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假家長團體捧教改,真家長只能流淚?
2019/05/21 17:32:54瀏覽4680|回應0|推薦17

【文/路仁教授】

「大學甄試,86.6%以第1志願分發,11.29%以第2志願分發,1.69%以第3志願分發。」招聯會發新聞慶賀甄試成功,台灣家長教育聯盟也發文,肯定甄試讓孩子選擇最愛,並順勢要求縮減剩兩成多的指考名額。

「選擇最愛?」我回想今年甄試,不禁苦笑。因在大學教書,親戚找我輔導孩子填科系,在大寶與小寶家,面對第一階段的六志願選擇,我仍依照兩個夢幻、兩個普通、兩個備胎之原則。

「填這理想科系會上嗎?」雙胞胎中的老大問我,我說是賭。「這系去年較少人報名,今年容易上嗎?」小寶翻著資料問,「鳳梨去年價格好、農民搶種,今年卻慘跌;去年報名少,也可能造成搶報名而變難上,」我回答。

可農民搶種,政府若能以直升機拍農地再分析,還能警醒未搶種之農民縮手;無數家庭今夜填志願,並無腦波攝影機能窺探他人思想,而面對政府設賭局,還得輔導親戚小孩填志願,真是苦。

於是大學甄試前的日子,成了所有家庭的夢靨,在「選我所愛」與「選容易上」間徬徨。「聯考時,可依序自由地填100個科系,才能讓孩子選我所愛吧!」大寶小寶的爸爸說。兩個小孩在夜深人靜後,還是挑出六個科系送出。

「賭贏了,」大寶在一階放榜後,經社區門口時對我說。他選的一個夢幻科系、一個普通科系,報名者不多而讓他進面試名單。小寶則臉露愁容,要面試的兩個系全是備胎。「你只是賭運差,」我安慰小寶。今年每人平均2.7系過一階,所以多數人都是去面試備胎。

可大寶的命運,也沒好到哪。他去面試夢幻科系,現場只是聽教授宣傳他們系,沒他多說話餘地,而在普通科系則僅與教授寒暄三分鐘,最後兩系都未正取。「黑箱啊!」大寶說,小寶在旁竊笑。

走過複雜與花錢的甄試之路後,在最後的分發階段,兩人也只好將兩個正取的備胎填為第一、第二志願。

「大學甄試,86.6%以第1志願分發...」電視畫面出現招聯會、台灣家長教育聯盟,拿第一志願比率宣揚甄試成功的新聞。大寶小寶想起最後,被逼到填備胎為第一志願,卻被當成宣傳標的,不禁怒髮衝冠。

「這些家長有小孩在國民教育階段嗎?」兩人的爸媽問我。大哉問也!如果小孩早已大學畢業,無法了解甄試過程的痛,適合搶麥克風,一直幫父母代言,要求縮減指考名額嗎?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26854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