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國抵制立陶宛衝擊歐盟整體
2021/12/22 21:22:30瀏覽112|回應0|推薦0

《金融時報》18日報導,中國封鎖從立陶宛出口的德國製造業者產品,引發德國舉足輕重的企業遊說組織「德國聯邦工業聯合會」(BDI)撻伐BDI指出,「中國對立陶宛採取的最新反制措施,形同貿易抵制,將衝擊歐盟整體」。

 

Beethoven - Symphony n°3 - Cleveland / Szel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1WidFjG4WE

 

【摘要2021.12.19..自由】《金融時報》18日報導,中國封鎖從立陶宛出口的德國製造業者產品,引發德國舉足輕重的企業遊說組織「德國聯邦工業聯合會」(BDI)撻伐BDI指出,「中國對立陶宛採取的最新反制措施,形同貿易抵制,將衝擊歐盟整體」

該組織說,「長期而言,中國逐步擴大的行動是一個毀滅性目標,顯示中國準備與『政治上不受歡迎的』夥伴經濟脫鉤,BDI很清楚,任何對歐盟單一市場核心價值鏈的傷害,都是不能容忍的」。

不過,中國是德國最大貿易夥伴,2020年貨物交易達2130億歐元;BDI說,「維持與中國高度經濟關係仍十分重要」。該聲明將增加柏林外交介入的壓力。

知情人士透露,德國汽車零件供應商「大陸集團」(Continental德國馬牌)是出口產品遭中國海關當局封鎖的德國企業之一。該公司在立陶宛考納斯(Kaunas)市的工廠生產車載資訊控制單元(TCU)。

報導說,在立陶宛允許台灣在其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設立實質的領事館後,本月初中國封鎖所有來自立陶宛的進口,北京也暫停在立陶宛的領事服務,維爾紐斯基於安全考量撤離駐中國的外交人員。然而,中國針對立陶宛的進口禁令現在開始衝擊在立陶宛設有製造工廠的外國企業。

消息人士說,立陶宛官員17日拜會歐盟執委會。歐盟正準備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訴,但此舉恐耗費數月。在全球58國營運的大陸集團正考慮從立陶宛經其他國家運輸產品,以避免遭中國進一步封鎖。該集團拒絕發表意見。在立陶宛設廠的德國另一供應商Hella也遭遇出口中國的困境,Hella未立即回應評論要求。

 

美國憲法與承認台灣【摘要2021.12.19..自由譚慎格(John J. Tkacik)】我想請教讀者一個問題:如果美國總統拜登想要行使他的專屬憲法職權,發表一份明確的白宮聲明:「美國現在不承認,也從未承認過中國的主權及於台灣島和澎湖群島。而且,美國已經將此一事實再三告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聯合國秘書處。」可能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這種聲明有一個好處,就是說出真話。美國的完整對台政策是以1951年的「舊金山和約」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為基礎,這份對日和平條約使得台灣的國際法律地位處於未定狀態。

直到2021年十二月,美國仍然對台灣的「主權」問題不持任何立場。這種「沒有立場」的立場,是所謂「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的核心,這項政策經常被美國總統、國務卿和其他美國內閣官員引用,但它簡單的語法掩蓋了複雜的法律見解。

「我們的一個中國」的說法,是在2004年四月二十一日,由當時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凱利(James Kelly)提出的,他在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的公開聽證會上,對此做出解釋,引述如下:

「關於『一個中國』的定義,我們在這裡可能會花太多時間去討論。在我的證詞中,我提出了『我們的一個中國』的觀點,但我沒有真正做出定義,而且我也不確定我能夠非常輕易地做出定義。我可以告訴各位它不是什麼。它不是北京方面所說的一個中國『原則』。」

