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飛羽集》
2019/07/06 11:34:54瀏覽639|回應1|推薦17

女性書寫者自然有別於男性作家的觀察,常充滿感官的易位與跳躍連結。進入她的世界,就是進入自然不可知之境。

In lak’esh」馬雅人的招呼語,意思是「你是另一個我。」

這部散文集以第二人稱「你」為敘述視角,觀照「我」的家族紀事、蒐羽僻好以及身為女人的反思。夾敘夾議,理性與感性交替,如同編織,跟著作者拋出的線頭,流轉字裡行間,引經據典深不可測,無形中受到了啟發。

她的收藏總是超過她,超越物後的一切論述,直視源源不絕的母性。

有一天,我慣常走的石板小徑,躺了一根鳥羽。平時不會注意這些細微之物,我撿了起來,順撫羽管,沒有那種自皮膚生長而出的蠟質,分不清是哪一種鳥兒落下的?撫觸的瞬間,羽翼傳來電流,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帶回家清洗、消毒、晾乾,雖然我沒打算廣納成癖,心境上卻有了微妙的變化。漸漸明白為何作者伊絲塔樂不思蜀收藏羽毛,它實在充滿太多的隱喻了。

愛沒有犧牲,控制才有。

十三篇長文漸層爬梳,理清女人與鳥,主調女性,鳥為副調。每一種鳥類影射不同女性的姿態與命運或者說搏鬥。我特別愛讀家族的紀事,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是關於八哥。胖叮叮與瘦咚咚,對於搶佔領空權的爭奪戰,生氣時瞳孔會收縮,溫馴時放大,做錯事還會搶著擠進籠內。當下,妳理解,對自由的鳥兒來說,禁閉的鳥籠是保護,安居之所。換言之,對女人種限制,若是建立在信任而非佔有的前提下,以善意來理解禁忌,是出於安全考量。

文人是孤獨的,孤芳自賞如天鵝,只是歷來文人大多回不到真正的家園。攤開翅羽細數,可照見歷來失意者容顏。

〈金鷄夢〉帶出母親與奶奶、女兒之間複雜的情感。從飼養各種日本雞、火雞、鬥雞、閹雞、鵝鴨的過程透視養家的方式。妳詢問立於雞群的奶奶生態的哲學。為何不單養一種雞?因為雞群會互啄,免上藥,沒臭頭。妳觀察火雞與鵝的顧家方式不同,鵝老大會單挑入侵者,火雞酋長則是號召群體包抄。當母親進入雞舍,宰了妻妾成群的火雞首領,隔天,母火雞群會集體厭世。

然而,真正「食了米」的金鷄,隱喻的卻是妳身為女兒背負的父母期望。「了」,用台語唸,加重音近「料」,浪費的意思。而妳所養很久的山豬最後的命運,坦露了深深的無奈與感嘆。初鹿,是母親由台北嫁來此安身立命之地;可出生於此的妳,卻長住台北念書,展開成長的羽翼。是回家報訊的「厝鳥仔」、預言之能的「烏鴉嘴」、有我構字的「家鵝」滿族人口中的「額娘」、神話故事的「羽衣娘」,通過搜羽所獲的內在寂靜,得以調整對身體、時間、自由的人生糾結,輕巧而不沉重。

當一個女人主動收藏羽毛,她想拾回的,是失去的女神之力。

《飛羽集》兼具抒情、知識、議論、家族敘事,整體調性一致且脈絡清晰,以自然的無聲旋律,透出獨特的生命個體,每個女人的劫難與歷練,磨出胸中的文墨,使你與我都是一個未完成的故事餘緒。

 

書名:飛羽集

作者:伊絲塔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2019/6/26

書內附作者創作的鳥繪,栩栩如生,值得精緻典藏。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27983166

 回應文章

Tom
2019/08/05 15:20
感謝分享!借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