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安達的魚竿〉國語日報
2020/07/08 13:46:22瀏覽536|回應0|推薦19

〈安達的魚竿〉

文/薩芙 圖/徐建國

 

我老想瞧瞧安達的長魚竿,那根魚竿跟旗杆一樣長,在附近的河濱釣過三斤的鯽魚。

那條河臭臭的,岸邊全是汙泥。我們套上雨鞋,挖一些安達妹妹喝的燕麥片,摻點水和奶粉,揉成一團緊實的魚餌。我們找了一處溼地,水草高到我們胸前,還好淹沒不了頭頂,莎草叢有雨蛙跟泥蟹,可以看得見台北橋,聽見車水馬龍的聲音。

突然經過河堤的巡邏員大喊:「嘿,你們在做什麼?」

安達兩手壓低魚竿,可惜慢一步。

「這裡禁止垂釣,快回家去。」

我們不情願被驅離。在水門外磨磨蹭蹭一會兒。

「走吧,安達。」

「才不要。」

「萬一發生危險怎麼辦?」

「安啦。我爸爸帶我來這兒釣過鯽魚。」

等巡邏員的身影走遠,我們轉頭以百米的速度,衝回剛剛那裡。零星的白鷺絲驚飛四起。

安達有模有樣組合釣竿,我遞給他一小球餌食。他拿不穩,費好大的勁,才拋出魚竿,要嘛浮標勾到枯枝,要嘛落得近在眼前。

「這樣只能釣泥鰍啦。」

「不然你來弄嘛。」

「好哇。」我捉起魚竿,胡亂甩出去。不小心一溜手,魚竿像箭一樣,插進泥裡。

「你看你,」安達氣得跳腳,「別以為很容易。」

他一步步踩進泥灘,撿釣竿,慢慢下陷,像一根插在田中央的稻稈,每動一下,就陷得更深。

「你別動。」我在岸邊呼喊,但不敢靠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是泥在動!」安達尖聲呼喊,「救命!」

剛落下的夕陽像浮在淺湯上的蛋黃。我飢腸轆轆跑到巡邏站,鐵門已拉下,冷冷清清一個人影也沒。路燈一盞盞亮了,我發慌想,安達會不會沒命?

我喘呼呼跑到安達家,叫好幾聲安達的媽媽。她抱著啼哭的妹妹,對著空奶粉罐嘆氣。我結結巴巴說:「安達卡住了。」

「在哪?」

「河裡。」我指著堤外便道。

臉色鐵青的安達媽媽背著妹妹,由我帶路抄捷徑。等到我和安達媽媽趕到時,安達不在那裡了。

「安達!安達呢?」

「是這裡沒錯呀!」

我的眼淚快飆出來。頓時,濃霧籠罩整條河岸。伸手不見五指中,聽到了警車聲。

警察找到了安達的媽媽和我,而安達正在警局裡。巡邏員救了他一命。

我們到達時,安達渾身都是泥。由於安達違反垂釣規定,念在他初犯,最後讓他寫悔過書,做筆錄。安達媽媽捉起魚竿狠狠抽了幾下安達的小腿肚,魚竿應聲折斷。「以後不准你去釣魚。」

安達嚎啕大哭,嘴張得連蛀牙都見人了。我既害怕又愧疚,懇求安達媽媽原諒,「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安達媽媽停下紅透的雙手,默默牽著安達回家。那時起,安達再也不理我。

直到放寒假。安達要去澎湖爺爺家玩,他嘴裡有魷魚味,又腥又香,還興高采烈說:「我要搭船出海釣小管。」他兩手一攤,來回小跑步測量,「那艘船有這麼長,那麼寬呵。」

「我能跟你去嗎?」

安達想了想,「這樣吧。等我回來,請你吃小管乾。」

「一言為定。」

放學後,我們一起去公園玩,河堤的事誰也沒提。我們好不容易才恢復友誼。

 

(國語日報故事版2020/7/1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42119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