2004年以來,「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這句話,一直是一個體現外交藝術的術語,美國堅決不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除非台灣人民自由且不受脅迫地給予同意。「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包括美國總統根據1979年「台灣關係法」承擔的法律義務,以及美中三個聯合公報的技巧性表述,最後雷根總統個人還向台灣總統蔣經國做出書面承諾,「美國未改變關於台灣主權的立場。」台灣關係法、聯合公報與六項保證,構成美國對台政策的基礎文獻。

1982年八月,雷根總統透過美國駐北京大使恆安石(Arthur Hummel)知會中國領導人鄧小平,他已向台灣領導人保證「我們與北京達成的任何協議,都將以北京維持對台灣的和平善意為前提。」雖然鄧小平從未承諾過一定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卻基於這項諒解同意美國繼續向台灣出售防禦性武器裝備和服務。在雷根政府執政期間,美國持續向台灣出售武器,包括為台灣的自製防禦戰機(IDF,經國號戰鬥機)提供一條完整的生產線。

鄧小平和中國人民解放軍默許美台軍事密切合作,因為與此同時,美國也對中國出售一系列防禦系統、服務和武器升級專案,包括一份五億5000萬美元的航空電子設備和射控系統現代化合約,在一項被稱為「和平珍珠」(又稱「八二工程」)的計畫中,為中國空軍的五十架「殲-8-II」噴射戰鬥機進行升級。

在雷根政府時期,中國和美國是對抗蘇聯的戰略盟友。因此,鄧小平為了取得美國的武器技術,暫時擱置他和雷根在台灣議題上的分歧。可是,這個「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與美國外交承認台灣是「台灣」有什麼關係?答案是:總統有權決定美國承認或否定,外國聲稱的領土主權。

美國歷任總統鮮少動用這種專屬的憲法職權。令人意外的是,川普總統是建設性地使用這種權力的唯一一人。美國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的主權,以及摩洛哥對西撒哈拉(Western Sahara)的主權,這是他在2020年促成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接受他的「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時最有效的手段。

更巧妙的是,川普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並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然而,他很謹慎,沒有將大使館遷至名義上仍由聯合國管理的東耶路撒冷邊界地區,也不承認以色列的正式主權及於耶路撒冷舊城有爭議的地區。

美國總統這種獨特和排他性的特權,是一種具有如此深遠外交意義的工具,但令人困惑的是,美國歷任總統並沒有更經常性地利用它。

幾個月前,我和一群台灣學者和國家安全專家透過電子郵件交換意見,他們思考如果在危機情況下有必要,美國將如何給予台灣外交「承認」?一位觀察家問道,「所以,美國會承認台灣嗎?承認什麼?中華民國?」

問題在於美國幾乎不可能承認台灣是「中華民國」。而對美國總統來說,用一個台灣自己沒有使用的名字來承認一個國家,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在台北的中華民國政府,由於戰爭可能迫在眉睫或其他一些幾乎同樣糟糕的結果,而無法自己宣布獨立。當然,如果中國對台動武,美國將立即承認台灣從中國獨立,但遺憾的是,沒有什麼威懾價值。

因此,即使是在最寬大的條件之下,華盛頓認為,在戰爭開始之前或瀕臨戰爭之際就給予台灣外交承認,未免過於牽強。

比較沒有這麼牽強的會是一份「否定的」總統聲明,亦即前述的「美國現在不承認,也從未承認過中國的主權及於台灣島和澎湖群島。」正如我在自由時報和台北時報前幾期專欄中所說的,七十年來,美國甚至拒絕承認國民黨中國對台灣的主權雖然「中美共同防禦條約」(US-ROC Mutual Defense Treaty)的適用範圍明確地限定在「中華民國統治下」的台灣和澎湖。

正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2015年齊沃托夫斯基訴凱瑞案(Zivotofsky v. Kerry)中所確認的,根據憲法,承認外國領土主權是總統的專屬特權。2007年六月,美國總統布希(George W. Bush)透過國務卿萊絲(Condoleezza Rice)通知聯合國秘書處,如果聯合國「堅持將台灣描述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或使用台灣的名稱來暗示這種地位,美國將不得不以國家名義與這種立場劃清界線。」所以,這無論如何都不能算是新穎的論點。

