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螢火蟲〉國語日報故事版
2019/10/18 17:37:17瀏覽723|回應0|推薦27

文/薩芙 圖/張倩華

我一直跟小賢說,媽媽變成螢火蟲了。

事實上,我很頭疼。要是一開始說變星星就沒事了。入秋後,我該帶他去哪兒找螢火蟲呢?

「姐姐,為什麼媽媽要變成螢火蟲呢?」

「我也想知道。」

幸運的是,我捉到一隻非常特別的螢火蟲。牠腹部尾端的發光器帶點紅,跟其他隻不一樣。我記得媽媽身上也有一處紅斑點,連我也覺得牠像極了媽媽的化身。

我和小賢盡心盡力照顧牠。

原本吵鬧的弟弟,變得乖巧。因為我知道要怎麼讓螢火蟲活下去。

媽媽以前都會在房間裡陪我們入睡。有一天晚上,小賢央求我放牠出來。

「牠其實想出來飛嘛。」

房間不大,我想讓小賢開心。於是打開網罩,讓牠飛出籠子。

我們關上電燈,置身一片黑暗,看著那一閃一閃的亮光在房間裡飛舞。

小賢追著跑著,喊:「媽媽,媽媽。」

過了今晚,螢火蟲就要結束生命週期了。

我告訴小賢:「媽媽也會累的。可能整個冬天都要好好睡上一覺。」

「那我們也去睡。」

天一亮,小賢著急問,「螢火蟲到哪兒去了?」

我把準備好的金粉,蘸了一點在巧克力上。「在這裡。」

小賢先狐疑我的說辭,但巧克力是他的最愛,很快就卸下心房。

「我不能吃掉媽媽。」

「咦?」

「沒有人會把媽媽吃下肚子裡的。」

那塊甜滋滋的巧克力冰了好幾天,在媽媽經常開關的冰箱裡。結果,小賢不怎麼愛吃巧克力了。

我換另一個法子,開始寫信給媽媽,邊寫邊大聲說出小賢的情況,像禱告。小賢老盯著我「告狀」——「小賢吃飯掉得到處都是」、「還把爸爸的公事包弄壞了。」

每次他會一臉愧疚,跟著我去郵筒,看著我把投訴信投進去。

「媽媽都說些什麼啊?」

回信也是我讀給他聽。「媽媽要你好好念書,寫信給她咯。」

不愛讀書的弟弟眼珠子轉了轉,想出另一個方法。他滿手油彩,要我把彩色筆畫寄給媽媽。

沒多久,媽媽回信了。

但是,小賢不怎麼滿意媽媽的「回信」——那張畫糟糕透了,根本看不出來是什麼。

我告訴爸爸,我不想再寫信給媽媽了。

「為什麼呢?」

「這樣爸爸就不用畫一團奇怪的東西。」

爸爸不僅沒責怪我,還拜託我:「妳說的沒錯,爸爸的確畫得很糟糕。那妳願意幫我回圖給小賢嗎?」

我想了想,傷透腦筋,邊畫邊掉眼淚。手裡那幅全家到山上看螢火蟲的夜景糊成一團,我終於知道爸爸的畫是怎麼搞成那樣的。

小賢收到後開心極了,指著那一團黑乎乎的畫,「我記得這裡的螢火蟲特別多,特別大呵。」

弟弟說出一些印象裡的媽媽:他打破盤子,一起撿碎片的事;一起去吃冰淇淋的事……都是媽媽跟他單獨相處的情形。

我聽了好羨慕。爸爸安慰我:「我們也有很多單獨跟媽媽的回憶喲。」

現在,我才明白,所有我編的故事,只是因為找不到想念媽媽的方式。

我學會用力召喚,這樣媽媽隨時隨地都會來到身邊,即使有時只是靈光一閃。

 

(刊於 國語日報故事版20190914)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30155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