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星星出來了
2020/06/14 10:17:23瀏覽757|回應0|推薦25

山鷹童詩集《星星出來了》於6月1日出版。

《星星出來了》一書一共分為四卷,卷一為「我身體裡的妖魔鬼怪」,共12首詩,從孩子玩遊戲及愛作怪的心理細節出發,流動著對孩子的深深認同感,強調作怪有理、調皮也可以是深具創意與生命力的王道!讀每一首詩彷彿目睹孩子變出一場場魔術把戲似的,令人驚奇,不只吸引孩子,也頗能博得大人的共鳴。卷二為「影子不知道」,共10首詩,相較於卷一的無限想像力延伸與自身潛能開發,卷二聚焦的則是有限的時間感知,當我們以為快樂與幸福可以無止盡延續,而其實它們都有最佳賞味期限,有的已然消逝,有的正在進行,有的則需要走到未來才能洞見。卷三為「落葉是貪睡的懶骨頭」,一共10首詩,從最能體現時間流動的四季感知作為主軸,讓孩子們明白縱然萬事萬物都有最佳賞味期限,但我們很幸運,它們會一再離去,也會一再前來,周而復始的四季自然律動,一直是我們擁有的珍貴寶物,只是我們常常忽略了,詩人山鷹要我們在它的童詩裡重新感受與召喚。卷四是「星星跑出來了」,共8首詩,在這一卷,山鷹要我們注意不被四季侷限時時刻刻所存在的自然界現象,如風啊、雨啊、星星、落葉、石頭……,於是我們再次被童詩傳送回每個人的此時此刻、活著的每分每秒,照見並感受眼前的大自然細微姿態。

整本詩集從近處到遠處,從無限到有限,從不可一再到不斷更迭,從看似面目相同的當下運作到別有洞天的瞬間感動,山鷹一步一步引領孩子走進《星星出來了》所精巧佈局的童詩世界裡,令人流連忘返。尤其很喜歡山鷹在詩卷開展之前與之後所安置的序曲詩與尾曲詩,巧合的是它們都命名為〈送一首詩給……〉彷如繪本的蝴蝶頁,正欲帶著整本詩集與閱讀此書的讀者一起翩翩起舞呢!雖然兩首詩的名姓相同,內容可不一樣,序曲詩如一天開始時,人們熱情的向萬事萬物道出的一聲聲早安,聲聲洋溢著「我喜歡所以我書寫我感謝」。而尾曲詩則如一天將盡時的一聲靜定且感性的晚安,那一聲晚安透露深深的感謝,感謝幸福也感謝無常,是這些織就了此時此刻的我。

閱讀卷一的時候,心情特別愉快,更可以深刻感受山鷹的真摯奔竄的童心與玩興!其中最喜歡這一首詩「前進!前進!全速前進,目標已在前方,第二顆地球在望,人類的新家鄉。 流浪百年了,地球家鄉還好嗎?少了人類的摧殘,百病叢生、被遺棄的地球會痊癒嗎?綠樹和小草、螃蟹和魚蝦、蜜蜂和蝴蝶,會回來嗎? 注意!注意!登陸準備,新地球即將到達,準備探勘。 呃!爸爸,請你不要奪走我的探測槍,少了傘我沒辦法偵測河川;啊!媽媽,妳也不要取走我的呼吸器,全罩式蛙鏡才能讓我活下去。 爸爸媽媽放心吧!我們是新時代的少年太空隊,懂得小心保護,美麗的新天地。 看哪!眼前是一片寬闊的平野,天空浮著大月亮,燈泡一閃一閃,月暈不見了,欸!奶奶,奶奶,拜託妳,別關燈,登陸不是睡覺。」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遊戲啊!尤其這還是一場為著全地球人類著想的登陸遊戲,比虛擬實境更加酷炫(所有的登陸工具都能緊握在手中,有著無比紮實的觸感),當然也更加艱難演繹(因為常常會半途衝出搞不清楚狀況的大人程咬金,中斷探險歷程)。
山鷹筆下的孩子特別有志氣,即便玩也要玩出驚天動地的大世界,而這也正是這個世代的孩子們最可能觸及的未來,要知道美國狂人馬斯克的SpaceX前幾天已成功將太空人送上國際太空站,此舉強烈預告著太空之旅將變得不再如此昂貴,人類前往火星的夢想也不再遙不可及。

山鷹不只為孩子準備「很現代科學感的遊戲」童詩,也為孩子烹調「很古典文學雜燴的詩詞吟唱」童詩。閱讀〈月亮錄音機〉一詩時,腦海中浮起的畫面是這陣子頗火紅的大陸劇《慶餘年》中,從過去穿越到未來的男主角范閒,在喝得酩酊大醉之際,暢快淋漓得吟誦一首又一首的歷代名家經典詩詞,大大驚豔了在場的未來子民,也為自己免除了一場政治危機。
山鷹也是一首又一首的吟唱古典名家詩詞,但他可沒喝得酒酣耳熱,而是無比清醒地編排他想播放給孩子們聽,聽聽那些年與月亮牽纏不休的詩人詞家所寫下的動人詩詞。而如果童詩作家只是一首接著一首的朗讀給孩子聽,孩子必然會無聊地放空或逃跑,於是,山鷹為吟誦詩句的商品做了好玩的包裝,他將月亮界定成一部神秘的、橫跨古今從未斷電也不曾故障的超級錄音機,接著還挑眉追問孩子:「難道,你不相信?」這時,他已化身為童詩界的柯南,開始辦案,蒐集相關證據試圖說服孩子:「月亮是一部錄音機,不信?你聽『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這是李白的聲音。 月亮真的是一部錄音機,還不信?你再聽聽『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那是王維的聲音。 相信吧!月亮是一部容量超大的錄音機,錄過秦觀的聲音,柔情;錄過白居易的聲音,傷心。錄下張繼的『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錄下杜牧的『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嘿!你聽聽誰來了?『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正是大名鼎鼎的李商隱呢!你再聽聽『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瞧!張九齡也留下了他的聲音。 噓!安靜,聽聽月亮錄音機還錄了什麼聲音,蘇軾的水調歌頭響起來了『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哎呀,其實他根本不用問,老杜不是說:『月是故鄉明』嗎? 哇!超級厲害的錄音機,高高掛在天上,偷偷錄下了,月亮詩人的聲音」
這首童詩的鏡頭從近在眼前的「床前明月光」拉開推理序幕,接著鏡頭慢慢拉遠,穿越窗戶、竹林、江河、大海最後鏡頭落在可能永遠也回不去的故鄉,山鷹不但巧妙扣回開頭未曾道出的李白詩句「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同時也為大小讀者留下無限懸念,有時我們談論的是故鄉,而有時我們提及的是家鄉。而當我們將眼界再放大到全球時,我們便明白無論我們生在何處、身在哪裡,月亮永遠會勾起我們想念一些什麼的愁緒,但至少至少我們還可以希冀著蘇軾千古名句「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祝福能夠實現吧!


如果月亮容易讓人感傷,那麼星星總是予人希望。山鷹在〈星星跑出來了〉一詩裡,大玩圖象詩,他巧妙排列詩句的位置,將一顆石頭的彈跳表現得惟妙惟肖,末尾這顆石頭還「石破天驚」地撞破夜空,讓所有被禁錮的星星全都跑出來啦,搭配插畫家Yvonne Wu的圖,更生動淋漓地將滿天星星迫不及待跑出來玩的渴望精準捕捉,令人印象深刻!

(節錄自黃秋芳創作坊,謝謝妳們。)

黃秋芳
陳依雯

#黃秋芳創作坊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teagle3threemail&aid=138541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