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連載小說】西子美人--西施 第二部 2-20
2017/04/18 08:00:00瀏覽250|回應0|推薦6

宮中漫長的歲月要怎麼打發呢?如果君王不來的話,她們又該怎麼辦呢?

韶光一去催人老,紅顏未減添白髮。

也許是說說話、聊聊天,摘摘花,或是撲撲蝴蝶,甚至一個興頭起來,就往湖水裡跳,反正她們在燕織宮,平時也沒有人過來,也出不去,她們是禮物,就像珍寶,應該被放在盒子裡的。

越國的二十九名美人,在這所華麗的籠子裡,只能自己找樂趣了。

鄭旦覺得煩悶,雖然宮裡吃好穿好,每日還有人送用度過來,但她就是覺得胸口悶透了。

只能在這裡,那裡都不能去,有什麼意思?她總覺得心頭不舒坦。

聽珀兒說,她和夫差合歡,可她偏偏沒什麼印象,白白浪費了個大好機會,她更加懊惱了。

她怎麼這麼蠢?有這麼好的機會把握,卻被自己流掉了。

今兒天氣嚴熱,頂在頭上的大陽挺大,那熱氣聚在體內,讓人更加煩躁。

不行!再不想辦法的話,肯定會喘不過氣的,想著這燕織宮平日也沒什麼人來,大伙又是女人,她望著偌大的蓮池,蓮葉片片,花朵綻放,不如……就讓她成為水漾佳人吧!

她把簪子拿下,如絲的長髮落了下來,又將衣裳褪去,只著內襯,在旁邊正準備捉蝴蝶的菲衣和熒熒見狀,不禁驚呼起來!

「鄭旦,你在做什麼?」

噗通!

鄭旦跳下了水。

「來人啊!救命啊!鄭旦姊姊落水了!」熒熒驚惶的叫了起來!縱使她再和鄭旦不合,也不希望她死。

燕織宮裡的姑娘,不論在屋子裡,還是屋子外,全都聚了過來。

「鄭旦呢?」仙奴急忙追問。

「在水裡呢!」

「那裡?看不到啊!」仙奴左右張望。

「在……在……」熒熒也不知道鄭旦跑那裡去了?

嘩!

頓時,從池面浮出一個人影,鄭旦素淨著一張臉,髮絲貼在她的額上、臉上,長髮將她的胸部蓋住,即便春光外洩,她也不在乎,反正都是女人,她們有的,她也有。

見她沒事,熒熒鬆了口氣。

「鄭旦,你在做什麼?」仙奴驚駭的問。

「玩水呀!」鄭旦浮在水面,將手往後撥弄。

「你小心一點!」淺秋擔心極了!

「要小心什麼?」鄭旦反問。

也是,瞧鄭旦游的可厲害了,想到那、就到那,身子像艘小船似的,游來游去,好不自在。

「鄭旦姊姊好厲害呀!」熒熒忍不住羨慕起來。

「鄭旦!快回來呀!」仙奴忍不住呼喚著,鄭旦才不管她們呢!

身子泡在水底,沁涼無比,那頭上的太陽,也沒那麼熱了,胸中的鬱結,稍稍減退,鄭旦吐出了口氣。

陽光亮晃晃的,她將手擺在眼前,免得陽光刺傷她。

連上天都和她作對,不論她有多想要擁有,也願意去爭取,那機會,卻讓自己搞砸了。

她深吸一口氣,將身子潛入水底,見不到她的人,眾人擔心極了,但見水底游著一條人魚,朝湖中央而去,只見鄭旦游了過去,摘了一朵清蓮,然後游了回來。

見她拿到蓮花,大伙都開心的笑了起來。

「鄭旦,你怎麼會戲水?」仙奴驚疑的望著她,從認識到現在,她都不知道這回事呢!

「以前在浣紗的時候,夏天天氣熱,我們一群人常常下水呢!」鄭旦在水底回答。

「真的嗎?好有趣啊!」

「有趣的話,你也下水吧!」

「我不要!」仙奴驚惶起來。

「來啊!不要擔心。」鄭旦伸手,假意要將她拉下水,仙奴害怕起來,執意不肯,可別看她平常膽大,說要到水的話,那她是絕計不肯靠近的。

她想往後退,後頭又有二十幾個姑娘攔住,她無路可逃,結果整個人就往池子底掉。

撲通!

「救、救命啊……救……」仙奴害怕起來,不停的呼喚。

鄭旦游了過去,想要叫她不要緊張,然而那落水之人,最怕驚慌失措,仙奴在水底,不停的拍打,鄭旦朝她游了過去,反而被她抓住。

「救我、救我!」仙奴緊緊抓住鄭旦,唯恐鄭旦放開她。

「好、好。」鄭旦要救她,然而仙奴卻將她緊緊捉住,鄭旦見狀不對,忙道:「我救、我救,可是,仙奴,你放手、放手啊!」鄭旦被她抓住手腳,無法伸展,根本無法游水,她也害怕起來。

仙奴不敢鬆手,她怕一放手,鄭旦就不會救她了。不是她對鄭旦不信任,而是落水之後的求生本能。

她到底在做什麼?鄭旦想要逃開,這下仙奴更不敢讓她跑走了。

「救我……」

「放、放手!」

兩人不斷的掙扎著,原本在岸上觀戲的佳人,見到她們這樣,都十分好笑,還對著池子指指點點的。

「你們她們在做什麼?」

「好有趣喔!」

漸漸的,她們發現狀況不對,仙奴不會戲水就算了,就連鄭旦也漸漸沉了下去……

「好像不太對勁。」珀兒疑惑的道。

「看不到她們了。」淺秋喊了起來!