可是,在2021年十二月的今天,由於中國日益咄咄逼人的武力犯台言論,加上「台灣是全體中國人民共同擁有的台灣」,以及「一個中國原則是國際社會的普遍共識和公認的國際關係準則」之類的嚴詞恫嚇,華盛頓要不保持沉默、俯首屈服或兩手一攤,否則就應該發表權威性的美國政策聲明,強調事實並非如此。

誠然,美國在卡特政府時期曾經向中國領導人聲明,不會碰觸台灣政治地位「未定」的議題,但這些聲明是基於葉劍英元帥在1980年承諾的「爭取和平解決與台灣之間分歧的方針政策」。在缺乏這種「方針」政策的情況下,美國有義務進一步關注台灣的主權。

面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主張,美國總統重申「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明確地「以國家名義與這種立場劃清界線」,距離在外交上承認台灣的國家地位僅有一尺之遙。這份聲明的預期效果應該會讓北京暫時偃旗息鼓;如果不這麼做,恐怕大勢已去。

1976年十月二十九日,在國務院七樓國務卿辦公室的一次非常、非常秘密的談話中,季辛吉詢問他的高階助理群,「如果我們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可能會成為中國無法抗拒的誘惑。我們希望和平解決的說法軟弱無力。因為台灣是中國的領土。我們在這個問題上該怎麼辦?」

當時的助理國務卿恆安石回應道:「嗯,也許未來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台灣獨立。」(作者譚慎格為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畫」主任。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蘇利文:中國偏離台海和平政策美會挑戰【摘要2021.12.19..旺報】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17日在美國知名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舉辦的活動上表示,如果中國偏離維持台海和平與穩定的政策,華府將會「挑戰他們(call them out)。他說,拜登政府致力於維持台海的現狀,避免現狀遭到單方面改變,這一立場北京很清楚。

CFR會長哈斯(Richard Haass)在活動上問到,為何美國不講明白,如果中國採取侵略行為,華府願意馳援台灣呢?蘇利文對此表示,美國的立場其實很清楚,因為數十年來美國一直在維護台海和平與穩定。這一立場係植基於「一個中國」政策、《台灣關係法》及(美中)三個聯合公報。

蘇利文特別指出,《台灣關係法》是一種獨特工具,在多方面談到美國支持台灣的承諾,這是其他國家所沒有的,美國對烏克蘭也沒有。他又說,一旦拜登政府見到中國偏離有助維持和平與穩定的政策,採取破壞台海和平與穩定的舉動,「我們會向他們發起挑戰。」

另外,智庫「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NCAFP17日發布報告說,台海兩岸關係過去一年來持續惡化,現狀正在加速腐蝕,由於北京與台北未能對話,導致許多聲明和訊號被錯誤解讀,在缺乏官方對話的情況下,雙方有迫切需要尋找更多權威的非正式溝通管道。

NCAFP長期致力於美、中、台三方「二軌對話」(指由政府官員及學者參與的對話)。台灣、中國大陸及美國學者最近一次對話是在11月,與會人士一致表達了對台海議題日益軍事化及各方意圖的擔憂。中國學者說,北京試圖向國內確認,它仍然在台灣議題上占上風,能夠保持耐心並為「任何可能情況」做準備,但那對台北來說卻是一種脅迫性的恫嚇做法,也促使美國強化威懾能力。

由前美國國務院東亞副助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撰寫的這份報告說,台海現狀的核心依然沒變,那就是北京遵守和平統一、台灣不宣布法理獨立,以及美國維持「一個中國」政策,但問題在於目前的一些作為是否能防止這些政策的改變,從而製造出一個「自我實現」的情景,讓其中一方相信這種改變即將發生。「在這種充滿猜疑的環境下,錯誤解讀可能導致急劇的政策誤判。」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challe77&aid=170937634