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字情人(二)
2019/05/10 17:28:08瀏覽2163|回應0|推薦6

【文/路仁教授】

請先閱讀 文字情人1

我的金主很理性,懂網路科技,也會程式設計。

我的情人則知性非凡。「If thou wilt, remember; If thou wilt, forget.」她正吟詠英國詩人的詩「歌」,在古英文裡,thou指you,wilt 指want,以古英文朗誦情詩,別有一番風味。

「記得與遺忘怎麼可能同時存在?」我的金主聽見,詩句卻墜入理性的頭腦內,被當成程式碎片,以邏輯分析。

邏輯像繩索,把內在的感性綑綁在角落,但人若願鬆綁,讓情感喘口氣,隨著英詩的音韻節奏,讓記得與遺忘同時在體內流竄,詩人想刻畫的意境,會越來越清晰。但詩歌只能在紙上享受,透過螢幕閱讀會褪去氣息。

我的情人愛英詩,也愛中文詩,愛詩經、唐詩與宋詞的古詩詞,也愛民國初年,從舊有詩律中掙脫的現代中文詩。

然而民初詩人,如徐志摩、何其芳、穆旦等,既飽讀中國古詩詞,從中汲取文化結晶,又廣泛涉獵英詩,融合其聲韻之美,故能譜出「再別康橋」、「花環」、「贈別」等琅琅上口的作品。

新詩流傳到台灣後卻變了調,詩歌成了莫測高深的謎題,讓我的文字情人在閱讀朗誦時,如坐針氈。

中文詩的場景,從浪漫的小橋流水,換幕成為元宵節的張燈結綵,一首首新詩像是燈謎,有的詩沒有標點符號、斷句、主詞和動詞,排列方式充滿懸疑的佈局,要像福爾摩斯那樣抽絲剝繭,才能揭開謎底。

「詩是生活的結晶,要能用更精簡的字來詮釋豐富的內涵,所以寫詩的人更要充實文學涵養與生命體驗,而非在文字上故布疑陣,」我的文字情人說,我與她一起點頭。

我的金主卻搖頭,並從口袋掏出鈔票,辦出一個個文學獎,吸引年輕人往謎題詩的路走。而我,也只能在背後嘆息,並祈求一些離開鈔票、渴求感性滋潤的眼神。

閱讀 文字情人3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26546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