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本忠貞之道-0730
2020/07/30 01:26:48瀏覽149|回應1|推薦3
整個七月,我大概都在實習、打工的日子中度過。

不希望自己變成個僵化的人,總督促自己應該要常有文字產出,但開始做工時,就不由得忘記自己應該要做什麼,隨波逐流的被日子、工作…壓著跑,最初希望要做的事都忘光了。
難得閒下三天假日,在第二日的末尾,才有空慢慢整理些東西寫出來。

一般都是在醒來之際,做的夢才能被我大略記住,雖然如果不趕快記下來,就還是馬上忘記了。就像今天早上做的夢,即使努力地想回憶,還是想不起來。可能是最近真的太累了吧。

今天一早、至今,我都一直想到日本的天璋院夫人。在小學時看到的大河劇《篤姬》,夫人的第一任保母,菊本夫人曾對她說過:「女人要走的路,是一條忠貞的路,若違反命運、半途折返,將會是最大的恥辱。」在那種時代洪流中拼命生存的人,自然不是我能比得上的,只是心中的無比崇敬,願意效仿的這份心意,大概就是我能夠撐到現在的原因,堅忍毅立,是那個時代的人的寫照,台灣大多數的人;不論是最初、中古、近代的來人…都是一樣的。

心頭總是滿滿的,為自己能撐到這一刻覺得很慶幸。
阿嬤跟我一起看電視時,也是這樣說的:「日子很難過,但還是要這樣撐下去。」

只是,這幾天,我總懷疑自己是不是太草率了。
草率地答應了繼續留下來打工、參加直銷課程小組、報考專業證照、展開研究計劃、壓榨寫作靈感…等等,都是要付出巨大心力的事情,體力負荷無能、時間安排不當,我雖自負是個承擔責任的人,可是突然沒有人可以撒嬌、依靠之時,必須得依靠一種畸形的安全感,勉強支撐心裡的安寧時…總覺得心力交瘁、疲倦不已,總覺得好像老了許多。

上週原有個機會可以且放下一個責任的,可又被說服而留下,究竟是我太心軟、抑或是貪慕名利呢?即便不知道名利於何處,或許是一時被稱讚而獲得的心靈上的愉悅嗎?

還有…又淺淺浮上心頭的那名男子…好像心頭的一根軟刺,就這麼扎著,拔不起來。
煩悶不已,卻又沒有辦法的,不得已的思念著。

大概是個不得不,得開始面對成長疼痛的開始…了吧。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oylexwan&aid=145661689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紅娘總按三次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5 23:36
長了一智,好心而輕諾,當成磨練功夫,以後多說No can do。崇拜
三川彎子(moylexwan) 於 2020-08-06 00:18 回覆:
命運牽引,幸好還有學生身分可以擋著,暑假過後開學,就可以順勢斷掉一些雜務。
是在意還是不服氣,還是搞不懂自己。

感謝留言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