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小的地方》東山彰良
2019/10/30 10:32:08瀏覽1089|回應0|推薦28

/薩芙

九歲的小武在西門町長大,家裡開餐館的父親叮嚀他別去刺青,常來用餐的刺青師寧姐、肯尼、豬兄弟都是有故事的人,六篇擷取地緣小人物的生命故事,以源自美國的刺青潮流為符號,串起棲身之所與家國的想像。

〈黑色的白貓〉談群體認同與自我保護,從刺青的心態切入,借黑貓與白貓的隱喻,探討混跡群體的求生方式。展現身上的刺青,心態各異,有的年輕人為了與眾不同、有的弱者為了恫嚇或避免暴力的侵擾,也有的女孩是為了生存而刺,這種難以去除的印記,深入了體膚,改變了在暗處夾縫求生的人們,有的變得不再是自己,有的獲得抵抗的力量。對立的價值觀,從刺青師的理念開始爭執,延展到刺青圖案的符號隱喻——歧視、倫理、生存方式。

〈土地公失蹤記〉從地方信仰與信徒對靈驗的口碑,談意識的型態。受黑道老大命令的小混混鮑魚委託偵探事務所的孤獨先生尋回出走的土地公,而基層信仰的財神為什麼要出走?

這個世界上充滿了我們聽不到的話。

出走/逃避現實/背後的信念/依附善意,藉由這群角色誤打誤撞的喜劇形式,找神明的任務各懷「謀生」之道,所謂的靈驗,恐怕就是所謂的心誠則靈。看起來毫無意義,對某些人來說是有意義的。

小武的老師霍明道藉饒舌歌〈骨詩〉教原住民語言,歌曲中所吟唱的鹿的心臟,看莫那魯道事件的根源。然而,部族臉上的刺青是圖騰,具文化的意涵,亡者歸去的信仰也不同,歸根究柢是人性。

〈縱身一跳〉和〈天使和冰糖〉分別從小人物的情感事件,控訴命運的操弄,刺青在雷奧與小波身上,是對命運的嘲諷。把表面的刺青與靈魂的刺青,對比呈現,藉由奧登的詩句:Leap Before You Look。(在看之前縱身而跳),正面看待,是有選擇的自由;反面看待,是沒有選擇。但不論多麼微不足道,終究必須做出選擇。

〈小小的地方〉是全文的精髓啊。前面的舖陳,就為了這一篇。小小的地方卻包容了那麼多的族群,每個族群都對這塊樂園有所憧憬。

如果他們真的是你的朋友,就不會否定你認為很重要的東西。

閱讀時,可以感受到作者東山彰良對台灣這塊土地的關懷之情。

想要長大成人,就必須把這些支柱一根一根拿走,最後靠自己這個支柱支撐起自己的人生。

故事的地景從萬華到西門這一帶的大街小巷,每條街名、路名牽起一連串的症頭,這些喧囂的孤獨、多角的心聲,經由作者細心的經營與穩定的描述,使故事裡的人物非常接地氣且語言流暢,非常精采!

 

書名:小小的地方

作者:東山彰良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2019/11/14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30456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