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餐桌上的紅色經濟風暴》
2019/06/28 11:14:25瀏覽947|回應0|推薦16

   ○一六年義大利發生一起驚人的槍擊案。羅伯托.西內希坐車時,遭暗殺,身中二十多槍,其中一顆只差心臟幾毫米,奇蹟康復後,他被捕的罪名是「番茄勒索」,而他勒索的對象是罐頭產業龍頭福賈王子工廠,原屬AR集團。

我們不懂的是,植物學家眼中的蔬果,怎麼會上演真實版的教父情節?

問題在於,番茄經過種子改良、加工、包裝,搖身一變成了商品。只要跟利益搭上關係,犯罪組織便找上門。

AR是安東尼奧.盧索的縮寫。這位那不勒斯番茄大王,二○○○的營業額達三億歐元。他在一九九三年要求生產商提出減輕每輛貨車的重量,也就是高估秤重容器,並從總重中扣除,使出貨量減少。隔天,他立刻受到恐嚇威脅,迎來黑手黨難得的和平時光。

這套洗錢模式,越洗越紅,行之有年,有什麼比橄欖油、番茄糊更低調簡單?

盧索偽造產地,進口原料改標義大利製,法院審理時,他並不否認,聲稱那些大型連鎖店自有品牌的雙倍濃縮番茄糊罐頭九成出口,不會內銷。這套「進口加工」的免稅模式,讓三倍濃縮的定義變成二倍加水、加鹽。就算海關查緝,商品只能退回出口地,這些問題罐頭又流向鬆散的港口,比如:非洲。甚至,阿爾及利亞商人也學會這套模式。

二○一六年六月中旬到月底,義大利南部的薩萊諾港進口的番茄糊將近八千公噸,除了AR集團,還加上安東尼奧.柏迪集團以及朱加羅公司。這三家幾乎壟斷義大利番茄市場。柏迪集團是全球第二大番茄糊買家,僅次於美國亨氏,這間不斷被連鎖店壓低價格的製造商,第二代經營者帕斯夸烈.帕迪為了維持自有品牌而憤怒。顯然,他的父親在非州奈及利亞或其它分廠,已開始採用進口番茄糊。朱加羅,這家以美洲豹為品牌的製造商,則是屢屢傳出偽造檢驗報告,那些長蛆的番茄只是尚未銷毀的舊庫存,謊言使他們逃過制裁,卻危及消費者的健康。而他們進口的番茄糊,產地來自中國。

中國新疆原種小麥、棉花,這兩種經濟作物的農業瓶頸在於,二年土地必須換耕。因此,番茄成了中糧集團、中基實業這兩家集約農業的國際貿易戰爭。

中糧最大的買家就是美國的卡夫—亨氏,全球最大的品牌,也許你不陌生,甚至擠過它的紅色瓶身。亨氏壯大的歷史,管理模式及種子改良是其全球性市場宰制力的關鍵。

亨氏的家長式管理使它度過經濟大蕭條,恩威並濟,連員工的休閒去處都有安排,沒有發生任何一次罷工,還獲得兩屆共和黨總統的推崇,使亨氏走向全球化的經營成為標竿。

讓歐美爭先恐後的加工番茄與食用番茄並不一樣。加工用的番茄是橢圓形的,偏硬,皮厚水分不多,可耐壓運送及跑完整個生產製程——挑選、洗滌、去皮去籽、蒸煮過程中碾碎、烘乾。而新疆的可耕種面積以及勞動力,記者馬雷描述在田裡工作的採收工,他們來自四川移工或維吾爾族人,年幼的孩子跟在旁,嘴裡咬著農藥殘留的番茄,皮膚有過敏的跡象。勞動力剝削的問題嚴重,從二三歐元到如今二十歐元。記者馬雷證實,勞改營甚至成了強迫勞動人口。

既然,番茄糊及番茄罐頭有那麼多問題,為什麼我們要用?

它有一段為政治服務的演進史。

一八六七年巴黎博覽會,法蘭西斯科.席里歐展示他的去皮番茄罐頭,使他成為二戰期間義大利軍隊的供應商。而美國南北戰爭期間,歐洲外銷北美的沙丁魚及番茄濃湯罐頭,也成了供給軍隊及平民的食用方式。一九二二年墨索里尼進入羅馬,法西斯主義主導「自給自足」,南北分裂,以北番茄糊衍生品,以南去皮番茄罐頭為大宗,聲稱番茄罐頭源自義大利,而非法國發明「氣密式食物保存法」的尼古拉.阿佩爾,也不是改良成白鐵鍍錫的英國人彼得.杜蘭。

我最佩服的是法國記者馬雷鍥而不捨的好奇心。他發現普羅旺斯深得民心的品牌「小木屋」已被中基實業收購,第一道加工設備被拍賣,裁員,只留下重新包裝的瓶身及商標。這並非單一個案。這種運作模式遍及全球,許多政治環節及影響因素銳不可擋。政府機關、業主與消費者,也該看。我們有權知道吃下肚的到底是什麼,還有從何而來?

 

書名:《餐桌上的紅色經濟風暴》黑心、暴利、壟斷,從一顆番茄看市場全球化的跨國商機與運作陰謀

作者:尚-巴普提斯特・馬雷

出版社:寶鼎

出版日:2019/7/4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27829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