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國當代粗口「草泥馬」文化大觀—語言暴力的迷思——最髒的不是髒話,而是人心。 (上)
2019/03/03 16:13:37瀏覽1260|回應1|推薦74

許驥:中國當代粗口文化大觀——語言暴力的迷思

 

 

編按:最近上映的彭浩翔電影《低俗喜劇》,引起網民熱烈討論,當中包括電影裏的「語言暴力」成分。今天,本文作者許驥找來曹雪芹、魯迅、老舍、錢鍾書等作家作品,與大家一同看看經典裏的所謂髒話,並檢視近年內地人廣泛運用的「北京話」。作者先從「草泥馬」談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2年3月有則轟動全國的新聞,某地電視台記者在路邊詢問市民對汽油價格上漲的看法,一男子面對鏡頭道:「我能說髒話嗎?不能?那我就沒什麼話說。」「我能說髒話嗎?」變成紅極一時的網絡流行語。猜想,如果當時記者允許該男子說髒話,他會說什麼?十之八九的網民認為,他肯定會說「草泥馬的中石化」。
 

中國網民已經能夠非常熟練地運用語言技巧,在壁壘森嚴的中國網絡環境中游刃有餘。「草泥馬」就是一項偉大的創造,用以衝破審查。
 

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余幼薇在《人民色情》一書中,專門介紹了「草泥馬」。她說:「草泥馬是羊駝中的一個特別種類,它的命名來源於『肏你媽』的諧音,草泥馬最大的敵人就是『河蟹』。而『河蟹』其實就是『和諧』的諧音。」
 

髒話有時甜絲絲

當然,從「肏你媽」到「草泥馬」並非一蹴而就的演變。就好像從「肏」到「操」再到「草」最後變成「擦」的發展軌舻一樣,諧音,是髒話「淨化」最常用的一種手法浙江義烏有三家著名的文化店,一家叫「曲霓咖啡館」,一家叫「馬勒書店」,一家叫「戈壁酒吧」。三家店的名字合在一起,就是「曲霓馬勒戈壁」(去你媽了個X)。觀者自明其意,但有關部門也拿他們沒辦法。
 

很少有人會像北大教授孔慶東那樣,在公開場合對被評論者開腔:「去你媽的!滾你媽的!操你媽的!」去年孔慶東用這三句話,在他做嘉賓的網絡電視節目上辱罵內地記者,使他贏得了「孔三媽」的花名。
 

中國人是很擅長講髒話的孔慶東很崇拜的魯迅先生,有篇著名的文章〈論「他媽的」〉說:「我曾在家鄉看見鄉農父子一同午飯,兒子一指碗菜向他父親說:『這不壞,媽的你嘗嘗看!』那父親回答道:『我不要吃。媽的你吃去吧!』則簡直已經醇化為現在時行的『我的親愛的』的意思了。」雖然魯迅先生很有些諷刺的意思,但許多時候髒話真的恰如「我的親愛的」一樣,可以表達某種難以言喻的情感。這種情感,在足球場旁最為需要。
 

全國各地的球迷,在看球時都有屬於自己的髒話。大連球迷在看到球員踢得不好時,會大喊:「血彪!」意思如北京話的「傻逼」。南京球迷會用「寧罵」發泄:「呆逼!」西安球迷在不爽時,會高叫:「賊!」而在「黑哨」盛行的那幾年,濟南球迷曾指着裁判大罵:「黑驢!」指着助理裁判大罵:「邊驢!」球場上幾萬人指着裁判大罵,真是名副其實的「萬夫所指」。
 

但球場上最具特色的,還要屬重慶球迷。重慶話「雄起」,已經全國知名。所謂「雄起」,顧名思義大概也能猜到什麼意思。慶球迷在遇到「外敵」時,自己的球員與對方球員相遇,腳下凌波微步的同時,更會在一旁搖旗吶喊,高呼「弄他!弄他!」好不氣勢洶洶!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uran756a&aid=125045862

 回應文章

😘慧劍無敵『偷盜貪淫,行騙天下』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妒念與腥念暴力的迷思
2019/03/04 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