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布利愛上貓〉
2020/03/03 07:58:01瀏覽884|回應0|推薦28

文/薩芙 圖/盧貞穎


倉鼠布利愛上了穀倉裡的貓。

乾草堆中的貓像團棉花,沒有母親,沒有朋友,和牠一樣孤獨。

牠總是隔著玻璃窗,痴痴傻傻望著貓。牠好想摸摸貓的玻璃眼珠、柔軟的皮毛。貓咪無語的溫柔,使牠交出了一顆仰慕的心。這是愛的苦惱。

到底該怎麼讓那隻貓注意布利,又該如何接近可愛迷人的貓?布利鎮日想著對方,想著該贈送什麼禮物?想著他們能不能一起玩耍,一起跳進有肉汁的水槽。

牠聽女主人說:「貓咪最喜歡愛吃乳酪的老鼠。」牠也想成為那樣的老鼠。

於是,牠鑽出主人為牠佈置的安樂窩,鬼鬼祟祟潛入夜晚的廚房,偷取一小塊乳酪跟一丁點裸麥,為了獻給貓。

夜裡,廚房的肉桂和小茴香比以往更香更濃,甜甜的空氣裡,有醺醉的陳年葡萄酒味。客廳傳來打呼嚕的鼾聲跟頻率不斷的飽嗝,燈泡一閃一閃快壞了。擁擠的房子裡有孩子的氣息,搖鈴、圍兜和撒落一地的餿牛奶。

這些都是布利熟悉的。

可是,布利沒注意到,捕鼠器在黑暗中張開大嘴,緊貼老鼠走慣的那處牆角,牆角的洞變大了,透著微弱的光。

牠眼中只有乳酪跟貓,聞不到危險,變得粗心大意。前腳踏出去,後腳都還沒收攏。「啪嚓」一聲,閘門瞬間落下。牠身陷牢籠,不斷齧咬這處沒有貓的空間。經過漫漫長夜,布利只剩下嘶啞的呼吸。牠在胸中吶喊:「放我走,貓在等我。」

突然,一雙因意外而熠熠生輝的眼睛靠近布利,那雙充滿污垢的小手伸向牠的灰耳朵。

布利趕快逃開、不斷顫抖。牠想起踩滾輪的日子,獨自吃東西,在透明的小箱子來回踱步。

沉重的夾腳拖鞋上前阻止了孩子的頑皮,「抓到了吧。下次可別再讓布利溜走。」

孩子心不在焉地說:「可是,我找不到貓咪。」

「寶貝,你是要布利還是貓?」

「我都要。」

「拜託,那就別再搞丟你的貓。」

他們頭頂上的白熾燈泡像一雙明白事理的眼睛眨了眨,想提醒孩子或孩子的母親,檀木餐桌底下出現同樣一隻虎斑貓,只不過毛髮的色澤光潤,日子過得比穀倉裡的貓還要好。

布利心中的一根絲線被剪斷,雖然穀倉貓被丟失了,卻換得自由與美好。牠心知肚明,不該愛戀孩子的童年友伴。誰會相信,一隻倉鼠會愛上貓。

餐桌下的虎斑貓的眼珠亮起來,徑直踩著貓步走向布利,尖利的爪子伸進籠子,撐開了閘門。

布利心跳加速,左閃右躱,擦過貓的齒齦。

貓的舌頭伸向布利的臉龐,舔了又舔,彷彿強忍住一股欲望。然後,把布利含進嘴裡,一路叼到穀倉,把牠扔向那隻被遺忘的貓布偶。

這時,布利才明白貓的心思。

對虎斑貓而言,誰也不能奪走孩子對牠的寵愛。

終於,布利來到貓布偶身邊,幸福得快暈過去了。


(刊於國語日報2020/3/3)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31907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