「快點!她們要淹死了!」

「快去救她們啊!」

「你會游泳嗎?」

「我不會啊!」

眾女在岸上焦急,卻無力救人,她們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兩道人影如箭失般,射入水中,不知打那來的兩名男子,進到水底,拉開了鄭旦和仙奴,將她們帶往岸上。

仙奴被救到岸上,不停的嘔出水來,而鄭旦則在她的身邊,不停的哭喚:「仙奴,你還好吧?仙奴?」

「你們在做什麼?」一記清冽的聲音傳了過來,是西施!

西施走了過來,面帶怒容,她見到仙奴差點沒命,生氣的問:「這是怎麼回事?」

鄭旦開不了口,一旁的珀兒便道:「是……是鄭旦說要下水摘花,然後要仙奴也下水,然後……就……」珀兒話只說了一半,西施便明白了。

「旦兒!」前所未有的憤怒湧了上來,西施火惱的道:「你我皆在溪畔長大,熟悉水性,但仙奴她住在京城,連碰水的機會都沒有,你這樣子,不是讓她於死地嗎?」

「我、我不是故意的……」鄭旦受到責罵,只能不斷哭泣,她看著仙奴已由其他姑娘攙扶起來,她則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你差點害仙奴沒命,又讓太子、王子下水救你們,該當何罪?」西施惱火的道。

太子?王子?這些身分砸得眾女頭暈目眩,連忙跪了下來。

「叩見太子、王子。」

就連仙奴也連忙跪了下來。

「好了,沒事了。」看到這麼多美人向他行禮,王子地頭快暈了。「人沒事就好,你們快起來。」

眾女面面相覷,不敢動彈。

「快起來!」王子地向來憐香惜玉,他扶起離他最近的熒熒。

「還不快去弄熱水,讓太子、王子梳洗。」西施斥喝。

「是。」

姑娘們眾女得令,連忙往屋內跑,而鄭旦則跪在地上,不敢動彈,她害得仙奴差點沒命,又讓太子、王子落水,自知理虧,不知是冷,還是害怕?全身一直發抖。

但她更不甘的是,竟然讓西施看到這些?

「太子、王子,我們先進去吧!」西施招呼著。

「那她……」王子地看著鄭旦,她只穿裡衣,寒風刺骨,又全身濕漉漉的,楚楚可憐。

「由她去吧!」她差點害仙奴出事。

「怎麼能由她去?你看她多可憐,她根本沒穿衣服,這樣下去的話,會生病的。」王子地上前扶起了她。「來、來,起來。」

即便落水,依舊清靈動人,王子地看得眼睛都要發直了。

西施沒有理會,她實在太生氣了,鄭旦和她有什麼瓜葛都沒有關係,但怎能害得仙奴差點出事呢?

惱火的她,不再和鄭旦講話,而鄭旦也感委屈。

她是要救仙奴啊!又不是要害仙奴,好端端的,她倒成了箭矢之地,不禁鳴咽起來。

「你怎麼了?」王子地愛憐的問道。

聽到王子地柔情的聲音,鄭旦心頭一酸,忍不住落下淚來,王子地手忙腳亂,急忙安撫:「沒事了、沒事了,我們進到屋子裡吧?」

鄭旦點點頭,和王子地進到屋內。

姑娘們燒水的忙燒水,熱茶的忙熱茶,還有人趕緊去煮薑湯,並在屋子裡升起火爐來。由於燕織宮裡沒有男人,也沒有男人的衣服,她們只能請士兵回去拿太子跟王子的衣服,再拿出她們平常穿的斗篷,先給太子跟王子禦寒。

王子地看著這些花容月貌,有如天女下凡的美人,前後穿梭,有如忙碌的蝶兒,他來不及看遍,心都開了。

珀兒走了上來,獻上熱茶。

「王子請喝茶。」

「好、好。」王子地看的都痴了,只顧嘴裡道好,卻紋風未動,珀兒見他如此,忍不住噗哧一笑。

一旁的太子友輕咳,提醒他不要失態。

「咳、嗯!」

王子地恢復過來,想到自己見到美人就發呆,他也不好意思,連忙將珀兒手中的熱茶接了過去。

淺秋也將熱茶遞給太子友,隨後問道:「西施,你們怎麼會過來?」打從數日前,西施和吳王來過一次,就再也沒來過。

「太子跟王子想要看看這裡,我就帶他們過來了。」西施淡淡的道。

「我們這裡……有什麼好看的?」她們整日都待在燕織宮,那裡都不能去,所以才會有鄭旦戲水的事情發生。

「這裡的人好看啊!」王子地快人快語,眾女羞了起來。

太子友和王子地儀表不凡,樣貌出眾,讓不少人芳心悸動。春天,終於來燕織宮了嗎?

「讓太子跟王子看笑話了。」珀兒微微欠身。

「別這麼說,我小時候也落過水。這沒什麼了不起的。」王子地替鄭旦一事緩頰。

「你不用自曝其短。」太子友睨了他一眼。

「太子,你怎麼老是找我的碴?」王子地不悅的瞪他一眼,反倒惹得太子友大笑起來。

「既然太子跟王子難得過來,西施也回來了,這次就換你當賓客,不如……我們獻舞給你們看。」淺秋提議。

「好啊好啊!」王子地連聲說好。

西施還沒回答,珀兒便道:「你就別拒絕了,我先下去準備。」久未見西施,她心裡挺高興的。

來到這裡,便有如回到了家,西施的心中暖暖的,點了點頭,向來輕淺的笑容,益發擴大了。




 【延伸閱讀】西子美人--西施(完整版)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ttt8280&aid=10079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