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只是來借個靈感》
2020/05/23 23:21:21瀏覽864|回應2|推薦24

“直到開始寫作,讓我發現還有另一面世界得以賴活。

寫小說,最重要的是掌握人物、衝突和結尾,

偶爾我會發現自己彷彿活成一部小說。

我的人生從少女時代已經埋藏伏筆。"

 

一位作家,她寫作。在鍵盤上飛馳,或者枯等一個靈感。

在溫暖的小房間裡翻本書,看部電影,或者逃離惱人的一切,關上門,去旅行,去聞房間以外的記憶,去那些無法旅行的人聽到會羨慕死的地方。指出那些曾經捧在手裡的經典描繪過的場景,指出經典裡那些未曾命名的事物,從床上醒來變成蟲,指出稍縱即逝的光影。那些邊境與近境。我們聽說,靈感汲自生活。

可是生活常常欺騙了你。

我們怎麼確保這裡頭的視角有沒有歪斜?

我們說的生活有沒有人要聽?再告訴下一個人。

記性差的人去寫小說了。記性好的去寫散文了。用不著記性的寫詩去了。

於是,我們從童年,從凹陷的被子,從此時此刻,拾得一枚字,一截句子,湊合可以按下字數統計的段落。跟鄰人借鹽不同的是,那幾升幾斗的空空靈感,不必還。

你可能在村上春樹的書裡看到錢德勒跟瑞蒙.卡佛,又在馬奎斯那看到魯佛。最近,我們在作家凌明玉的最新散文集裡,看到了村上春樹。

這是怎麼回事?

她說。我,只是來借個靈感。

就像馬奎斯的短篇〈我只是來借個電話〉,故事是關於一個在沙漠車子拋錨的女人,上了一輛巴士,誤入了精神病院,被當作是精神病人,最後成為一個瘋子的故事。女人的丈夫懷疑多日未歸的妻子給他戴了綠帽,困在病院的女人沒有機會打電話告訴丈夫,日日深陷地獄。時間匆匆,就在兩人各自絕望時,高潮來了。女人逮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打電話。終於,丈夫來了。可不是接她回家,他只是來「探望」她。

在馬奎斯的故事中,借電話是求救;一個作家借靈感,也是求救。也許不是每個創作者寫作時都像瘋子,但離那種程度也相去不遠。一個真正的瘋子不會說自己瘋的。

關多久,不知道。有時候回歸正軌的生活太無聊。一個真正的作家會說直到生命終結。

寫作就是去探望一下那個從春吶、夏怨、秋嘆、冬啞的「內人」。幫她開一扇窗,呼吸一下,看看轉折、起伏,瞧瞧日子活成什麼樣了。

要說馬奎斯的那篇故事的結局,我肯定是不會說的。還包括《我只是來借個靈感》都寫些什麼,我是說不得的。

這篇無雷讀書心得的靈感,我是從凌明玉那兒借來的。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喵喵,一切也許簡單多了~

 

書名:《我只是來借個靈感》

作者:凌明玉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2020/3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36689072

 回應文章

凌明玉
2020/05/25 18:50

薩芙,謝謝你~你看見了這本散文裡比靈感更多的部分

(dolin0611@hotmail.com)
薩芙(missthink) 於 2020-05-25 19:24 回覆:

哇~作家本人現身留言。

太珍貴了~也謝謝妳散文集裡的輕巧,誘出生活的韻味

讓生活多處與妳重疊的我,感到無比放鬆~


d.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4 16:20
這書評寫得太不像書評,但是借得太妙,寫得太好了,勾起我想閱讀這本書的極大興趣。崇拜

對吧,沒有真的谷底嘛,薩芙的文字總有既含蓄也盛放但絕不凋零的新意,生生不息......親你一下
薩芙(missthink) 於 2020-05-24 19:00 回覆:

Dear d.d

寫東西的時候,要是讀其他東西,腦子就會形成多聲部。

如果妳問我怎麼寫的,我會說是腦袋叫我這麼寫。

這是降"靈"會儀式。

祝妳文思泉湧~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