,想到他對她的好,就很堅定;想到他的傻,就很脆弱。

大四的時候,她到了一家咖啡店打工。裝點優雅的咖啡館,依附在天母充滿異國風味的一隅,讓朋友、情侶、家人,可以消磨一場閒暇的時間,一股襲人的浪漫氣氛,正隨著悠揚的音樂四處瀰散。

她的機器情人,不肯帶她來這樣的咖啡屋,她則索性到這裡工作,每一日都能體會咖啡的香醇馥郁,和對對情侶呢喃低語所帶來的遐思。

她的遐思溜到了櫃台後,店長的臉上。三十多歲的男人,髮稍帶點風霜,眼角已有了幾條紋路,但那不修邊幅,明快不拘泥的態度,卻流露出一種帥氣。

那是由心思細膩的手,所散發的成熟味道,會在她洗碗碟時,接手幫她擦乾,一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她的心顫動了一下。

那是由溫柔的聲音,所散發的力量,在她情緒沮喪的時候,總能關懷她的心情,安撫她不安的心。

那是一種常常讓人意外的體貼,像那一天,剛來咖啡店時還晴空萬里,回去時卻已斜風細雨,她走出咖啡店門口,雨飄了過來,正在憂愁時,一把大傘遮住了天空,男人就陪她走到了公車站,甚至連上車的剎那都捨不得她被雨淋到。

但是,這個叫家彥的男子,為什麼沒有妻子,甚至女朋友呢?不經意聽他說起,曾熱愛過一個女子,卻因病死去。

多麼癡情的男子,那若有似無的溫柔,像海潮一樣輕輕地撩撥她的防波堤,激起幾片浪花,像是要給她什麼承諾,卻又輕輕地退了回去,什麼也沒有留下來。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你難道沒有聽她說過,她已經有了穩定的對象嗎?

這個夜晚,落地窗外的車水馬龍,漸漸稀疏,夜漸漸沈了,她正收拾這一天的碗盤, 卻不巧打破了杯子。

家彥溫柔地幫她收拾地上的碎片,碎片一片、一片地撿入箱子裡,家彥的手碰觸到了她的手,她的心顫了一下,天花板上柔麗的燈光,悄悄地滑過,溫柔地停在莉晴的臉上。

這偶而出現的溫柔,像反覆的海潮,模糊地侵蝕防波堤,慢慢地過渡到她還在渴求愛情的心裡,叫她有點招架不住,只是這一次,浪真的衝破了防波堤。

那個夜晚,家彥約她去看星星,她也點頭了。

陽明山擎天崗上的星辰,一顆顆的閃爍,連台北盆地內的萬家煙火都遜色,家彥將他的鼻子埋在她的耳下,溫柔地說話,一隻手摟過了她削瘦的肩膀,輕輕地擁抱,她閉著眼睛向天上的星辰許了願,剎那,她感覺到了他唇間的柔軟與甘甜。

蜻蜓飛過眼前的山岳,整座山都睡了,如一場夢。而身旁偶飛過的蝴蝶,在月光下晾乾了翅膀,載著這心願,飛呀飛,飛向不知名的地方。

車子從陽明山宛延而下,她看著窗外幕幕而過的夜景,剎那間想到了她的機器情人。志華真的不夠敏銳,在相處的這段日子,依然沒有察覺到蛛絲馬跡,她還真的不知道如何開口。

她沒有開口,卻選擇寫了一封長長的信,讓這運轉一年多的機器,正式封機停轉,這停轉的過程,真是辛苦,但總是走過去了。

續讀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31464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