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升大學靠學習歷程檔案,高一新生忙「邪習」?
2019/04/23 18:06:19瀏覽4145|回應0|推薦13

【文/路仁教授】

在我所服務的智障兒中心,最近又有老師熱絡前來,如12年國教施行前,但如今是為了今年高一新生要施行「學習歷程檔案(E-portfolio)」,與機構建立關係而來。

「好可憐喔!」林老師隨我經過小由,看見他遲緩的動作時說,我皺起眉頭,想到小由又挨了一刀。接觸智障兒夠久,就會發現每個孩子的生命狀態很清楚,最討厭別人站高處去貶低他。

我想到老師半年後將帶一群高中生前來,輪番說刺傷的話,然後在領時數證明時才開心地笑,不禁擔心看在眼裡的小由如何想。但高中老師也很無奈,因為學習歷程檔案將實施,老師要先來探路,方便孩子累積志工時數。

「志工時數?」想起12年國教超額比序曾引發家長激烈反彈,最後在12年國教家長聯盟等團體激烈抗爭下,許多比序並未施行,如今卻借屍還魂,在學習歷程檔案大復活。

超額比序的幹部積分,也復活了。當志工是為利他,最大的善是「為善不欲人知」,為己加分是志工嗎?當幹部也應是為服務同學,而且幹部名額有限,「幹部加分」要讓同儕爭奪資源,並讓家長委員以權勢加入戰場嗎?

比賽加分回來了,讓高中生從拼最後的學測與指考,改成從高一起南征北討比賽,對孩子好嗎?三年所有考試也都記錄在學習檔案中,任何一次考差了,對於要爭取頂尖科系的學生,就變成抹不去的前科,心理負擔更大。

「好可憐喔!」林老師「參觀」過許多孩子後,告別前經過小由時說,當我想到教改亂象又要再來,像小由這樣的小孩又要再受傷害,不禁生氣地瞪了林老師。

「小由不可憐,他的身體也許在枷鎖中,但心靈是自由的,你的學生才可憐,因為從高一起,所有行為要記錄在國家檔案中、隨時被考核。」我重重地回他,林老師受了點驚嚇。

話語在智障兒中心裡迴盪,我想聽得懂的小孩都認同,他們被真愛對待的很幸福,被教導去「邪習」假愛的台灣高中生,才可憐吧!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book678&aid=126029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